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投资界
芯片行业持续升温,芯片人才稀缺,培训机构趁机补位,为行业输送实用型人才。艳羡芯片高薪的人,开始疯狂涌入培训班,只为拿到一张芯片行业的“入场券”。
作者| 马慧
来源 | 豹变
(ID:baobiannews)
芯片热潮之下,芯片培训班开始火爆起来,一个全新的风口正在起飞。
10月22日,南京集成电路大学正式揭牌,引起业内轰动。据《中国集成电路产业人才白皮书(2019—2020年版)》预计,到2022年芯片人才缺口在20万人左右。
当下,芯片创业热潮兴起,互联网大厂也在高薪招聘芯片人才,一时间芯片工程师成了香饽饽。
一度沉寂的芯片培训班,开始向行业输入技术人才,大量学员涌入培训班,想要拿到一张芯片行业的“入场券”。
学员暴增2倍
培训机构忙不过来
路科验证创始人路桑想不到,今年报培训班的人会有这么多。
2年前,路科验证培训班首次开班,只招了30个学员。往后,一年开2两期,分为春季班和秋季班,学员每期增长20-30人,增长一直比较平稳。
2020年秋季班,还没开班就已经有160人报名,这已经超出往期的报名人数。开班后,持续有人插班进来。路桑预计,秋招班的学员人数会达到300人,比春季班的人数要多出一倍。
专做封装测试培训的IC测试网同样发现,华为制裁消息传出后,国内对封装测试人才的需求激增。
从2014年开始,IC测试网线下学员稳定在每期10人。2019年,IC测试网还没开班,就有学生问课程情况,随后报名人数增加了5倍。这一年,他们教了120个学生,是过去4年学员总人数的3倍。
2020年暑期后,业内最大的培训机构E课网进军线下,走进高校宣讲。创始人赖琳晖能感觉到,芯片的热度在高校蔓延,他们每到一所高校,都受学校和老师的欢饮。
宣讲后,机构会征集有意向的学生,组建招生群。目前,这样的群有20多个。
赖琳晖也告诉豹变,2019年E课网招到1400名深度学员,2020年预计达到1800-2000人,增幅大概在30%。
大量学员报名,培训班开始膨胀。
路桑预计,到2021年,路科验证的学员会突破800人,整个团队的扩张计划,被整整提前了1年。
IC测试网也发现,学员学习需求增长太快,他们准备明年在广州等城市开设新学院。
赖琳晖告诉豹变,对E课网来说,现在最重要的是扩大招生规模。他们希望,深度学员扩招到每年1万人,计划需要3-5年时间。
随着芯片热度高涨,赖琳晖也收到培训机构的邀请,希望能介入芯片培训行业,“他们自己做,或者跟我们合作。”
越来越多的人瞄向芯片培训这条赛道。
50万高薪诱惑
非科班学生涌入培训班
培训班报名人数激增,其中一个很大的原因是,非科班的人开始涌入芯片行业。
王月潜伏在一家芯片培训机构的招生群里。
几个月前,她听朋友说起一个物理专业的学生,在这家机构学芯片,4个月后,找到了一份月薪1万4的工作。
王月是一所211大学的光学本科生,光学专业的应届生薪资,不到1万。
华为制裁事件后,王月时常刷到芯片的消息。但她没有想到,芯片行业薪资这么高。最近,王月刷到的一个群聊消息,“17级博士去年已经60万+”。光学的应届博士生的薪资也就30万左右。
在了解到芯片薪资后,王月越发感慨,“如果我能有这个薪资,我就很满足了。”
王月做了两手准备,一边潜伏在培训班里,一边准备考研。她看中了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和复旦大学,两所都是一流的微电子大学。而培训班,王月打算不管如何都要报,这样才能更快地入行。
在王月的带动下,她的室友也准备转行。
2020年,路科验证的学员中,有30%是非科班生。
