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副总统辩论在即,彭斯、哈里斯的交战是否也会“一地鸡毛”?

发布时间:20-10-0701:09

据CNN报道,美国总统大选唯一一场副总统候选人辩论将于当地时间10月7日21时至22时30分(北京时间10月8日9时至10时30分)在犹他州盐湖城的犹他大学举行。

在美国总统特朗普确诊感染新冠病毒后,两党竞选团队与总统辩论委员会对副总统候选人辩论的防疫规则进行了一些修改。

据知情人士透露,出于防疫安全考量,共和党副总统候选人迈克·彭斯与民主党副总统候选人卡玛拉·哈里斯二人在舞台上的距离将被扩大至12英尺(3.65米)。在9月29日的总统候选人辩论中,这一数字为7英尺(2.13米)。

根据美国总统辩论委员会消息,副总统候选人辩论的规模将比以往小得多,原可容纳500人的会场,最多允许200人入场。与此同时,所有入场者必须持有新冠病毒检测呈阴性的报告,并全程佩戴口罩。

副总统候选人辩论在即,彭斯和哈里斯二人各有哪些优劣势?特朗普感染新冠病毒后将对美国大选产生哪些影响?新京报记者对话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美国研究中心秘书长刁大明,对副总统候选人辩论进行前瞻解读,并分析特朗普确诊对大选产生的影响。

哈里斯(左)和彭斯(右)。

彭斯与哈里斯二人均有从政“黑料”

新京报:副总统候选人辩论将就哪些议题展开辩论?

刁大明:在9月29日总统候选人辩论的6个议题中,“经济”、“医改”以及“族裔”是长期谈论的话题,“新冠肺炎疫情”、“邮寄投票”以及“最高法院大法官”则是新增加的话题。整体上来说,副总统候选人辩论不会改变大的方向,但是辩论具有不确定性,候选人临场发挥的可能性较大。

不排除彭斯和哈里斯二人会围绕着过去从政的历史而展开攻击,彭斯或将抨击哈里斯在担任州检察官时,对少数族裔平权问题的态度过于严肃,甚至还有部分非洲裔选民认为,哈里斯无法代表非洲裔选民等。

哈里斯或将就彭斯在担任印第安纳州州长期间,在教育改革上的保守态度进行抨击;与此同时,哈里斯还将指责彭斯采取的疫情应对措施不够有力等。

整体上来说,彭斯和哈里斯二人均有能够被对方抓住的某些话题,但对于美国民众而言,他们并不希望看到“一地鸡毛”的辩论,而是期待双方候选人提出一些实质性的政策变化。

哈里斯或将利用少数族裔女性身份“拉票”

新京报:在这场副总统候选人辩论中,彭斯和哈里斯二人各具备哪些优劣势?

刁大明:就从政经验而言,彭斯具备一定优势。2001年至2013年,彭斯担任美国国会众议院议员;2013年之后还曾出任印第安纳州州长;2016年,彭斯成为特朗普的竞选搭档,并于同年11月当选美国副总统至今。

相比而言,哈里斯的从政经验不够丰富。2004年至2011年,哈里斯担任旧金山地区检察官,随后成为加利福尼亚州总检察长;2016年,哈里斯当选加州国会参议员。从这一层面上来看,哈里斯还是相对缺少华盛顿政治圈的经验。

从语言技巧方面考虑,哈里斯作为律师出身,或具备一定的语言优势;但彭斯曾做过电台主播,在国会众议院的经历也应该使其不缺乏辩论经验。与此同时,副总统候选人辩论需要临场发挥,彭斯的表现是否会落后于哈里斯仍未可知。

目前,哈里斯或将在副总统候选人辩论中“占据上风”的讨论越来越多,究其原因是哈里斯比较“抢眼”。作为一名“新人”,民众从未在副总统电视辩论中见过少数族裔女性,因此也对她有更多的期待。

从本质上来说,哈里斯在副总统候选人辩论中的最大优势是少数族裔女性的“身份政治”。针对少数族裔和女性选民来说,哈里斯对他们的吸引力更大。如果哈里斯在辩论中就少数族裔或女性话题展开理性讨论,彭斯很难进行有效辩驳。

新京报:当地时间9月30日,美国总统辩论委员会表示,鉴于首场辩论的混乱情形,将对后续辩论做规则修改,以确保更有序地进行辩论。这是否会影响副总统候选人辩论?

