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来源于网络
明末清初的青藏高原是一局高手过招的大棋,各教派、中央政府、蒙古和硕部、准噶尔部等势力竞相角逐,纵横开阖,为夺取雪域高原的控制权或大打出手,或明争暗斗。
No. 1
1697年的一天,西藏布达拉宫。五世达赖的总管桑结嘉措收到康熙皇帝的敕谕:
“朕崇道法而爱众生,所以,对实心以护道法的人给以眷佑,对阴谋诱人以坏道法的人给以谴责。……现在看来,你阳奉宗喀巴之教,实际上却与噶尔丹狼狈为奷,欺骗达赖喇嘛,班禅呼图克图,而败坏宗喀巴之教………。"(篇幅较长,不便引用)
总而言之一句话,骂!指名骂,举例骂,威胁骂。骂的原因是第一、五世达赖去逝,桑结嘉措秘不发丧,把密秘藏了十五年。你瞒着全世界的人都可以,就是不能瞒我。第二、桑结嘉措和噶尔丹是发小,在清廷和噶尔丹的冲突中,桑结嘉措明里暗里地帮噶尔丹一把,给清廷制造麻烦。这次下敕谕,就是告诉你别以为你做的这些事我不知道,其实都记在小本本上呢,等着秋后算帐吧。最后,大皇帝严格要求桑结嘉措立即把五世达赖过逝的消息公之于众,还要写检查反省自己。
桑结嘉措接到敕谕和圣旨,心里反而有了石头落地的感觉,似乎他时刻等待着这一刻。为了这一刻的道来,他也做过各种假设。没想到如今,竟然以书信的方式到来,事情的发展远不如他想象中的那样让他振聋发聩,让他魂飞胆丧。
此时,他突然想到如果拉藏汗听到五世达赖早在十五年前已经去逝的消息是什么样的感觉,震惊?愤怒?上当受骗?还是像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什么味都有?
一番认真地深思熟虑后,桑结嘉措写了一封密信,派尼玛塘图克图专程去北京上呈皇帝。信中写道:“众生不幸,五世达赖喇嘛已牙水狗年示寂。即欲报奏,前恐唐古特人民生变,且有达赖喇嘛遗言和护法王之授记,言‘必至相合之年岁始闻天朝皇帝及众施主’,故未发丧,转身静体今年十五岁矣,当于十月二十五日出定坐床。求大皇帝勿宣泄!……”意思就是秘不发丧不是我的意思,是达赖的遗言,与我无关。转世灵童己经找到,今年就继位坐床。
看着信使带走密信,第斯桑结嘉措长长吁了一口气,从此不用再保守这个密秘了,从此活佛的转世灵童可以堂而皇之地进驻布达拉宫了。
于公,他瞒报丧情是为维持地方稳定,保持五世达赖开创的大好局面。于私,也是为了自己不会大权旁落,重新陷入尔虞我诈的斗争。是对?是错?任由后人评说。
图片来源于网络
No. 2
就在这年的九月,一位15岁的少年离开了他生活多年的门隅老家,从藏南来到拉萨。途经朗卡子宗时,五世班禅己经在此等候,六世达赖拜五世班禅为师,剃发受戒,法名罗桑仁钦仓央嘉措。
同年10月25日,仓央嘉措来到布达拉宫司西平措大殿,经过消灾、驱邪、沐浴等仪规后,登上无畏宝座,举行隆重的坐床典礼。由康熙帝派遣的使臣章嘉呼图克图呈献了皇帝的封诰,贺礼、剌书,并授以封文,正式认定仓央嘉措为第六世达赖喇嘛。
布达拉宫的生活并没有想象中的精彩。青灯黄卷的日子成了他周而复始的生活中唯一的事情。他本该四五岁就进寺学习的,现在晚了十年,要补上十年的课啊!
