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方凤娇 刘诗萌 郑州报道
2020年11月8日,在中国社科院郑州市人民政府郑州研究院、郑州市发改委主办的“黄河战略指引下的区域增长极建设暨2020年课题发布会”上,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国家中心城市课题组(以下简称国家中心城市课题组)联合《华夏时报》共同发布了“2020年国家中心城市指数”报告。该报告是继2018年后的第二次发布。
国家中心城市课题组将国家中心城市的测度结果分为国家中心城市、国家重要中心城市、国家潜在中心城市和非国家中心城市四个层级。其中,国家中心城市在综合功能或专项功能上具有全国唯一性,是位于全国榜首的城市。
具体来看,国家中心城市课题组对25个样本城市的指标数据进行了测度,由政治、金融、贸易、科技、文化、教育、医疗、交通、信息、对外交往十大专项功能的专项指数合成得到的综合指数即国家综合中心指数,反映国家中心城市的综合功能。
根据报告测算,国家综合中心指数位于全国城市榜首的城市是国家综合中心,即北京;国家重要综合中心是上海、广州、深圳,内部出现断层,上海居高不下,深圳直逼广州;潜在国家重要中心为武汉、成都、西安、重庆、杭州、南京、天津和郑州。
其中,综合指数排名上升比较明显的是成都、西安和杭州,尤其是杭州上升3位居第8名,成都和西安分别前进了2个名次。天津下降较明显,由2018年的第6位下降到 第11位,跌出全国前10,甚至险些落入非国家综合中心城市。
来看看你家城市排名上升了吗?
国家政治中心功能不单独设置指标体系,只有北京是国家政治中心,其他城市的指数都为零。
国家金融中心的功能主要体现在对全国高端金融要素的集聚上,强调国家金融中心城市在全国城市网络中的联系和辐射作用。
报告显示,国家金融中心是上海;国家重要金融中心为北京、深圳、广州、天津、南京、杭州;国家潜在重要金融中心是成都、武汉、西安、宁波、重庆、大连、青岛、济南、郑州、苏州、厦门、沈阳。
相对于2018年,2020年国家金融中心城市仍然只有上海。国家重要金融中心城市的名单也没有变化,仍是北京、深圳、广州、天津、南京和杭州6个城市,但城市的排名出现了变化。其中,杭州的下降趋势最明显。
国家潜在重要金融中心城市比2018年少了1个,这主要是由于无锡排名的大幅下滑导致的。2020年无锡的排名大幅下滑9个名次,由2018年的第12名下降为第21名,直接导致了无锡从2018年的国家潜在重要金融中心城市下滑为2020年的非国家金融中心城市。
国家贸易中心是指在一个国家内一个城市的贸易水平能够决策、控制、管理、服务全国的城市,并处于全国贸易网络体系的核心节点位置,具有较强的聚集力和联系力,其贸易水平具有辐射全国范围的能力。
基于聚类分析,上海为国家贸易中心;北京和深圳为国家重要贸易中心;天津、广州、杭州、大连、郑州、厦门、济南、重庆、南京、成都、武汉、青岛、长沙、沈阳、苏州、哈尔滨、西安17个城市为国家潜在重要贸易中心。
相比于2018年的国家贸易中心指数以及分类层级来说,深圳和天津的层级出现对调是最为瞩目的,深圳升级为国家重要贸易中心,而天津则变为潜在的国家重要贸易中心,这说明深圳的贸易发展取得很大进步,其贸易中心城市的地位得到了强化和巩固。
国家科技中心城市是在一个国家内,在科技创新领域能够起到决策、控制、管理、服务全国的城市,主要反映国家科技的真正实力,体现城市的科技创新水平和潜力。
2020年,国家科技中心仍然为北京。国家重要科技中心城市包括上海、武汉、广州、深圳4个城市,与2018年相比,增加了武汉和广州两个城市。潜在的科技中心主要有杭州、重庆、西安、成都、南京、天津、合肥7个城市。
报告分析认为,科技中心指数整体偏低,极化现象严重。其中,北京和上海国家科技中心城市地位稳固,广州进步显著。2018年,北京位居科技中心指数榜单第1名,上海和深圳分别位居第2名、第3名,到2020年,北京和上海蝉联国家科技中心前两名,深圳被武汉和广州超越。与2018年相比,武汉市前进1个名次,广州前进7个名次。从前10名来看,各个城市的相对位置多有调整。
上述城市排名的变动,一方面与国家科技中心测度指标体系的更加科学化调整有关,即在原有基础上增加了学者论文合作和学术团队的考量,使具有较好高等院校条件的城市科技集聚度和联系度都有所提升;另一方面也反映了高层级中心城市间竞争比较激烈。
国家中心城市的教育指数既能体现国家中心城市集聚全国高端要素,又能以“反哺”形式联系全国腹地的职能,使国家中心城市在教育功能上真正成为全国中心。因此,国家中心城市的教育指数能够反映出样本城市的教育水平和教育能力的现代化和国际化建设情况。
2020年国家教育中心为北京;国家重要中心为上海,成为中国教育尖子塔的塔尖;国家潜在重要中心有6个,分别为南京、西安、武汉、广州、成都、长沙,构成了尖子塔的衔接基础;非国家教育中心城市有17个,分别为大连、深圳、长春、重庆、苏州、哈尔滨、天津、青岛、无锡、厦门、杭州、兰州、合肥、济南、沈阳、郑州、宁波,构成了尖子塔的重要基座。
