政策红利初显,素质教育或将迎来下一新风口?

发布时间:11-1711:56

来源:蓝鲸财经

10月中旬,教育部体育卫生与艺术教育司司长王登峰明确指出:学校的体育中考要逐年增加分值,要达到跟语数外同分值的水平;并在此基础上,立即启动体育在高考中计分的研究。

随后,王登峰再次指出,2022年力争全面覆盖美育(美术、体育)中考。学校美育课程将以艺术课程为主,包括音乐、美术、书法、舞蹈、戏剧等,将艺术类科目纳入中考改革试点,纳入高中阶段学校考试招生录取计分科目,依据课程标准确定考试内容。

此举一出,引发热议。有家长对蓝鲸教育表示,担心未来孩子会带着“合理借口”去玩,而耽误主科学习。“无论体育、美育,不过就是一个孩子王带着孩子玩,还没有多做两套题来的有用,长此以往孩子就记得玩了,其他科目都耽搁了。”

那么,美育教育究竟有何意义?除体育、美育外,政策红利下,还有哪些品类受到关注?资本又是如何看待素质教育各品类的发展?

美育教育除了玩还教什么?

“我们是做教育戏剧的,而不是戏剧教育,所以我们不讲声台形表。教育戏剧是通过想象来学习的一种‘体验’的过程。我们不是教某一个学科或技能,而是探索如何让孩子‘认识我自己’。”抓马宝贝的创始人王威对蓝鲸教育表示。在抓马宝贝,孩子不是为了一两场所谓的完美演出而努力,而是通过成为故事中的角色,去探索复杂的问题、想法和感受,去经历故事中最深刻的部分,从而产生深刻的感受和思考。

不是应试科目,不能考试加分,培训费用不匪,这样的教育机构会有家长选择吗?王威表示,抓马宝贝每年为200个家庭和他们的孩子提供一个空间,目前他们位于望京的校区已经接近饱和。特别是疫情过后,很多3-4岁儿童的家长选择带孩子来上教育戏剧课,这有助于缓解孩子因疫情产生的焦虑。

她表示,随着国际教育更多地进入到中国家长的视野并逐步与国内教育接轨,家长开始意识和理解教育戏剧对孩子成长的影响。希望给孩子们更多空间来尝试和探索,并培养孩子对自己的认知、锻炼他们承担责任的能力,所以家长和孩子对于教育戏剧的认可程度在不断升温。

实际上,对于主要集中在3-12岁的学员群体,抓马教育并没有仅仅提供狮子王、白雪公主等童话故事题材,而是创新性加入了一些极端的戏剧内容,如葬礼、战争、灾难等主题。

“其实,家长也是会有担心,怕孩子在体验这些故事时受到很大刺激。但其实这就是教育戏剧的意义所在。”据王威表示,在确定学生体验这些“极端”的情况之前,老师会做细致的评估。在体验过程中,老师也会给予孩子完备的保护——这些素材课程的体验时间一般都会比普通题材的课程长,能够留给孩子充足的时间做心理铺垫。同时老师会根据每个孩子的年龄、性格等,来决定每个孩子进入故事的角度。

王威表示,通过戏剧,孩子能够清楚地知道这只是故事。但是在规定好的体验任务和故事情节的推动下,孩子会自然而然的融入进去,并能够在戏剧故事独有的冲突和张力下,在短时间内自主做出判断,并通过对比观察其他扮演其他角色的同伴的反应,进行换位思考,找到最适合自身的应急解决方案。在戏剧扮演中经历这些“极端”情况,可以提升孩子的抗压能力,从中学到的应急经验也很容易被记住。

“我们的会员不仅仅是孩子,而是这个孩子所处的家庭。为了让家长也能切身感受到教育戏剧的益处,我们专门为家长设置了家长工作坊。”王威表示,让家长在戏剧中扮演孩子,通过角色互换,在了解教学内容的同时,让家长也学习和讨论与孩子沟通的方法。

其实体育教育和文学艺术教育对于孩子发展都至关重要,体育教育能够培养孩子的更多是刚性的素养,如抗压能力、决策能力等等。对于沟通理解能力、感知力、创造力、共情能力等素养,就需要文学艺术方面的课程和活动进行专业的培养。”黑蝶资本创始人孟凡在接受蓝鲸教育采访时表示。

而站在投资人的角度,赛伯乐投资集团教育产业基金合伙人程子婴表示,对于素质教育品类,投资人会更多关注市场规模及持续发展潜力——用户需求是否够大,赛道是否够刚需。在她看来,数理思维、大语文等将素养教育与应试教育相结合的品类或将更易受到资本关注。

“实际上,大语文这个概念很泛化,书法、阅读等等都会被放在大语文中,但更细化来说,我们在做阅读教育,通过优质的图像、文字内容帮助低龄孩子认识和感知世界。”KaDa故事创始人谢琳斐对蓝鲸教育表示。

