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狮”作品,请勿抄袭。解锁圈子“哏圈儿”,看更多精彩文章。
清末天津卫,不乏奇谈之事,如白衣庵三尸命案、刘道元活出殡、毛艳玉游四门、南皮双烈女案、火烧七条街、胡太公祠闹妖、三岔口水猴子、火烧望海楼、小德张兴妖、胡老姑婆盗婴案等等,都是曾经发生在津门大地上的真实事件。其中有些事情不乏怪力乱神之嫌,因年代久远,今人已经无法断定真假,只能是姑妄言之姑妄听之,权且当个民间故事来看也就是了。
今日里,笔者便为各位看官讲一讲其中最为著名的“毛艳玉游四门”,看罢之后,不禁叫人唏嘘不已。
清末津门旧照
话说清代多奇刑,女子之犯奸杀死者,处之尤为残酷,刑中最残忍之法,当属“骑木驴”。举凡读过《水浒传》的朋友,都应该记得撮合西门大官人和潘金莲的王婆子,在事发之后,所遭受的刑罚就是骑木驴。其状之惨,实在难以形容,可恨王婆歹毒,遭此刑罚,也不冤枉。
根据《清代刑狱录》所述,行刑之前,提前三日贴出告示,只为让百姓出门观刑。百姓则乐此不疲,上有达官贵人、中有文人墨客、下有贩夫走卒,纷纷占据有利地形,只为一饱眼福。开刑之日,差役将女犯裸身强按木驴之上,前面鸣锣开道,后有衙差跟随,犯妇需一边游街示众,一边口述罪状,若不肯开口,衙差便用皮鞭伺候,直到将东、南、西、北四门游遍才肯罢休,谓之“游四门”。
清末津门旧照
津门才女毛艳玉骑木驴游四门的故事,在过去是人尽皆知的,当时引起巨大轰动,一些晚清名士如俞樾、戴愚庵、梁启超等,都曾记录过这段教人唏嘘之事,乃至为“双烈女”题词鸣冤的“文混混儿”刘道元,亦曾作诗为毛艳玉叫屈。
毛艳玉,津门之中旷世奇女子也,貌美似婵娟,诗文赛太白,琴棋书画,无一不精,公子王孙趋之若鹜,登徒浪子挤破门槛,只为一睹芳容。毛艳玉心高气傲,根本看不上这些池中之物,只求能与一个辛弃疾那样文武兼备的豪迈男儿共结良缘。
这种人不好踅摸,津门之中多有奇人异士,南门之中豪杰林立,谓之南城游侠儿;东门乃文昌学府之地,文人墨客大德之人全都汇聚于此;北门商贾林立,不乏财大气粗之人;西门一带以出混混儿而闻名,如李金鳌、王金波等“大耍巴儿”,都从这一带发迹。
清末津门旧照
四门之中,人才济济,唯独出不来一个令毛艳玉心怡之人。也许天公有眼,不忍见这芳华正茂之人独守空房,于是将一个有潘安之貌且傲气不凡的后生赐给了她。哪知天公看走了眼,这个后生有才有貌,却心术不正,他凭借外表游猎女色,耍过之后,却不肯付诸真心,使得毛艳玉悲痛欲绝,却死活不肯与那个后生分开。
此事被她的母亲得知,母亲痛骂女儿寡廉鲜耻,未曾出嫁便招蜂引蝶,跟陌生男子楚雨巫云,真真丢尽了祖宗颜面。母亲非要打散鸳鸯,还要抓那个后生去见官,毛艳玉舍不得心上人,竟狠心毒死了母亲。后生一见出了人命,慌忙逃走,毛艳玉随即被保甲局的练勇押送衙门。
才女毒杀生母之事迅速传遍津门内外,县丞不敢独自审理,遂上报道台衙门,道台衙门又上报直隶总督衙门。最终,直隶总督府委任太史马小逸全权负责审理此案。
马小逸是书生出身,早就爱慕毛艳玉的才华,提审毛艳玉时,他不忍训斥,更不忍责打,让毛艳玉自行写出供词。毛艳玉一手小楷写得工工整整,用得是南北朝盛行的四六骈体,句式两两相对,犹如两马并驾齐驱,真可谓艳绝人寰。
