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茂服务上市,接管福晟后前滩基金仍未给投资人明确兑付对象,世茂:不承担福晟的债务

红星新闻

发布时间: 20-10-3118:16成都商报社

10月30日,世茂集团拆分的物业管理业务世茂服务(00873.HK)在港交所挂牌。世茂集团旗下已拥有世茂集团(0813.HK)、世茂股份(600823.SH)、世茂服务三家上市公司。

世茂服务旗下部分资产来自今年初与闽系房企福晟的“世纪合作”,该公司在粤港澳大湾区建筑面积1000万平方米的旧改项目也被世茂集团收入囊中。然而吞下优质资产,全面接管人事大权后,世茂集团并未真正重组与清理福晟复杂的债权债务。

粤港澳大湾区 图据世茂集团官网

就在不久前,福晟入沪的首个项目——上海前滩项目因“抢公章”全国知晓。如今,前滩的业主已经解决了产权问题,但为该项目建设开发成立的“钜福上海前滩并购私募基金”(以下简称前滩基金)仍然无法兑付,投资人两次至世茂集团总部维权未果,基金管理方钜派投资已决定诉诸法律。

有投资人向红星资本局表示,今年5月,世茂建设、福晟集团、钜派投资就融资债务签署了《钜派投资存量融资债务去化备忘录》(以下简称《备忘录》),但现在世茂表示自己只是帮助福晟纾困,对该基金产品的兑付不存在任何形式的责任承担。“世茂没有只吃肉不救火的道理。”

钜派投资相关负责人向红星资本局表示,钜派无法单方面推动解决实际问题,故兑付问题仍无实际进展。钜派此前尝试与世茂福晟、福晟集团沟通,均无人出面回应,更没有实际的解决方案。钜派已经已向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她表示,问题的关键在于世茂福晟与福晟集团的关系。目前福晟、世茂双方尚未进入实质性谈判阶段。希望负责人能出面,大家重新回到谈判桌上。

红星资本局拨打了世茂集团与世茂福晟平台的联系电话,均无人接听。世茂方面此前表示,世茂福晟是福晟纾困管理平台。福晟的债务问题,该由这个平台的各方共同解决,不应该由世茂承担。

投资人:

世茂接手后导致无法清算项目资产

兑付对象不清、连本金也拿不回

2018年5月,福晟集团以总价29亿元从海航投资集团手中接过了前滩项目。为开发建设该项目,钜派投资牵头成立了前滩基金。该基金分两期,合计规模7.5亿元,到期时间分别为2020年7月2日和9月29日。项目涉及投资人300余人。

2018年9月,成都的石女士耗资150万元购入前滩基金产品,预计投资收益率约为9%。然而一年后福晟的资金链就出了问题,前滩基金产品停止兑付收益。

前滩项目(海悦华庭)属于学区房,是公认的优质项目。“房子很快售罄,写字楼也是项目方自持。投资这么好的项目,最后竟然亏了!” “白衣骑士”世茂入场后,情况反而恶化,如今她连本金也拿不回来。

前滩项目(海悦华庭)小区楼栋 图据安居客

石女士告诉红星资本局,今年4月,世茂福晟梳理了所有钜派投资福晟的未兑付基金项目。5月,世茂、福晟、钜派签署了三方协议《备忘录》,承诺将在3年内延期降息兑付。“钜派在福晟的投资项目陆续被世茂兑付,当时大家都觉得有世茂接盘就稳了。

备忘录首页

6月17日,钜派投资发布前滩基金退出方案公告,称基金退出款项将于2020年7月和2021年4月分两期支付本金和利息。

6月17日钜派退出方案

然而原定于今年7月的第一轮兑付并未兑现。7月31日,福晟向钜派发送《说明函》,称前滩项目涉及两项建设工程合同及销售代理合同纠纷案件,导致兑付资金被司法查封冻结,并向钜派提出延长兑付期限的需求。

7月31日福晟延期兑付《说明函》

石女士向红星资本局表示,“已经签了《备忘录》,其他项目都认可兑付了,不认前滩项目没有道理!”

