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音乐和广州的城市性格太衬了,“爵士之城”走起!

广州日报

发布时间: 20-11-1422:16《广州日报》官方帐号

广州城2200多年历史中

开放包容是这个城市

生生不息的力量,可以说

爵士乐和广州的城市性格

太衬了

带着无拘无束的想象、兼容并蓄的胸怀、独树一帜“Made in GZ”基因,2020广州爵士音乐节,又一次与乐迷相约金秋。11月13日,音乐节首场演出由 “东方爵士钢琴诗人”罗宁及“高太行爵士五重奏”乐队带来;11月14日,五魁首爵士五重奏 / 土潮民谣张尕怂热力上演……整个城市跟着爵士一起摇摆。在接受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采访时,星海音乐厅副主任杨震说,“海纳百川,兼收并蓄,爵士音乐与广州的城市性格太衬了。希望把广州打造成一座爵士之城。”

2020广州爵士音乐节,又一次与乐迷相约金秋

爵士音乐与广州的城市性格太衬了

广州爵士音乐节已经走到第六个年头,星海音乐厅副主任杨震感叹,既不容易,又感觉在被推着走。“不容易是因为办音乐节有很多具体的事情要做,被推着走是因为从2013年的爵士音乐周,到2014年的星海爵士音乐节,到2015年升级成广州爵士音乐节,广州有一批成熟的爵士音乐人已经‘冒’了出来,广州有很好的爵士音乐土壤了。”在杨震看来,广州爵士音乐节是一种“顺势而为”,“爵士乐的环境包括观众、音乐人都有了,我们顺势把旗帜打出来,引领一下,让这种音乐形式在这个城市发展得更健康。爵士音乐节之前,爵士乐在广州也一直存在,以前在小圈子,我们的职责是把优秀的东西放在更大的平台上——让更多的观众欣赏,让音乐人更好地表达。”在星海音乐厅工作22年,杨震深刻感受到,真正优秀的音乐,一定会受到观众的喜欢。

星海音乐厅副主任杨震

杨震说,“我们所做的一切努力的背后,是广州经济、文化的发展,是广州海纳百川、兼容并蓄的城市精神。没有这样的背景,我们不能想象我们能做这样的爵士音乐节。”

杨震是西安人,在北京求学,1998年毕业后来到星海音乐厅。“广州和西安、北京的区别很大。当年刚来的时候有点不习惯,一个老同事跟我说:你来到广州,只要待下来,就离不开了。现在我感受特别深,只要回到广州,我就感觉特别轻松。”

在杨震看来,广州的城市性格和爵士乐特别契合——开放融合、兼容并包,但是又有规则。“大部分广州人对外在要求不高,比如穿着,但对内在比如食物的要求很高,这与广州人对音乐的要求是一样的。”杨震说,“我看到,粤菜20多年来都在发展,出了很多新菜,比如酸菜鱼、沸腾鱼都能做成粤菜,这是广州文化底色的一种体现。”

爵士乐发源于美国南部的港口城市新奥尔良,一百多年来一直在变,这一百年,工业、媒体、传播都在大发展,爵士乐传播到的每一个地方,都和当地的文化结合在了一起。比如,爵士到了巴西,融合巴西森巴舞曲,就有了巴萨诺瓦。“广州城2300年历史中,开放融合是这个城市生生不息的力量,可以说,爵士乐和广州的城市性格太衬了。”杨震说。

杨震这么说——

02:26

鼓励本土音乐人用爵士表达当下的生活和情感

日益坚定的本土化力量让人们感受到了广州爵士音乐节的勃勃生机,这是未来音乐节持续发展最强劲的力量。

与国内别的爵士音乐节相比,广州爵士音乐节从一开始就注重原创。“我们对这种音乐形式吃得比较透,爵士还没发展到古典音乐那种已有无数经典让我们去膜拜的程度,它还在发展中。既然如此,我们有责任做好这个平台,鼓励原创,让本土的爵士音乐人用国际化的形式、语汇表达我们当下的生活、感受、情感,让音乐回归音乐本身。”杨震说。

相比较而言,古典音乐接受起来稍微要难一些,内心要打开更多、需要更多的积累。“但爵士音乐是正在发展的、鲜活的音乐,尤其是本地音乐家在创作身边事的时候,特别很能打动我。”

