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金刚川》同一个故事讲三遍?就是这样才好看!

钱江晚报

发布时间: 20-10-2518:46钱江晚报官方帐号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陆芳

《金刚川》豆瓣只有6.7分?这是我比较纳闷的。10月23日上映首日在影院看完后,觉得比《八佰》好,豆瓣可以冲个8分。

第二天又和朋友去看了一遍。散场后,朋友表示电影还不错。但她问,为什么一个故事要讲三遍,很多内容不都是重复的吗?

或许,这种代表了很多观众的感受,《金刚川》的故事太过简单并且还重复。

不过我觉得《金刚川》最有创意的地方,就在此。

《金刚川》取材于真实的战役。1953年抗美援朝最后大决战金城战役,志愿军燕山部队主力军必须在7月13日早上6点到达金城前线。

故事讲述的是7月12日下午到13日早晨5点,这十几个小时之内发生的事情。为保障大部队必经之路金刚川上的金刚桥畅通无阻,炮兵与炸桥的敌机展开惨烈战斗,修桥工兵在敌机的狂轰乱炸中奋力修桥,志愿军最终用血肉之驱抵挡住了敌人的钢铁炮弹甚至燃烧弹,用牺牲换来了准时抵达前线,发起进攻。

《金刚川》选取的是远离主战场的修桥故事,修桥故事中真正的主角也不是工兵连,而是守护工兵连修桥的炮兵和支援工兵连的步兵。

在开头用纪实影像资料简单交代历史背景后,就进入这个故事步兵视角的讲述,第一部分取名为《士兵》。

这部分的主角是李九霄饰演的八连班长刘浩。这个普通步兵原本是想急着过江去前线,但随部队留下最后过江,支援修桥。

故事以李九霄看到的,听到的和所经历的为主线。在这十几个小时中,他遭遇了敌方远程炮弹的袭击,在山头看到了敌方空军的肆虐,炮兵张译、吴京的惨烈反击。

从地理位置上讲,这是一 种俯视整个战场的视角,使得整个画面以宏观大场面为主,对桥面、空中和炮兵发生的事情是远远看个大概。

李九霄是《金刚川》战场小人物中的一个,他与邓超饰演的高连长之间的兄弟情让人动情,他在桥上拿起机关枪向敌机扫射的愤怒,更是让人同仇敌忾。

第二部分《对手》是美军飞行员的空中视角。这部分确实是电影最弱的一部分,表演浮夸,篇幅过长。但好处是,呈现了空战的诸多细节,犹如放大镜放大细部,让观众了解前因后果。这部分亦是大场面为主。

第三部分《高炮连》是张译、吴京两位炮手浓墨重彩的一部分,两人在前面的戏份属于远观,看不太清楚,在此做了详细的放大,是特写的。

这也是电影最壮烈的部分,人物塑造最生动,最震撼人心的部分。俯冲而下的敌方轰炸机与藏在玉米地里的高射炮手,展开对决。

尤其是张译,这个外表看起来有点孱弱的“张飞”,满脸是打不着飞机看着桥被炸的焦虑。最后他将身上的血性逼出,断手断脚上炮,唱着《三国演义》中张飞的唱词“万古流芳,莽撞人呐” ,与敌军飞行员决一死战的场面,令人潸然泪下。

张译绝对可以凭《金刚川》拿影帝,他的表情、神态与战场氛围浑然一体,当敌机来临时,大银幕上甚至可以看到他耳朵在微微地抽动。

而他与吴京的兄弟情,也是电影的一大泪点,一文一武,虽然时不时会争吵几句,实则都是想替对方牺牲。

《士兵》、《对手》和《高炮班》讲的确实是一个故事,《金刚川》没有采用常规的线形叙事,而是复调叙事。

复调原本是一个音乐学中的概念,后被用于文学创作,也被电影创作者使用。

简单地讲,一个故事有两个以上叙事者就是复调。经典好莱坞电影是一人一事,一个叙事者。《公民凯恩》是多个叙事者讲一个故事,就是复调式叙述。黑泽明导演的《罗生门》不同人物对“武士的死”这一事件的不同描述,也是经典的复调叙事电影。

《金刚川》的重点时刻如B26轰炸桥体、榴弹炮远程轰炸桥体、喀秋莎远程轰炸美方基地、延时炸弹引爆,不断重复出现,步兵、空中、炮兵三个视角互为补充,让这个故事更加立体和悲壮。

一刷时会有点看不太明白,二刷就很明显感受到复调叙事的精巧之处。三部分我中有你,你中有我,不少线索相互呼应,如草蛇灰线一般,需要细细观看,慢慢品味,才能领会创作者的良苦用心。

第四部分《桥》,则是主题升华之处,战士们用血肉之躯筑起了这座摧不毁的生命之桥。由于前面悲壮、惨烈的气氛已经烘托到位,使得这一高潮水到渠成。

纵观整部电影,看得出创作者在艺术表达方面的创新追求,这是难能可贵的。

除了新颖的叙事方式,《金刚川》对战地小人物的塑造是成功的。不同于《八佰》过于戏剧腔,《金刚川》里的人物更真实可信,这其中离不开张译、吴京、李九霄、邓超等演员的精湛演技。

另外,《金刚川》的摄影也很不错,画面宏大,影像充满质感。当然从画面的清晰和亮度上,也可以证明,这绝对是一部花了巨资拍摄的电影。

《金刚川》不是一部套路战争片,从某种程度上讲是一部战争文艺片,值得去影院好好欣赏。

本文为钱江晚报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报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