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赢时代的创新力|混沌大学首部企业创新力白皮书重磅发布

混沌学园

发布时间: 20-11-0322:13鲲鹏计划获奖作者,混沌时代(北京)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官方帐号,优质科技领域创作者

我要了解神的心智,剩下的都是细节。

——爱因斯坦

致力于寻找上帝公式的爱因斯坦,在突破性地提出相对论之后,欣喜而又谦卑地感慨,宇宙最神奇的地方在于,它竟然是可被理解的。

人类对创新的理解,复杂度不亚于对宇宙的解释。

任何一个词或思想,当它流入到大众视野,在街头巷尾和会议餐桌间重复述说千万遍后,都难逃两个命运方向——要么庸俗化,要么神秘化。

“创新”即是如此。一方面,企业和大众,言必谈创新,时刻不忘用创新来装饰自己。另一方面,在谈及如何创新时,又极尽神秘化,把它归功于偶然的灵感、莫名的创意。“创新”同时具有了被庸俗化和神秘化的两种命运。

背负着这两极化的面纱,创新变得云山雾罩,越来越偏离了其本来面貌。像所有泛滥到疲劳、乃至于背景化而被熟视无睹的美好事物一样,创新急需一次“祛魅”。

找到创新的本质面貌

通常情况下,大众在谈到创新时,会想到重大的发明创造或技术革新,并且表现出惊叹,比如蒸汽机的诞生和智能手机的发明;在谈到创新的过程时,会想到一些行为动作上的改变或突破,比如研发的投入、专利的生产、人才的聚集等;在谈及如何促使创新发生时,则会落入到灵感、顿悟、创意、脑暴等等。言及此,大众关于创新的探究一般便停止了。

稍加辨析我们会发现,街头巷尾和会议餐桌上跳跃着的创新飞沫,其指向的要么是对创新实现之后的成果的惊叹,要么指向的是对制造创新成果的行为的KPI式动作分解。有行为,有成果,却独独没有论及是什么促使创新行为的发生!

是的,我们对创新的理解,总是在过实和过虚、过大和过小两端游走。这好像是人类通病,偏爱走极端。就如著名社会学者项飙所言,我们对远方的大世界和内在的小个体极其关注,却往往对“附近”极其漠视。我们对可视的创新成果和神秘的个人创意极其感兴趣,却忽略了促成创新的软性中间地带,那个“神的心智”——创新思维。

偏离创新“神的心智”,关注创新行为的细节,这样做的后果是,人们一直在创新的表象层低水平重复和挣扎。过程中可能会展现出无数的小聪明,却最终丢失了大智慧。

事实上,真正的创新,是由创新思维促发创新行为,进而由创新行为创造出有价值的创新成果的过程。而促成创新发生的关键一环,就是创新思维,剩下的都是细节。什么是创新思维?这将是《白皮书》着力探讨的内容。

比如,当主流手机市场一直在致力于优化功能手机的键盘,并且诞生了不少新设计时,乔布斯直接质疑物理键盘存在的必要性。意即打破了键盘机的根基,诞生了没有物理键盘的智能手机,键盘机大厦轰然倒塌。在这个过程中,乔布斯创新的关键,是其“莫名”地对键盘的存在进行了质疑。提炼成框架的话,即是:“找”键盘机隐含假设——“破”隐含假设——“立”智能机新的基石假设,是为“破界创新”。在这里,我们能体验到一种极大的创造性快感,而它的关键,则是创新思维的运用能力。

用创新给自己的企业拍一张X片

宇宙不仅是可理解的,还是仁慈的。

环境恶化前,它总是会殷切地发出一些信号。

突如其来的疫情,就像是对我们的一次强制弹窗提醒。虽然未必有让企业遭遇到生死变局,但它却制造了最真实的“非连续性”现场,让所有企业体验到了最深刻的“不确定性”。

毫无疑问,我们正处在一个不确定的VUCA时代。旧有经验正在失效,模仿借鉴不再奏效,人口红利渐渐丧失,员工和组织活力难以为继,企业和人的管理越来越难,新的机会无从找寻,大笔砸钱市场也很难翻起水花,就连努力和勤奋也找不到方向!

人类最吊诡的地方就在于,越是被谈论得最多的创新,越是很少人愿意主动创新谋求改变。就如所有时代转换时那样,无论有多少次的提醒和呐喊,也很难把我们从既有经验的依赖中猛然拉出来。只有当企业面临增长瓶颈、用户流失、新业务受挫、找不到发展方向等具体问题时,我们才会被动寻求改变。

显然,支撑中国企业过去几十年来突飞猛进的人口和管理红利已然消散,任何低门槛低质量的偶然性发展机会都已不可持续。当代中国,已经从人口和管理红利步入创新红利。当代中国企业,也必须相应地从“模仿+勤奋”的模式转变到“创新+创造”的模式中去。

是的,不管有多少层忽视和误解,都不能抹去“创新”的重要性。它已经由过去锦上添花式的奢侈品,变成如今企业生存的必需品。每一家企业不得不重新考虑一下自身发展的根本性问题——