前滩项目维权群的投资人交流后认为,如果当初世茂不出手,前滩项目有底层资产,至少可以清算。维权群会计专业投资者计算后得出结论,按前滩项目资产,直接清算可以覆盖投资人大部分资金。“但现在直接不认本金、兑付对象不清、资产不清。根据公示的资金情况分析,发现前滩项目竟然资不抵债。”

据上海的投资人卢先生介绍,国庆节后投资者再次前往上海向世茂集团维权,并出示了钜派提供的电子版三方协议,却遭到世茂集团的强硬驱逐,且不回应《备忘录》相关问题。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备忘录》虽然盖有世茂集团的公章,但协议明确还款方为福晟集团。协议中写道“丙方(世茂建设)同意协助乙方(福晟)及其关联方解决钜派投资存量融资债务”、“由丙方协助乙方完成兑付”,并无由世茂方直接兑付的字句

备忘录中丙方(世茂建设)内容

备忘录末页盖章

但在投资人看来,世茂与福晟战略合作,接管了福晟的优质资产,对债务应当附有连带责任。《备忘录》中乙方福建福晟集团有限公司的法人是许幼农,上海前滩实际所属人明确,借钱方也明确。“从我们投资者的角度,世茂福晟战略合作是为了解决福晟这个‘雷’,但世茂违背并购时的承诺以及后续的兑付协议,只吃肉不救火,变成投资人来买单。”

钜派投资:

无人出面回应基金管理方

世茂福晟与福晟集团关系成关键

钜派投资相关负责人向红星资本局表示,钜派已经已向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为保证诉讼公允,不便透露相关事宜。

对于公章,她告诉红星资本局,9月9日,在前滩派出所民警调解下,由上海前滩项目经办人和前滩基金管理人,以及前滩业主和基金投资人代表,四方共同护送至上海中心宝库一号暂存。截至目前,上海前滩项目公章的保险箱仍在上海中心宝库1号。

“用途正当,申请流程合规即可使用公章。对于前滩海悦华庭业主办理产证过程中需报备各政府部门需缴纳的契税等文件所需,我们予以配合。经过世茂福晟与我司双方共管审核流程后,可进行资料用印。就我们目前已知情况,业主的大产证尚未办理完毕。”

对于《备忘录》是否有法律效力,世茂集团是否对项目债务附有责任,她向红星资本局表示,上海前滩并购私募基金的底层资产——上海前滩项目被纳入世茂福晟平台统筹管辖,世茂派驻蔡华盛(原世茂集团海峡发展公司助理总裁)、黄丽珍、沈莹均入主上海亿城。蔡华盛作为前滩项目实际负责人,黄丽珍作为平台债务重组负责人兼融资负责人,沈莹作为前滩项目印章管理负责人。

自3月洽谈《备忘录》具体事宜,还款计划谈判的全过程,世茂管理层全程参与,并由上海世茂建设有限公司作为当事人之一在盖章确认。4月29日最终三方盖章确认《备忘录》。

《备忘录》签署后,4月30日,世茂福晟方如约对钜优南山府定向融资计划进行兑付,本息如期到账。鉴于此,5月7日,钜派方逐渐解除对所有存续项目的所有监管措施。

钜派方面认为,以往不乏有地产私募基金通过接盘方并购的方式实现兑付退出的案例。

对于兑付,她表示,钜派无法单方面推动解决实际问题,故兑付问题仍无实际进展。

据她介绍,虽然南山府项目已经兑付,“但由于是专户制,所有的募集是到一个固定的特定账户,再由项目公司来还钱,所以我们并不能确定是由谁兑付的。”

“问题的关键在于世茂福晟与福晟集团的关系,”她指出,“自7月31日上海前滩并购私募基金确认延期至今,世茂福晟与福晟集团的关系到底是什么?我们不得而知。”

目前福晟、世茂双方尚未进入实质性谈判阶段。钜派此前尝试与世茂福晟、福晟集团沟通,均无人出面回应,更没有实际的解决方案。

今年6月1日,钜派方、世茂方及世茂福晟方相关人员组建微信沟通群。但自8月6日后,对方就停止发声,再未作出任何回应。

“到底谁是负责人和项目实控人?作为私募基金,我们希望能有人出面,大家重新回到谈判桌上。”

世茂集团:

