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和梵蒂冈关于主教任命协议续签,关美国啥事儿?

发布时间:09-2623:45

作者:一界·哈哈

#天主教#

9月21日,梵蒂冈高层人士透露,教宗方济各已批准,将中梵之间签订的主教任命协议延长两年。

此前,梵蒂冈的国务院长帕罗林9月14日接受媒体访问时曾表示,他希望中国会延长协议。

对此,在9月22日的例行记者会上,汪文斌表示,中梵关于主教任命临时性协议签署近两年来,在双方的共同努力下,协议得到了顺利实施,中国天主教事业健康发展。双方将继续保持密切沟通和磋商,持续推动改善关系进程。中梵之间保持着良好的沟通,中方对推进中梵关系是真诚和积极的,对双方开展交往是开放和欢迎的。

不过中梵双方的不断靠近却引起美国的不满。

上周六,蓬佩奥就在美国保守派天主教刊物《First Things》撰文,警告教廷若续签协议,将失去道德高地,并再次污蔑中国对各种宗教的信徒进行了“可怕的迫害”。

之后,他又多次在推特上公开反对梵蒂冈与中国续签中梵关于主教任命临时性协议。

24日,美国务院发言人发表声明,称蓬佩奥将于9月27日至10月2日访问南欧,期间将与梵蒂冈国务卿帕罗林及外长加拉格尔举行会谈并在有关保护宗教自由的研讨会上发表演讲。

据美国之音报道,蓬佩奥可能向梵方表达对中国迫害宗教的关注,并在演讲中批评中国损害宗教自由。

对于美方的表态,教廷至今尚未作出正式回应,但多家天主教官方媒体均表示,教廷高层对于蓬佩奥的言论感到惊讶,认为此举不合外交礼仪,梵蒂冈与中国续签主教任命协议的意愿不会动摇。

看到这里或许会有人感到疑惑,毕竟中梵之间将要续签的这份协议,仅仅是一份关于主教任命的临时协议。

第一,它不涉及中梵双方的其它外交关系;第二,它是临时的,未来可进可退。

对于这样一份协议,美国何以如此兴师动众百般阻挠?

有人说,是因为梵蒂冈作为台湾在欧洲唯一的“邦交国”,身份特殊;

也有人说,是美国如今“逢中必反”,事无大小,只要和中国有关,美国必然跳出来从中作梗。

话说得不错,想来这些原因也确实或多或少地被纳入美国的考虑范围之内。但想想美国凡事把自身利益摆在第一位的“务实作风”,又让人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那中梵双方关于主教任命的协议,到底碍着美国什么事儿了呢?

这话就得从梵蒂冈和天主教教宗制度慢慢说起了。

梵蒂冈位于意大利首都罗马西北角高地,虽为“城中之国”,却是以天主教教宗为首的教廷的所在地,也因而成为约占全世界六分之一人口的天主教教徒的信仰中心,在政治、文化乃至精神文明等领域拥有与美国、中国、俄罗斯同等重要,甚至是更为重要的地位与影响力。

为什么这么说呢?

emmm… 用世俗语言概括表述一下就是:

因为从理论上讲,全世界的天主教徒,都归教宗一个人管。

理论上来说,对天主教教徒而言,教宗能够当然掌握这么大的权力,并不是“凭空杜撰”的,而是“耶稣授予的”,所以他们应当接受和服从。

在圣经《玛窦福音》16:18 中,耶稣对门徒们说:“我再给你说:你是伯多禄(磐石),在这磐石上,我要建立我的教会”。复活了的耶稣对伯多禄(彼得)说:“你喂养我的羊群”(若望福音21:17)。

如今的教宗,就是耶稣立伯多禄(彼得)的继承人,他要担负牧养耶稣的子民。

所以,如果以天主教信仰者的视角来看,教宗的存在及其权力,本身不仅是教会的组织结构,或者说“政体”问题,而是一个神学上的教义立场问题,即“你是否承认耶稣有赐予圣彼得,并可由此后的每一任教宗继承的最高牧权”。

而中国采用的是天主教的代表大会制度,即中国天主教独立自主自办的原则,以及主教团向代表大会负责的制度。

由此,就引发了天主教在中国的一个现实问题:

那些并不仅仅效忠于罗马教宗的主教的“合法性”问题,以及中国的天主教会和约1200万教徒究竟是独立自主,还是听命于梵蒂冈的“圣座”。

由于梵蒂冈实施政教合一的政治体制,这一问题也就成为了中国和梵蒂冈建交的一个核心问题。

自上世纪50年代中断外交关系以来,主教任命和台湾问题是近70年里中梵改善关系的两大障碍。目前,梵蒂冈仍未同中国大陆建立外交关系,而同台湾当局则存在所谓“邦交”关系。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中梵双方开启了长时间的沟通努力与尝试。

2018年9月,中国和梵蒂冈方面同日宣布,双方官员当天在北京举行会谈并签署关于主教任命的临时性协议。梵蒂冈可对中国教区主教人选表达意见,教宗认可了多名由中国政府任命的主教。

“中梵双方将继续保持沟通,推动双方关系改善进程继续向前发展。”

罗马教皇方济各于9月26日发表文告,呼吁中国的所有信徒“走向和解”,并邀请中国政府“以信任、勇气和远见继续长久以来进行的对话”,称梵蒂冈也会继续真诚工作,增进与中国人民的友谊。

该协议是中梵关系在近70年来取得的重大突破。

对梵蒂冈而言,中国的天主教信众人数众多,协议的达成对于教皇、教廷在整个天主教世界和世俗世界的声望与影响力都是巨大的加成。

同时,这也为梵蒂冈与北京留下了一个直接对话与联络的渠道,或将为未来谋求与中国增进相互理解和建立更为正式的关系打下基础。

而对中国来说,由于梵蒂冈的特殊地位和在西方社会的影响力,协议的签订将会进一步提升我国的综合国际影响力。

这不仅是一个外交领域的成就,也是从事实上对我国宗教信仰自由的一种肯定。

通过梵蒂冈,中国将进一步打开与欧洲乃至整个西方世界进行沟通对话、达成共识的窗口。

所以,此次协议续期,是在某种程度上代表了梵蒂冈方面对中国宗教信仰自由的认可,相当于是以实际行动对蓬佩奥此前对中国人权宗教问题攻击抹黑的澄清和打脸。

此外,这份协议本身作为中梵维系彼此直接联系的一个对话渠道,为双方今后进一步密切接触留下了路径。

如果有朝一日双方最终建交,就更加体现了一个中国原则是超越了宗教信仰和政治体制的国际共识。

这将让美国今后的“台湾牌”变得更加难打,必定是美国所不愿见到的。

但除此之外,对于美国如此大费周章搞破坏的背后动机,我们更要警惕两点:

其一,美国百般阻挠、意欲干涉中国与梵蒂冈解决双方宗教事务上的矛盾,是否是担心以后将要失去再次炒作中国宗教人权问题的抓手?

作为基督教三大派别之一,天主教在世界范围内广为传播。2018年,全球天主教教徒人数增至14亿,天主教信众几乎遍布世界各国。

美国阻挠中梵两国相互接近,甚至乐于见到两国矛盾猜忌,因为只有这样才便于其今后不仅在意识形态领域,更是在文化以及精神和思想领域,借由宗教自身性质与传播特点继续在全世界范围内深化对中国的孤立和歪曲。

其二,美国不愿见中梵两国经过对话协商,对中国天主教发展更好适应中国社会政治制度与现实状况给出解决办法,是否意味着美国对于中国天主教教会与教民内部出现结构性矛盾“抱有期待”?

中国天主教教民人数众多,由于教民个体对于教义的理解或存在些许差异,在对待教宗态度以及教会“合法性”问题方面,或多或少也会持有不同立场。

美国对此次续约如此激烈的反应也让我们不得不警惕,其背后是否存在着想要利用教民之间立场差异,从内部制造矛盾,乃至夹带私货,蓄意分裂破坏的险恶用心。

最后,对于自以为“占领道德高地”、动辄发推对教廷施以威胁警告的某些人,《圣经》里有句话要送给他们:

切莫认为无人能够凌驾在自己之上;如果你这样想,那么主就注定要惩罚你了。

英国疫情将导致二次“封国”,李嘉诚逃去英国后悔了吧?

刘斯郎:谁说的“西方人更有契约精神”?

超音速隐身战略轰炸机那些事儿!轰20会是什么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