在培训班中学习的非科班生对芯片行业一致看好,认为“选择比努力重要。”这句话的最好的注脚是高薪。在一线城市,工作5年的芯片验证工程师,薪资在50万左右。
2020年秋招时,行业平均薪资再次水涨船高。应届生直接拿到40万元、50万元的年薪,并不稀奇,在出价较高的芯片公司,30万元只是起步价。在人均薪资不过万的二线城市,中兴在武汉开出17.5K的月薪,长沙开出17K。
薪资的诱惑对学员来说是最直接的。
培训机构也会给学员打“鸡血”。在招生宣传上,有机构贴出“4个月从小白到年薪30万”,“2个月必找到offer”,“6个月没找到工作退钱”的招生广告。
在这样的诱惑下,2万元的学费都显得很便宜,一位转行成功的学员说,“多给钱无所谓,只要能转行。这是唯一的机会。”
6成合格率
芯片比想象中门槛高
李健刚报完班,做了2年封测后,他决定拿出积蓄,报班转验证。虽然同是芯片行业,但做封测的薪资比做设计和验证都要低不少。
李健试过自学,但资料少,难度又大,考虑再三后,他还是决定报班。学了1个月后,李健对学成出师没有很大的信心。
因为缺少电子知识,他很难听懂课上的内容。在课堂上,李健几乎不提问,很快他发现,同学们都一样,学习进度主要依靠在家反复刷视频。
路桑也告诉豹变,在确定培训前,路科验证筛查报名学生的背景,综合考虑专业、学校、基础,每天的学习时长,以及是否愿意考虑大城市过渡等,做一个综合评判,如果转行概率低于5成,会不建议转行,每10人里,会筛掉一个人。
他们还会积极地给学员打预防针,“这不是9块9学个python”,希望学员做好充分的准备,但每年结业,只有六成学员达标,四成需要重修。
在E课网,学生有九成的通过率,但赖琳晖也告诉豹变,学生就业的薪资并不像想象中高。从培训班毕业,更像是拿到一张行业的入场券,之后的成败,还是看个人。
另一个问题是老师。李健能感觉到,培训班的讲师质量不齐。上第一堂课,老师讲得很浅显,换人后,他还是能察觉到,另一个老师是第一次上课。李健还偶然发现,隔壁班的班主任只有25岁,“研究生毕业了吗?”李健想问。
这也是路桑担心的问题。
在过去2年,路桑会添加每个学员的微信,在中期,访问学员的学习进度。当学员人数越来越多,他也力不从心。
路桑想过招新老师,但困境是,全职资深工程师的薪资超出机构的承受范围,愿意兼职的工程的也不多。而且,兼职老师无法系统地梳理自己的培训体系,持续地输出。
一家AI芯片公司的员工告诉豹变,公司在招聘时,会有些反感培训生,最主要的原因是,面试官发现学员的简历一样,看起来就是套用模板,而深入询问后,了解的知识又有限。
一位资深的芯片工程师也透露,同事曾批评培训生不积极、不主动,缺少解决问题的能力。
不过,赖琳晖也时常告诉企业,要平等看待,不把刚入行的转专业生和经验丰富的工程师比较,“毕竟还是懂一些,可以直接用吧。”
路桑也希望,行业对培训班的态度不是消极的。为了让学员在面试时脱颖而出,路科验证升级了基础的V2课程,融入更高阶的内容。
2018年,在820万全国毕业生中,芯片应届毕业生只占2.6%,更仅有12%的毕业生,进入本行当。芯片人才的缺口,在华为被制裁后,屡屡被提及。
芯片专家魏少军给到建议,“要得鼓励一批不是从事集成电路的人,转型到集成电路中来,并加大企业的在职培训。”
某种程度上,培训班在加快这个进程。随着集成电路升为一级学科,南京集成电路大学成立,芯片行业也在吹响人才培训的号角。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李建、王月均为化名)
举报/反馈

新浪财经

4127万获赞 268万粉丝
新浪财经提供7×24小时的全球财经内容服务
新浪财经官方账号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