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阳节|他们的健身世界,无关年龄

发布时间:20-10-2511:02

新华社昆明10月24日电 也许和20岁的人相比,60岁的他们已不再年轻。但他们都说:与自己比,“今天”是余生最年轻的一天,年龄只是数字,不是标尺;梦想只会迟到,不会缺席。

为迎接重阳节,2020年全国重阳登高健身大会(银川站)活动在宁夏银川市西夏区滚钟口景区举行,近千名登山爱好者参加了此次活动。新华社记者王鹏摄

一年骑行4万公里、挑战在滑板上滑轮滑、带着年轻人练健身气功、组织更多老年门球赛……他们的梦想与年龄无关,与体育有关。他们说,不管多老,都会对这个世界充满好奇;不管多大,都能活出想要的精彩。

重阳节到来之际,一起走进他们的健身世界……

自行车——一年绕地球骑一圈不是梦

21日早9点,云南省玉溪市澄江市,一夜雨停。64岁的周永安在车把手上挂了件雨衣,出了门。

老周的白胡子长到了喉结,他很享受骑车时清风拂须的感觉。老周今年的目标是骑4万公里,约是地球赤道的周长。按目前的进度,到12月10日,他就能圆梦。“等于我一年绕赤道骑了一圈!”

老周一天要骑行近10个小时,150公里。他每天会绕着抚仙湖骑,这是离家最近的风景。天气好时,他骑到出汗,汗水挂在胡子上,骑行服里有盐花;下雨时,他穿着雨衣骑,大口吸入负氧离子。

64岁的周永安。

周永安的完赛奖牌有50多枚,而他最看重的是第一次比赛那块。那是2009年“瓦藤”云南玉溪环抚仙湖国际自行车节,还在县文化馆上班的老周100元买了辆二手公路车就报了名,没想,竟得了第六,这让他大受鼓舞。

“我对这个世界,依然好奇。”自行车像是展开的触角,让他接触到了更广阔天地,也带他去了更远的地方。他环过渤海,到过西藏,把云南九大高原湖泊都游了个遍。

路上无论遇到什么,老周都是笑脸相对。路滑摔倒、爬坡疲累、车胎破损、弹石路颠得脑仁疼……“停下来都能补救,吃口干粮、喝口热水、看看风景,继续上路。没有过不去的坎。”

老周懂车。他的七辆车,大多自己组装。每次上路,他必带补胎工具盒、多用螺丝刀、气筒。沿途,他帮着解决的爆胎事故就有十多起。

“与其花百元看医生,不如花一元去健身。”这是老周的口头禅。他从来不服老,也不畏老,每一年都会给自己设个目标,然后去实现。“骑行的路,只要自己不停,就没有尽头。”

轮滑——老年人也有速度与激情

早晨9点,呼和浩特市大召广场,一群老年轮滑爱好者正在感受“追风”快乐。两位老人手拉着手,慢慢抬起左腿,摆出“双飞燕”姿势;一位老人一边抖空竹一边滑,手脚并用;五位老人互搭肩膀,滑出了一字形……

70岁的张凯脚蹬轮滑,慢慢站上滑板。

他们中,动作难度系数最高的,当属张凯。只见他脚蹬轮滑,慢慢站上滑板,几米后,他的双脚都踩到了滑板上……周围人开始鼓掌。

张凯在56岁才找到爱好——轮滑。今年70岁的他已有14年滑龄。轮滑竞速、花式轮滑、轮滑抖空竹都是老张的绝活。最近,他又在尝试新挑战——滑板上玩轮滑。“我喜欢滑板,也喜欢轮滑,鱼和熊掌都想兼得,干脆两样一起滑。”

张凯的老年轮滑队平均年龄60岁,最大的78岁。“轮滑让我们找回了年轻时热血沸腾的感觉。”老张说,从简单到花式,从单人滑到组合滑,每一次挑战不可能,都是超越。

老年人玩轮滑,难免摔跤,但伤好后,他们都会选择迅速归队。“即便伤了,我们也没想过放弃,就想滑得更好。”

张凯不断向周围人展现着老年轮滑的魅力,他的“滑友”遍布各年龄段,有找他切磋斗技的中学生,有请他授课指点的上班族。滑了14年,张凯觉得自己的协调力、反应力越来越好,身体状态也更年轻。

“老年人的运动同样可以充满速度与激情,我会一直滑下去。”张凯说。

健身气功、门球——老年人的新型社交

早晨6点,辽宁省丹东市锦江山公园大平台,68岁的姚克荣已带领数十人在练健身气功。

老姚接触健身气功,源于年轻时一次受伤。1989年冬天,姚克荣领着大伙修大坝,挑土时,扁担突然折断,他把腰闪了。康复中,老姚听从医生建议,开始练五禽戏。2003年,国家开始推广健身气功,老姚成了丹东最早一批爱好者。

流行的健身气功主要有九种功法。由于十二段锦是坐姿,太极养生杖需带器械,因此老姚主要练其他七种。

68岁的姚克荣带领人们练健身气功。

多年的坚持不仅让老姚恢复了好身板,也让他带动更多年轻人参与了进来。“辅导站年龄最大的91岁,最小的30岁。真高兴看到健身气功的‘朋友圈’越来越大。”

深秋,新疆乌鲁木齐市已露寒意。早晨8点,66岁的葛富贵来到社区门球场,清扫落叶、整理球具、归零记分牌。

老葛是社区老年门球队的负责人,30多岁结缘门球时,他还在喀什地区工作。“当时是工作需要,要我带着退休老人健身。”之后,老葛被选派参加了门球裁判培训班,考取了国家级裁判员,之后他一直推广门球。

“门球很适合老年人,运动量适中,受伤风险也小,打球时还要动脑筋、讲战术、打配合,既健身,又健脑。”他说。

2014年退休后,老葛一家搬到了乌鲁木齐。小区里有标准门球场,还有数盏大瓦数的射灯用于夜间照明。“夏天7、8点就有人来打球,晚上11点才关灯。”

老葛球打得好、懂规则,组织比赛轻车熟路,很快被大家选为球友会负责人。除了“内斗”,老葛还会带着大家出门“挑战”。“健身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搭建平台交友。”他说。

近期,老葛将参加新疆门球协会换届选举。他说:“如果能当选主席,我想办的第一件事就是搞全疆范围的门球比赛,让大家熟络起来,切磋起来。”(执笔记者:岳冉冉 参与记者:魏婧宇 马锴 张逸飞 吴寒 王菲)

图片:吴寒、魏婧宇、王菲、张逸飞

中文编辑:张泽伟

新媒体编辑:王浩宇

签发:江红

版权归新华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