马小逸看过供词之后,更是将毛艳玉惊为天人,他在公堂之上不由得卖弄文章,毛艳玉随即诗文成句,令闻者魂销,怜者肠断。马小逸遂写下“从头说出风流话,路上行人欲断魂”一句,以赞叹并哀叹这一旷世奇女子。
供词明了,毛艳玉一人做事一人当,对待毒杀生母之时,供认不讳。马小逸不忍杀她,但也无奈,与幕僚商议后,决定秋后对毛艳玉施以绞刑,只为留下丽人一个全尸。
清末津门旧照
马小逸怜悯毛艳玉,但同僚认为不妥,两次上报直隶总督衙门。最终判定绞刑不改,但必须骑木驴游四门,而后再押赴小王庄法场施以绞刑。
谁料判罪之后,皇帝大赦天下,毛艳玉有幸得享皇恩,被赦出狱。在狱中之时,有个狱卒垂涎其美色,时常给予好处。毛艳玉见自己也是将死之人,于是放下身段,跟狱卒暗中勾搭,时常偷享云雨之乐。
大赦出狱之后,狱卒仍旧跟毛艳玉暗中来往。毛艳玉让他娶自己过门,狱卒爽快答应,回家跟父亲商议筹办婚事,哪料父亲大怒,大骂儿子昏头昏脑,又骂毛艳玉是牝鸡司晨,娶这样的女子过门,早晚毁掉家业。狱卒见苦劝无果,干脆效法毛艳玉毒死生母的法子,竟狠心将老父毒死。
清末津门旧照
白事办完,立即大办红事,毛艳玉被八抬大轿娶进门,好事不过半年,狱卒的堂弟因为争夺祖产不成而记恨堂兄,于是多方打听,从一个老仆人的口中,得知大伯之死竟是堂兄所为。于是跑到衙门,揭发堂兄与堂嫂合谋毒害大伯之事。
毛艳玉二次被押赴公堂,这时马小逸已调任外省,由县丞胡有嗣审理此案。胡有嗣原本是个盐商,花银子捐了个七品县丞,他不通文墨,是个粗鲁之人,根本不懂得怜香惜玉,命人将毛艳玉衣衫剥下,在众目睽睽之下,让衙差笞打了脊背四十下,只打的玉体之上布满血痕,而后逼着毛艳玉在供状上画押,随即关入大牢。审案公文随即交付上级衙门,很快公文有了批示,拟定毛艳玉秋后施以绞刑,行刑之前先要骑木驴游四门。
这一回,再无人能救她。行刑之前,早已贴出告示,直隶各地的乡民纷纷涌入津门,只为一睹旷世奇女子如何一个身段儿。那些日子,津门热闹非凡,买卖人家几乎全都赚了一笔,沿途之上有人高搭木架,交付三个大钱便能攀登上高架观看。有钱阔爷纷纷在沿街酒楼之上买下座位,可以一边饮着美酒,一边观赏稀罕景色。
清末津门旧照
游街当日,津门百姓不论男女老幼,在深夜便早早地涌上街头,树上、屋顶上、高架上也早已人头攒动。
锣声一响,毛艳玉骑在木驴之上出现世人眼前,随即叫好声、喝彩声响彻天际,毛艳玉倒缚着双手,裸身骑在木驴之上闭目垂头,不吐一言,有顽童用石块丢掷,仍不见她有所反应。人们这才知道,她已经死去。前面鸣锣开道,后面有人推着木驴,驮着死尸慢慢悠悠地游遍四门,但并未押赴小王庄法场,而是直接带回大牢。转天贴出告示,犯妇毛艳玉已经正法,因无家属认领死尸,由天津县负责处置,云云。
事后纷纷传言,一定是有人可怜毛艳玉,不忍见她生前遭罪,于是提前将其毒死。总之,毛艳玉之死成为谜团,让一具死尸骑木驴游四门,可谓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于是乎,此事成为天津卫一件奇谈,至今仍被人提及。
举报/反馈

大狮

118万获赞 16.7万粉丝
大狮说史:说有趣历史,讲新奇文化!
作家,历史领域创作者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