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解紧缺困境 甘肃石羊河走出综合节水路

封面新闻

发布时间: 20-11-1613:24封面新闻官方帐号
00:54

封面新闻记者 滕晗

在甘肃省河西走廊东部,有一条古老的内陆河,祁连山千年雪峰滴滴融水在这里汇集而成石羊河,流域覆盖甘肃省武威、金昌、张掖和白银4市9县区(其中武威占绝大多数)。在滋养着西凉大地的同时,水资源的稀缺、生态环境的脆弱、沙多林少的困境,一直考验着流域内的人民。

11月10日至11日,甘肃武威市石羊河示范河湖建设通过水利部验收,系全国第一批也是甘肃唯一入选的示范河湖。武威,用行动反哺了她的母亲河,交出了一份水生态文明建设的答卷。

“2019年,石羊河民勤段蔡旗断面过水量和民勤盆地地下水开采量分别连续10年和8年实现《石羊河流域重点治理规划》约束性指标。”近日,甘肃省水利厅总工程师贾小明在接受封面新闻采访时说。

甘肃省水利厅总工程师贾小明 封面新闻记者滕晗摄

2007年,经国务院同意,国家发改委、水利部批复《石羊河流域重点治理规划》(《规划》)。今年是《规划》收官之年。十三年来,在石羊河这般缺水的流域,甘肃武威怎样摸索出得力的生态治理路径?未来的石羊河又将如何肩负好西部生态屏障重任、成为高效节水示范区样板?近日,封面新闻记者赶赴甘肃武威,探寻千年古镇的治水新思路。

严密监管

地下水利用“有迹可循”

金羊灌区是武威市凉州区7个灌区之一,属于石羊河流域地下水灌区。如今,灌区内不时能见到一座座小房子,房内设有智能控制箱、水井、超声波水表等,这是2007年开始在石羊河流域实施的地下水智能化取水计量设施。村民拿着IC卡在水管站交费、充值水量后,再到这里刷卡取水,用水时间、刷卡水量等数据就远程传输到水管站管理的计算机上,实现精细化控制。石羊河流域水资源局局长康德奎告诉记者,目前,这样的用水控制装置在石羊河流域约有1.96万套,“基本实现了全流域的地下水取水计量。”

然而从前石羊河流域的地下水采用远不是这般。石羊河流域属于典型的资源性缺水地区,人均水资源量和耕地亩均水资源量均低于甘肃省均值。因为缺水,流域居民对水资源的获取和利用是“想方设法”。“不与上游争河水,不等老天降雨水,大力开发地下水”的场景曾一度在石羊河下游地区盛行,至2006年,全流域打井2.5万眼,但饮鸠止渴,加上上中游大量使用地表水,石羊河地下水逐渐采补失衡,地下水位普降10-20米,地表植被大面积枯死,防风固沙天然屏障发生蜕变,荒漠边缘以每年3-4米的速度向绿洲推进,巴丹吉林和腾格里两大沙漠在流域终端青土湖“握手”,沙逼人退,几乎完全依赖地下水的下游民勤县2万多人沦为“生态难民”,罗布泊现象似有显现。

民勤县夹河镇黄案滩自流井 封面新闻记者滕晗摄

“决不能让民勤成为第二个罗布泊”,2007年,下游民勤盆地地下水开采量要由5.17亿立方米减少到0.86亿立方米的治理目标被写进《规划》。石羊河地下水治理步入快车道。

关井、实施统一管理。康德奎透露,截至目前,武威市累计关闭机井3338眼,石羊河流域现有取水许可的机井19590眼,较2006年减少5115眼。同时,石羊河局自2011年起开始发放地下水取水许可证,每5年延续一次,严格取水管理。并规定以县(区)为单位取水总量不能突破省政府分配的水量,某区域地下水连续下降3年以上(每年下降1米以上),就对该区域限制取水,还要核定各地机井基数,确保只减不增。价格杠杆也在发挥作用,在民勤县,曾经的地表地下水同价,改为地下水水价高于地表水水价。

“2019年全流域地下水开采量7.05亿立方米,较2006年减少4.55亿立方米,控制在《规划》目标以内;民勤盆地地下水开采量连续8年实现《规划》约束性指标。”贾小明介绍。

武威市凉州区2020年度水权使用证 封面新闻记者滕晗摄

如今,在民勤县夹河镇黄案滩,关闭的440号机井上立着书写“石羊河流域综合治理”的石碑,旁边自流井水潺潺,不远处芦苇飘荡,这里地下水位已由2006年的5.4米回升至如今的3.1米,植被覆盖率也增至58%,石羊河治理成效初显。