好在天资聪明,让他在对藏文修辞学和诗律学的学习中找到了一些乐趣。他在门隅山歌和诗律之间找到了一个契合点,于是,许多优美的诗歌,在仓央嘉措的笔下诞生了。
仓央嘉措知道自己作为达喇嘛,地位至高无上,但第斯桑结嘉措的存在使这种至高无上变成了无地自容。他是个提线木偶,吃喝拉撒一切都控制在桑结嘉措手里。他注定要活在桑结嘉措的阴影里。
桑结嘉措经过几十年的苦心经营,他在布达拉宫地位无法动摇。而他自己也知道,自己想要达到五世达赖的境界是不可能的。他无法逾越五世达赖这座高山。
随着年龄的增加,仓央嘉措开始敌视桑结嘉措,开始用消极的方式对待一切。他沉湎于酒色之中,甚至公开表示,自己愿意放弃神圣的身份,去做一名世俗的人。这是一种叛逆表现,青春期叛逆。也有可能是前一世活的太累,太辛苦,这一世要好好放松一下,活出个真正的自我。
桑结嘉措不可能让他任性胡为,仓央嘉措是他手中的王牌,这张牌不能出任何问题。于是两人之间分歧越来越大,矛盾越来越多。仓央嘉措的叛逆行为也越来越出格,这引来了更大的麻烦,康熙都知道了他的行为,并公开表示对他是否真身感到怀疑。
年轻的仓央嘉措面对指责没有退缩。他跑到日喀则,找到为他剃发受戒的五世班禅罗桑益西,跪在扎什伦布寺门前,一边脱下身上的袈裟,一边大声祈求:“你给我的袈裟我还给你,你加在我身上的教戒我还给你,我要过普通人的生活!”
玩不过,我不玩了行不?退出!
不行!在权力的游戏中,你没资格说退出。
在诗坛上,仓央嘉措是太阳般的存在。
在政坛上,仓央嘉措只是一个孤独、无助、无力的背影。
图片来源于网络
NO. 3
康熙是怎么知道仓央嘉措“放荡”的行为的?肯定是有人在捣鬼,这个“鬼"就是拉藏汗。拉藏汗是和硕特汗国最后一任汗王,固始汗曾孙,1701年继承汗位。
拉藏汗听到五世达赖早在十五年前就过逝的消息时,内心肯定很崩溃很崩溃!自己傻傻地被桑结嘉措玩了十五年。而且是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
在拉藏汗的老爹任汗王的时候,不关注西藏政权,大部分时间在青海呆着,五世达赖和桑结嘉措更乐意了,把权力逐步集中到教廷手里。拉藏汗继位后,他要把西藏的控制权夺回来,所以掌握持政权的桑结嘉措是死对头。而此时仓央嘉措出格的行为,恰好给拉藏汗提供了打击桑结嘉措的弹药,而且质量过硬,份量充足。他不断给大皇帝上报仓央嘉措行为不端,是个假达赖,为自己日后采取行动制造舆论。
同时,拉藏汗与第巴桑结嘉措之间摩擦不断升级。
1703年的藏历新年,传大召法会期间,拉藏汗抓了第巴桑结嘉措的几个亲信并杀害,第巴桑结嘉措立即集合自己的兵丁,奋力追击,迫使拉藏汗退出拉萨。拉藏汗退到藏北以后,整顿了达木蒙古兵,进攻拉萨,一场可怕的军事冲突己经箭在弦上。
千钧一发之际,三大寺的代表出面调解。双方停火,达成协议。形势对拉藏汗是有利的,胁迫第巴桑结嘉措退位,由他的儿子阿旺仁钦接任,与拉藏汗共同掌管西藏政事。实际上,阿旺仁钦的背后还是桑结嘉措做主。
短暂的和平还是没有维持多久。1705年年初再度爆发了军事冲突。这次冲突仍然由三大寺代表调停。双方在五世达赖灵塔前以虔敬的心情达成临时协议。拉藏汗撤回青海,第巴桑结嘉措退往山南贡噶宗修静。
