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秋深几许慰心安

发布时间:10-1510:36

今天的天气很好!阳光照在身上,很舒服。

因为休假,有些时日没见院子里的树呀,花呀,鸟儿的,有些亲切。

防盗窗上的牵牛花一半都已经枯萎了,正开着的那几朵紫色喇叭花也比先前小了很多。

一米菜园被白薯秧子霸占了,只剩两棵朝天椒,顶着几棵火红,挺立在那里。

梧桐的叶子显得更加清减了。正午的时候,站在树下望天儿,倒有些不一样的韵味。

原本蓬松的树伞,如今已变得筋骨可见。从那树伞下,向上看去,阳光穿透那薄薄的绿叶儿,黄叶儿,玲珑剔透的,充满着灵气。透过那不规则的叶隙,看向那蓝天,更觉清透而心旷神怡。秋来,树伞下的斑驳,有了更多的留白,也夹杂着更多的想象。

夏日里,常停在梧桐树上,只闻其声,不见其身的花喜鹊,大约不会知道,如今的它呀,可是藏头,藏不了尾啦。总能寻着它的笑声,看见它的身影。

冬青的叶子,虽然看上去也有些轻薄了,但还是自顾自的葱绿着,生机不减。

结满褐色松塔的白皮松依然一身傲骨,松针纤细如静态的礼花,有着不一样的美。

银杏树的“扇”叶忽闪着,有些已全部泛黄,叶间的白果圆圆的,很是欢喜。

相较于其他,柳树的叶子显得瘦弱了许多,亦不像原来那么窈窕。无风时,枝叶凌乱地耷拉着,无精打采的,亦不似从前那般招摇。不过还好,依然身着绿衣。

甬路上,可见落下的枯老的,卷曲的,干干的梧桐叶。风过时,可以看到它的颤动,听得到它与地面吱吱的摩擦声,有些刺耳,有些心疼。

月季花,已然自成了干花,立在那里。不知,它还是否残留着香气。

花期最长的紫薇,也已叶老。不过居然也有两束酱紫色的花,干立在枝头,透着不舍与眷恋。

休假前,院子里的它们,虽然已开始露出秋来的端倪,倒还有些夏末留下的一丝丝柔美与丰盈。如今,便已是深秋的模样了。

想想,有些东西,当真是需要慢慢体会的。就如这院子里的一草一木,一花一叶,你在时,伴它成长老去,不觉得时光流逝。可当你离开一些时日,自会领略大自然反复告诉我们的“物是人非”。

想起古希腊哲学家赫拉克利特的那句话:"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 “一切皆流,无物常住。”

万物皆变。我看它们在变,它们也许也会看到,我也与前些日子有些许不同吧。

我把它们的变化写成文字,而它们却用这世间最简单的深情,注视着我。没有只言片语,却足可以告慰一颗平静的心。

所以,很想说,所谓的四时安暖,无非是心怀一份暖意,安静地品读世间万物带给我们的每一个物语与感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