其中,上海、南京和武汉等集聚度校准化指数有所下降,同时合肥和重庆等非教育中心城市的标准化指数有所提升,引起国家教育中心城市的排名表现出此起彼伏的变化。
报告认为,中国教育中心城市在教育资源争夺方面表现出较大的差异性,2020年国家教育中心城市之间的集聚度指数更加分化。
北京属于典型的强集聚—强联系类型文化中心。从排名来看,北京位居首位;从指数来看,北京。领先于其他城市。一方面是因为北京拥有众多的文化资源,尤其是在博物馆和国家纪念地、校友会2020中国艺术类大学排名、国家级文化场馆、文化名人、文化公司数量等方面都领先于全国其他城市,其文化资源集聚度综合得分居首位;另一方面是因为文化节和文化公司联系度方面也都领先于其他城市,其联系度得分也位居首位。
这说明北京对文化资源有着极强的向心凝聚力,并且对全国腹地城市还具有极强的示范带动和辐射影响功能。毫无疑问,北京就是国家文化中心城市。
国家重要文化中心城市是上海、西安、广州、杭州、南京和郑州。国家潜在重要文化中心城市是重庆、深圳、武汉、济南、苏州、成都和长沙。
北京作为我国首都,在国家医疗中心建设方面显著领先其他城市。2020年国家医疗中心是北京,除了全国医院前100名数量低于上海以外,其他指标均排在第1位,特别是医学院院士数量占全国比重达到了44.17%,全国重要医疗会议数量占全国比重达到了46.90%,将近占据了全国一半的资源。
此外,国家重要医疗中心是上海、广州、西安、武汉、南京、成都;国家潜在重要医疗中心为杭州、天津、济南、重庆、沈阳、长沙、哈尔滨、郑州。
相比于2018年而言,从城市层级变化角度来看,北京的国家医疗中心地位保持不变;上海、广州、西安、成都的总体层级维持不变,仍然为国家重要医疗中心,武汉、南京的层级有所上升,由国家潜在重要医疗中心城市上升为国家重要医疗中心,而天津的层级有所下降,由国家重要医疗中心城市降低为国家潜在重要医疗中心城市。
国家交通中心应该是一个在空间上通过陆路运输量、航空运输量、港口吞吐量、航空枢纽、铁路枢纽等集聚,以及通过多种方式如公路、铁路、高铁、航空航运线路等对外联系广泛的城市。
与2018年度相比,国家交通中心指标体系中新增国际港口航线数、港口集装箱吞吐量指数两项指标。需要强调的是,2020年度城市在交通中心指数上的排名变化,一方面是城市在该项功能上实际进步或退步的表现,另一方面也与指标数据方法的调整完善有很大关系。
上海作为直辖市、国家中心城市和超大城市,位居中国南北海岸中心点、长江和黄浦江入海汇合处,是中国国际经济、金融、贸易、航运、科技创新中心。上海的国家交通中心指数居全国第一名,国家交通中心指数为1。在国家交通中心指数的分项指标排名方面,上海的交通集聚度指数为1,全国排名第一;交通联系度指数为1,全国排名第一。
基于交通中心指数得分,国家重要交通城市是北京、广州、深圳、重庆、武汉、成都、西安和郑州;国家潜在重要交通中心城市为青岛、宁波、天津、南京、厦门、杭州和长沙。
总体来看,全国25个主要城市的交通中心指数整体偏低。
国家信息中心城市在信息产业的集聚性上主要体现在对全国高端信息要素的集聚,在联系性上强调在全国城市网络中的联系和辐射作用。
北京是唯一的国家信息中心,深圳、上海、广州、成都、杭州、重庆六座城市是国家重要信息中心,天津、南京、武汉、西安、郑州、济南、长沙、合肥、哈尔滨、兰州、沈阳、厦门、青岛、宁波、大连15座城市是国家潜在重要信息中心。
其中,北京的信息中心指数得分领先第二名深圳63.04%,分别是重要国家信息中心城市、潜在重要国家信息中心以及非国家信息中心平均得分的1.82倍、2.79倍以及7.96倍,而2018年的上述相应数值分别为1.63倍、3.92倍与10.31倍,这表明我国国家信息中心城市的等级分化程度总体上呈现出下降态势。同时,不同等级城市数量分布呈现出“纺锤”形的结构,且潜在重要国家信息中心城市的数量最多。
国家交往中心的城市国际化程度较高,与国际社会的联系较为密切。
北京是我国国家交往中心城市,其对外交往活跃度领先优势明显。北京是世界著名历史文化名城,拥有3000多年的建城史和800多年的建都史,已成为世界著名的观光旅游城市,也对国际游客产生了极大的吸引力。
国家重要交往中心是上海、广州、深圳、成都、重庆、杭州、西安;潜在国家重要交往中心城市包括天津、武汉、南京、厦门、长沙。
与2018年相比,2020年在城市对外活跃度评价指标表现方面,北京作为国家交往中心的各项对外交往活跃度指标排名仍居于榜首,领先优势明显,国际化进程持续加速,较好地承载和发挥了首都的外交功能,说明首都北京凭借其优越的地理位置优势,对外交活动十分重视,且着重建设国家交往中心的相关方面,积极发挥首都在国际交往的引领与带动作用。其余类型城市按照国际活动的能力与水平在对外交往活跃度方面评分依次递减。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陈岩鹏
举报/反馈

华夏时报

350万获赞 44.1万粉丝
【人道、公益、民生】
华夏时报社,优质财经领域创作者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