但实际上,俩人谁都没有遵守协议,拉藏汗兵分两路南下,第巴桑结嘉措集中土兵迎击,第巴桑结嘉措的士兵不是蒙古骑兵的对手。兵败,退往堆龙、曲水一带。1705年7月17日,第巴桑结嘉措被拉藏汗的另一支兵力捕获,当日处死于堆龙德庆宗的囊孜,据说行刑的就是拉藏汗的妻子才旺甲茂。
拉藏汗将他的胜利申报朝廷,康熙立即封拉藏汗为“翊教恭顺汗”。老虎和狮子中的一个死了,另一个就是雪域之王。死哪个都无所谓。从康熙的情理上来说,他更喜欢现在这个结局。这一局拉藏汗全胜。
图片来源于网络
NO. 4
第巴桑结嘉措死了,拉藏汗要搬倒的下一个目标自然是仓央嘉措。
早在几年前,拉藏汗和策妄阿拉布坦就先后上奏皇帝,声称第斯桑结嘉措所立的喇嘛是假的,应该废除后重立。为此,皇帝专门委派使者,到拉萨查验达赖喇嘛真身。相士仔细查验后说:“这位大德是否为五世祖的转世,我固然不知,但作为圣者的体征则完备无缺”。
桑结嘉措死后,他们再一次送去奏章,要求废除“假达赖喇嘛"。经过一番思虑,皇帝降旨,令仓央嘉措奉旨进京。
1706年。太阳刚刚爬上东方的山顶,就被层层缠绕在山顶的云雾撕扯着,不让它升起,发出慈悲的光茫。仓央嘉措走出行宫,踏出了去往北京的行程。
无数得到消息的民众前来送行。走到哲蚌寺,人群中有人高喊“不能带走我们的活佛!”同时,跪倒在地上的僧人们忽然站起来,几个僧人团团围着仓央嘉措把他带走。
拉藏汗得知仓央嘉措被哲蚌寺僧人抢走,大发雷霆,即刻带兵去攻打。在蒙古士兵的铁骑和刀剑下,僧人一个又一个地倒下。看着这般惨烈的情景,仓央嘉措心中不忍,他忽然站起来,无所畏惧地往蒙古军中走去。“生死对我己经没什么顾念了,你们不要为我去做无畏的牺牲。”
那一年,他23岁。
拉藏汗再胜一局。
图片来源于网络
NO. 5
送走仓央嘉措,拉藏汗即刻任命了一位新的第斯,名叫隆索。隆索建议重新立达赖喇嘛。在他看来,只要达赖在自己这边,他就可以象第斯桑结嘉措一样“挟天子以令诸侯”,利用这面政教大权的旗织使自己的权力更加巩固。
没过多少日子,隆索就寻访到喇嘛真身,一个乞丐之子被认定为五世达赖喇嘛的转世灵童,被迎请到拉萨,取法名为伊喜嘉措,在布达拉宫坐床。
而就在他另立达赖喇嘛的同时,青海也新立了一位达赖喇嘛,并以“对西藏所立达赖,青海众蒙古复不信之”为由,对拉藏汗所立的达赖不信任和不遵从。拉藏汗气急败坏,吹胡子瞪眼睛。
第斯隆索小心地说:“承认不承认达赖,不是他们说了算,我想应该是中原的皇上说了算。”一句话点醒梦中人,他即刻命令隆索草拟奏章,向康熙禀报真假达赖的事。
康熙权衡了一下拉藏汗与青海蒙古之量的力量悬殊,便册封拉藏汗所立达赖为六世达赖。当然,皇帝也留了个心眼,他把青海蒙古所立的六世达赖接到塔尔寺,好生看管,派军队保护。在这短暂的一段时间内,世上同时存在着三个六世达赖喇嘛。
拉藏汗已经连胜三局。但是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一张大网正向他撒来。
举报/反馈

奔跑的青稞

9952获赞 216粉丝
认真地生活,思考,写作。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