彭小波

来自法国、定居广州13年的Benoit Stasiaczyk(彭小波)是广州爵士音乐节的常客,中国的音乐元素给他带来创作上的思考,而他的音乐,也给广州带来了更新鲜、更开放、更融合的爵士体验。在今年广州爵士音乐节Benoit Stasiaczyk三重奏音乐会中,二胡的加入,将打破国乐与爵士的壁垒。“彭小波老师的技巧很娴熟,融入的完全是我们广州、我们身边的东西——有地铁、高楼大厦,也有古筝、高胡、二胡。”杨震说。

广州爵士音乐节的定位非常清晰:支持本土、鼓励原创之外,也一直致力于把世界上最好的爵士音乐带到广州(当然,今年的情况因疫情有异),特别是希望借广州爵士音乐节的时机和平台,带来更多的音乐品类。“比如2015年爵士音乐节请崔健过来,很多摇滚‘老炮’来了音乐厅。再比如本届爵士音乐节唱响土潮民谣的张尕怂。我们希望让观众看到很不一样的音乐风格在这里发生。”

2020广州爵士音乐节,高太行爵士五重奏

沈洋 × 解静娴 × GSO爵士经典交响夜将于15日晚奏响,这是广州交响乐团加入爵士音乐节的第三年。广州交响乐团常任指挥景焕曾说:“这是我们团每年最期待的一件事情,因为爵士乐和交响乐又大同又不同。我跟沈洋不断沟通,把他很想唱的歌改编成了爵士风格。爵士乐让我欢笑,并且能深入我内心的秘密。每个音乐人都对爵士乐有一种别样的迷思。”

杨震说,“我们要把无界进行到底,让观众放下心理上的关于古典音乐、民族音乐、爵士音乐的界限和藩篱,用我们的努力告诉大家,用音乐表达情感和生活。”

希望将广州打造成爵士之城

今年因为疫情,很多其他地方的爵士音乐节没能做成,“但当他们得知我们坚持要做时,参与的音乐家都很开心,他们想为大家表演的欲望很强烈,欣然接受了我们的邀请,以非常友情的方式。爵士上海音乐节今年没办成,其创办人任宇清以贝斯手的身份来参加广州爵士音乐节——他带来了“爵士大叔黄任强三重奏”,不仅要来演出,还要做讲座。“

爵士上海音乐节创办人任宇清

中国音协爵士乐学会常务副会长、北京九门国际爵士音乐节创办人黄勇,也以贝斯手的身份,和秦四风的乐队一起来参加广州爵士音乐节。

北京九门国际爵士音乐节创办人黄勇

在杨震看来,爵士音乐人都特别可爱,“可能是玩这种音乐的原因,绝大多数人都很好接触,没有什么偏见,包括马萨利斯这样的顶级爵士音乐家,人都很好、愿意和你分享。“

在广州工作生活22年,杨震认为广州的文化生活有可以进一步做得更好、更丰富多彩的土壤。“广州观众特别可爱,会花真金白银来追求这种享受,而且以此为荣。以前多追顶级音乐家,现在年轻的音乐家他们也来支持。”

而星海音乐厅也一直在考虑如何发挥更大的平台作用,“让更多的顶级音乐家来,但是再来就要很他们聊——除了音乐,你要为音乐厅,为观众,为广州做些什么;在演出内容这一方面更重视本土、本民族音乐的开发、引导、支持;在内容上做更多表演类型、更多风格的尝试。”而这些,都是广州爵士音乐节正在形成的机制。

广州的演出市场很健康,市场化程度很高,演出靠票房,发展才扎实。很多准备建剧场的城市的相关人士来星海音乐厅参观,都会感叹:广州的文化气息真好。“而这种好,是多年培养成就出来的。”杨震说。

广州爵士音乐节已经成为广州城市文化新名片,星海音乐厅也希望将广州打造成爵士之城,满足人们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尤其是精神生活的需要。

广州日报全媒体文字记者:张素芹

广州日报全媒体图片记者:苏俊杰

广州日报全媒体视频记者:苏俊杰、张素芹

广州日报全媒体编辑:孙珺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