我的企业发展方向是对的吗?我的企业持续增长的核心能力是什么?现有业务能引领企业走向辉煌吗?新的机会在哪里?现有的组织有足够的适应性,来应对越来越复杂的商业问题吗?公司员工是上下共识、充满活力,还是不情不愿、机械前进?这些都是事关企业生存发展的根基性问题。不确定性时代,每家企业都值得拿这些问题去审视自己,去“重头算”,去建立更牢固的根基。

我们必须要有与不确定性共处的心态。如果你无法接受不确定性,它就会转化成恐惧,阻碍你采取行动以寻求改变。如果你能拥抱不确定性,它便会转变成我们所向往的活力和创造力。

显然,想要正确回答这些问题,给企业带来新的机会、新的增长、新的未来,无疑是不可能通过旧有的经验范式而达成的。

创新力:企业未来发展的良方

上帝不掷骰子。

——爱因斯坦

拥抱不确定性,并不是说企业应当听天由命。连续性时代,我们靠执行力实现增长;不确定性时代,企业需要生长出——创新力!

创新力是什么?简而言之,是对创新思维的运用能力。它在企业人才身上的表现,是能够运用创新思维创造性地解决复杂商业问题;在企业组织上的表现,是能够对复杂的商业环境展现出极强的适应性和进化活力。

比如,面对功能手机,乔布斯能下意识地质疑物理键盘存在的必要性,从而创造性地开创出无键盘的智能手机;又如被称为“APP工厂”的字节跳动,在夯实推荐算法的主营业务基础上,针对不同内容、形式、领域、人群,在核心能力的加持下,不断分化出一个个独立小机构,去开展不同的业务单元,表现出极强的组织适应性。

道理很简单,但实践起来却难之又难。在钦佩这些具有非凡创新力的个人和组织之余,我们也千万不必妄自菲薄,以为创新是大人物的事,跟自己无关。

创新的内容和成果不可复制,但是背后的思维和结构却是可习得的。正如我们一贯以来所推崇和倡导的,成年人的学习,不应当是搜罗更多的知识和信息,而应学习背后的思维模型——所谓思维模型,是人们界定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时使用的思维框架,是思维的结构,而非思维的内容。由于创新思维模型是一种可普适应用的方法,那么创新就不再是天生的天赋、也不是天才的专利,而是所有企业、所有人才都可以通过学习来获得的。

创新力的高下,正是表现为用思维模型整顿思想和信息的水平。

如果把学习拆分为“学”和“习”两个阶段的话,学什么?学习创新思维模型。习什么?习得创新思维模型的运用能力,即创新力。这就是混沌大学9年一剑,针对成年人学习打磨出来的“思维模型+刻意练习”方法。

我们坚信,创新力是企业当下与未来的核心竞争力。如果上一个时代企业需要人具备领导力和执行力,那么这个时代企业需要人具备创新力。经由企业个人创新力的习得,推动组织升级,从而实现企业创新增长。

习得创新力,从当下开始

我从不考虑未来,未来已经来得够快了。

——爱因斯坦

时代的转换总是不知不觉,却又迅速完成。大部分企业的不知不觉,造就了少部分企业的颠覆发展。未来是不存在的,或者说它只存在于我们的观念中。我们所能够经历的,是每一个当下。与其等待未来,不如在当下创造未来。

为此,混沌大学基于多年来的创新学科建设和企业教育实践,在2020年末的特殊时刻,审慎推出《创新力:中国企业创新能力白皮书》。《白皮书》一方面正本清源地论述了创新的本质过程,探讨了创新作为一种能力——创新力的能力模型和标准;另一方面,基于多年的企业创新教育,《白皮书》提出“线上学+线下练”的创新力高效学习模式,并提供创新力的科学评测体系;并且着力探讨了建设创新型组织的方法和经验:

第一章,描述了创新力时代的来临,着重探讨当下企业创新的必要性。第二章,重点探讨了创新的本质过程,阐述了创新思维在企业创新中的决定性作用。第三章,着重探讨创新力的本质,并建立了一套人才创新力的模型。第四章,从组织的角度出发,重点探讨什么是创新型组织、什么样的组织和人能够胜任创新。第五章,从企业实践的角度,探讨创新力的学习模式和平台赋能——企业创新大学建设。我们希望,所有身处这个不确定性时代的大小企业,都能够习得创新力,用创新跨越一个个不得不跨越的非连续性鸿沟,实现企业的生存、发展、兴盛!

以上,便是《白皮书》的初衷与用意,希望对企业创新实践能有所裨益。当然,完成不等于完美,美好永无止境,就像我们一贯推崇的“美好ing”状态,希望中国企业经由“创新ing”,一直处在“增长ing”中!

2020年11月5日,混沌大学基于多年来的创新学科建设和企业创新教育实践,于北京郑重举办以“跑赢时代的创新力”为主题的《白皮书》发布会。

我们希望和中国企业一起,共同探寻创新转型之路,用创新洞悉一个更确定的未来。

届时,大会将发布《创新力:中国企业创新能力白皮书》,探讨企业创新力的习得方法和创新型组织的构建。同时,大会将邀请一线创新者和标杆创新企业代表,共商企业创新发展之道。

欢迎企业高层管理者、团队leader、企业培训负责人、HR负责人莅临发布会!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