流域调度

碧水重回蔡旗断面

石羊河蔡旗断面是流入民勤地表径流的唯一通道,上世纪五十年代以来,由于水资源利用程度提高、上游用水量增大等,断面过水量逐年减少,至2005年仅为0.61亿立方,进而导致民勤绿洲缺水,生态环境恶化。

“民勤是腾格里沙漠和巴丹吉林沙漠最前沿的屏障,如果不采取措施,民勤绿洲将不复存在,进而河西走廊就可能会被截断。”从事了20余年水利工作的民勤县副县长刘光前道出了水量保证的急迫性。

2007的《规划》将蔡旗断面的过水量作为约束性目标,即从0.98亿立方米增加至2.9亿立方米以上。如今,这一约束性目标已提前完成。在刘光前看来,成果的背后,水权制度、水价管理、水利工程等举措都无一不透露着“精打细算、开源节流”。

蔡旗断面来水主要由三部分组成,即凉州区西营河(石羊河支流)调水、景电二期民调工程调水、中上游天然河道径流。贾小明介绍,在完成景电二期向民勤调水延伸段工程20.9公里基础上,利用景电二期灌区的灌溉间隙期,将灌区改造节约的黄河水调入民勤,“2001年至今年9月,累计调入蔡旗断面水量10.61亿立方米。”

红崖山水库向民勤供水 封面新闻记者滕晗摄

2010年起,流域调水加大力度。以西营河为例,至今已连续9年完成《规划》调水任务,截至今年9月,累计调入蔡旗断面水量14.25亿立方米。

“2019年,蔡旗断面过站总径流达4.01亿立方米,超《规划》确定的远期约束性目标任务1.1亿立方米。”贾小明介绍。

“从治理经验看,通过内部挖潜、调用黄河水,有效缓解了民勤水资源短缺问题。”贾小明说,他认为,在流域来水变化不大的情况下,外流域调水依然是解决资源型缺水的根本措施。

节水撬动生产方式转型、理念变革

在贾小明看来,石羊河流域治理在一定意义上更是生产生活方式的变革,这其中有传统用水习惯与现代节水理想、节水与增收的碰撞和博弈。

凉州区金河镇王景寨村村民陆权对这场变革体会颇深。种植玉米二十余年的他曾经也不理解水权配置、关井压田、膜下滴灌等名词的真正用意。但当分到他这里的用水配额变成300余立方米/亩/年时,他开始不得不去寻找新的解决思路,“以前大水漫灌时差不多需要500多方水,现在根本不够,我就尝试部分土地用滴灌,看看效果。”

而在距离陆权家不远的中国农业大学石羊河实验站,许多创新的节水措施在这里展开实验。实验站副站长、中国农业大学水利与土木工程学院院长杜太生和他的学生们在不断突破技术外,更希望把新技术、节水理念带给这里的人们。膜下滴灌是重点推广的农田节水技术之一,杜太生介绍,这种技术特点在于将水和水溶性肥料融合形成肥水溶液,再均匀、定量、精准浸润作物根系发育区,供根系吸收。具有用水省、肥料利用率提高、增产效果明显等特点。

民勤县青土湖生态系统治理现状 封面新闻记者滕晗摄

当陆权看到使用滴灌的土地作物产量提升,且“植物行间没了灌溉水分,周围的杂草也变少了,除草工作也省了”,他逐渐把自己的100亩田地全部改成了滴灌模式,“现在每亩地比之前平均增加了200元的收入。”

陆权的经历是由水权制度、压减配水面积等措施倒逼节水调整的案例之一,石羊河流域有许多这样的村民,他们有的选择发展日光温室等设施农业,有的开始调整产业结构,种植低耗水作物。

在贾小明看来,水权改革是石羊河流域治理的“牛鼻子”,全流域用水控制总量分配到市、县(区)、行业,各县(区)再层层分解到用水户,发放水权证,目前,流域共发放水权证38.89万本。“这种严格的倒逼机制,形成推动生产方式和耕作制度转变的强大动力。”

贾小明透露,为谋划好下一步流域综合治理,《石羊河流域综合治理思路报告》正在组织编制中,相较于《规划》,新增了用水节水的结构性调整、防沙治沙体系等内容。

贾小明认为,石羊河多年平均地表来水量变化不大、资源性缺水问题依然严重,“2019年用水总量是资源量的130%”。或许,留给石羊河治理工作的可能性还有更多。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