刁大明:从9月29日的首场总统候选人辩论来看,我认为后续修改规则或将集中在候选人如何发言这一方面,包括是否会对候选人的话筒进行消音、严格限定双方发言时长等。根据首场辩论的情形,采取这些措施还是十分有必要的。

不过,彭斯是否会像特朗普在9月29日辩论中多次打断他人发言仍是未知数。相对于特朗普来说,彭斯的行为还是有章法可循的,至少不会通过“宣泄”的方式来展开辩论。

与此同时,彭斯面对的是一个女性对手,如果他采取了与特朗普相似的辩论方式,恐怕无法在辩论中为自己加分。如果注重一些辩论的礼节,主要在辩论内容上做文章,或许会对辩论更加有利。

总体而言,修改辩论规则对副总统候选人辩论的影响十分有限,因为我们很难想象彭斯或者哈里斯会破坏这些规则。

副总统候选人辩论或成为2024年总统大选“预演”

新京报:副总统候选人辩论将会如何影响今年的美国大选?

刁大明: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美国许多州的选民已经开始邮寄选票,这意味着一些选民已经做出了自己的选择。在特朗普确诊感染新冠病毒后,美国民众可能会更加关心特朗普的病情,因此,大家对于副总统候选人辩论的关注度可能不会太高。

但对于彭斯和哈里斯本人来说,副总统候选人辩论是一个在全美范围内进行的“公开展示”,也是二人的“高光时刻”,或许意味着更多。

如果彭斯或哈里斯有意争取2024年美国总统大选,那么本次辩论或将留下一个所谓“宣传政绩”的机会。

无论特朗普是否会赢得2020年大选,2024年总统都将更换人选,届时彭斯便是一个有力的竞争人选;如果拜登赢得了2020年大选,那么他能否在2024年连任将成为一个疑问,这给哈里斯提供了在2024年竞争总统之位的机会。

从这一层面考虑,10月7日的副总统候选人辩论或将成为2024年总统大选的一场“预演”,彭斯和哈里斯二人也将在2020年副总统候选人辩论中,为自己立下人设。

特朗普的确诊,给美国大选增添更多变数

新京报:当地时间10月2日凌晨,特朗普在社交媒体推特上宣布,他和第一夫人梅拉尼娅的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目前,距离美国大选不到30天,特朗普的确诊对总统大选竞选活动有何影响?

刁大明:特朗普作为现任总统与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在现阶段确诊感染新冠病毒,无疑给美国大选增添了更多的变数。

对于竞选活动来说,特朗普近期极可能无法再参加线下活动。如果在10月15日总统候选人第二次辩论前,特朗普的身体状况没有好转,那么第二次辩论极有可能被取消;如果特朗普的身体逐渐康复,那第二次辩论也有可能转为线上或仍然在线下举行。

特朗普确诊后,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乔·拜登的竞选活动也受到了一定的影响。根据传统,如果一方总统候选人因不可抗力因素中止竞选活动,另一方总统候选人也将偃旗息鼓。与此同时,拜登还会尽量避免对已经确诊的特朗普进行攻击,从而由负面竞选转向正面竞选,更多的表达自己的主张并宣传政绩。

特朗普获得“同情票”范围十分有限

新京报:特朗普的确诊对其自身选情产生了哪些影响?

刁大明:如果特朗普感染新冠病毒后的症状较轻,甚至能够在11月3日大选前治愈,那么对特朗普本人的选情来说,感染新冠病毒所产生的影响较小。

就共和党选民而言,特朗普确诊能够起到一定的“固盘”效果,甚至某些并不反感特朗普的中间选民,还会因特朗普确诊而产生所谓“同情”,特朗普有可能获得一定的“同情票”。

不过我认为,特朗普获得所谓“同情票”的范围十分有限。特朗普防疫不力导致美国疫情如此严峻这样一个事实摆在眼前,无论特朗普是否确诊,民主党选民和反感特朗普的中间选民都不会将选票投给他。

文/雅卓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