“最初布局这一赛道是为了填补中国乃至全世界儿童中文启蒙阅读的空白。”谢琳斐指出,阅读素养培养其实在很多欧美国家已经得到广泛关注。但由于绘本价格高昂,而电子阅读软件更多针对成年人,对于低龄段孩子而言阅读体验难以把控。反观很多优秀的儿童绘本创作者,大多也不理解新媒体运营和营销,很难将优秀作品送到更多孩子面前,作品变现困难,自然很多人无法坚持。

KaDa故事搭建了一个互联互通的平台,专为低龄段儿童提供绘本故事阅读服务。工作人员通过科学评判将优秀绘本内容进行分级、分类,通过大数据,按照孩子的年龄和兴趣偏好推荐内容。同时也将用户的数据及时反馈给内容创作者,让他去清楚地知道自己作品的用户画像,建立双方的联系,更好地创作出更受市场欢迎的作品。家长通过会员制订阅,创作者还能够实现稳定收入;省去市场渠道销售和长期的出版时间,优秀作品在一周内就能与小朋友见面。

素质教育下一风口在哪?

“实际上,除了现在备受关注的体育、艺术教育相关品类,科学科普类素质教育项目也十分值得关注。”北塔资本投资总监李逸飞表示。在他看来,科学科普品类除了数理思维培优、STEAM机器人教育之外,针对低龄化孩子的科学启蒙探索类培训将会有很大的发展前景。

自古以来,上知天文,下晓地理,是为博学。而今随着自然科普类短视频在自媒体上的大火,加之各个博物馆文创掀起的国潮回归,博物教育市场日渐火热。

有相关人士指出,博物教育包含很多户外体验实践,加之低龄孩子本就有很强的亲近自然的偏好,更符合孩子探索学习的习惯;同时,即便是室内教学,孩子阅读的更多是图片视频等图像信息,较比文字更好理解和记忆;博物科普的教学内容与日常生活息息相关,孩子更容易在教学中和日常生活中获得成就感,建立自信。对于低龄段学生的科学素养培养,博物教育有独特的优势。

“我本人之前算是中国比较早期做云计算工作的。2018年我到纽约大学做访问学者期间,深入了解到一些发达国家,他们的孩子怎么去看待自然,怎么去感受自然,觉得这件事很有意义,更符合我的初心,除了单纯的经济价值,更想做一些有社会价值和社会意义的事情。”同时,作为本就是自然教育方面的爱好者,王旭创立了树行途生态教育。

在王旭看来,自然教育是最容易与其他科目相结合的。“自然教育就像是一个载体,它可以承载艺术、体育、语言教学、数理化等各个科目。”

目前,树行途的产品分为三类,其中课程部分,树行途创新国内少有的自然系列性课程,从昆虫、鸟类、哺乳动物、植物、淡水动物、海水动物六个主线,以及生命演化的化石及运动的矿石课,形成了6+2的自然教育课程体系;另外,树行途教育还为中小学提供多种自然相关的生态文明实践课。

除了课程,树行途生态教育也承接室内外大小展览,探索自然总动员市集,创造实体自然场景的互动空间。同时也有自然魔法盒蝴蝶套装等多种品类的教学硬件产品和衍生品外售。

在王旭看来,未来自然教育将会吸引更多专业玩家以及各类人才参与进来。在这个行业自身的发展上,政府的高度关注以及大家意识的提升,都会把自然教育的市场快速打开。同时,由于自然教育的兼容性,与语言培训行业、旅游业等其他行业更好的结合,也将是发展的一个方向。

同样作为自然教育的参与者,博旅文化创始人郑洋则指出了几个博物教育发展中存在的问题。首先,由于自然教育没有很明确的准入门槛。同时品类繁杂,教学质量良莠不齐,很多机构甚至连本土化的生物都不了解就组建研学活动,孩子户外娱乐需求达到了,但是学习效果无法达到。

“其实,比起孩子在一两天的活动中玩得开心,我们更欣慰的是与一群同样对自然有兴趣的孩子建立长久的朋友关系,孩子在日常生活中探索到的任何所得所感都可以和我们分享。我们要培养的是孩子敬畏自然、热爱自然的兴趣以及探索自然的好奇心,这才是我做自然教育的初心。”郑洋表示。

郑洋也提到外部资本也给行业发展带来的影响。“这个赛道想要获得资本的青睐很难,因为标准化和可复制性太难了,我们聊过一些投资人,他们更多强调短期变现,而自然教育是一个偏向情怀的东西,加上疫情的影响仍在持续,活得很难。”

针对资本对于科普教育方面的看法,李逸飞从投资人视角给出了不一样的观点。在他看来,线下自然教育目前最重要的瓶颈是无法规模化复制。“其实,包括K12机构在内,在连锁店建设上,行业内已经有很多解决方案,只是很多自然教育机构负责人只是想做成小而美的小生意,并不想找规模化的解决方案。”

李逸飞表示,其实在资本层面,能够关注到素质教育赛道的专业投资人和机构,都了解这个赛道的基因和属性,因此更看重是持续性的稳定增长,并没有只看着短期的收益。同样,投资方能够在机构规模化运营方面给予很大帮助,包括对接师资培训等合作、提供规模化营经验方案等。“只要这个机构单店模型能够跑通,能够稳定性盈利;负责人有规模化经营的眼光和想法;同时信任接纳外部资本入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