世茂福晟是纾困管理平台

世茂不承担福晟的债务问题

就该项目纠纷,红星资本局拨打了世茂集团的联系电话,一直无人接听。世茂集团此前向界面新闻回复称:“世茂集团从未对相关私募投资基金兑付提供任何担保或其他增新措施,故世茂集团对该产品的兑付不存在任何形式的责任承担。投资者无权亦不应向世茂集团主张任何权利。”

世茂方面对外强调,世茂福晟是福晟纾困管理平台。福晟的债务问题,该由这个平台的各方共同解决,不应该由世茂承担。“在政府的支持下,世茂集团与其他国有金融机构于2020年1月共同组成了福晟纾困平台。福晟纾困管理平台系非独立实体法人组织,为临时性平台管理机构。该平台以期通过对福晟集团进行债务重组和托管资产的清理盘活,来协助福晟集团走出经营困境,早日恢复正常生产。作为过渡性组织,纾困管理平台并未改变福晟集团既有的经营业务及权责主体关系。从始至今,世茂集团并未对福晟集团进行整体收购,只是输出项目代管代建。”

而这与年初“世纪合作”时的口吻截然不同。

2020年1月13日,福晟集团与世茂集团正式宣布双方缔结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双方成立“世茂福晟”平台,由世茂海峡董事长兼执行总裁吕翼担任总裁。

现任世茂集团董事会副主席、总裁许世坛在发布会现场强调,不是谁收购谁,双方将对外输出“世茂福晟”品牌。福晟董事长潘伟明则称,福晟将与世茂联手金融机构清理债务,将短债换成长债、降低融资成本,解决流动性困难。

在世茂集团2019年度业绩会上,许世坛回应了记者关于“世茂福晟合作进展”的提问:“我们会处理好(福晟资产),将其一步一步并入公司,未来世茂福晟会逐步并入世茂报表。”

世茂已经基本掌控福晟的主要资产和人事大权。

3月8日,原福建福晟总部更名为世茂福晟总部,总部商业管理中心由世茂商娱接管。

原福建福晟上海区域集团与徐淮区域公司合并为世茂福晟上海公司;原福建福晟郑州区域集团与天津区域公司合并为世茂福晟郑州公司;原福建福晟长沙区域集团调整为世茂福晟长沙公司。福晟在上海、长沙、郑州及旧改项目,被归入世茂福晟平台。

原福建福晟福州区域集团、广州、惠州、漳州区域公司等(除旧改项目外)所辖项目更是由世茂海峡公司直接接管。

世茂还将福晟旗下物业板块纳入麾下,集团物业服务业单独拆分,这就是即将登陆港股的世茂服务。据世茂服务招股书,世茂于今年3月以0现金及承债1.45亿元的代价,收购了福晟生活服务集团有限公司51%股权,因此新增加了合约建筑面积1500万平方米。

世茂还通过质押方式运作福晟的工程建筑平台——福建六建集团有限公司,目前持股3.17%。

股权方面,福建福晟集团有限公司此前由福晟创始人家族控制的广州钱隆100%持股。现在广州钱隆持股51%,徳耀鸿鼎持股49%。徳耀鸿鼎股东包括广州钱隆投资、东方资产、信达资产、福晟建设、平潭臻颜企业管理公司、深圳市世纪景顺投资合作企业。

世茂集团通过平潭臻颜间接持有福晟集团8.17%的股权。与此同时,世茂却拥有最多的董事人数与法定代表人职位。

福建福晟董高监全数换血,潘伟明、童文涛、林栋、陈伟红等原福晟高管被免去董事职务。取而代之的7人新董事中,许幼农、吕翼、赵嵘、陈芳梅4人来自世茂,林向魁、余竑2人来自东方资产,翁敬明来自信达资产。法定代表人由世茂元老许幼农担任。

值得一提的是,福晟旗下港股上市公司福晟国际(00627)未被并入世茂福晟平台。潘伟明之子潘浩然担任董事会主席,持股56.45%,为控股股东。

福晟国际财报显示,福晟国际2019年仅拥有15个在开发及代售项目,公司净利润从2018年末的人民币5亿元陡降至1.36亿元。从今年3月27日开始,股价一直低于0.1港元。10月30日,福晟国际收报0.04港元,总市值仅为5亿港元,不及高光时刻的零头。

红星新闻记者 吴丹若

编辑 邓凌瑶

(下载红星新闻,报料有奖!)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