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礼辉:受迫式应变加速数字化转型

新浪财经

发布时间:09-1715:15

来源:新浪财经

中国北京国际科技产业博览会(简称“科博会”) 迄今已连续举办二十二届,是每年定期在北京举办的国家级高新技术产业国际交流与合作的国际盛会。“中国区块链发展论坛”作为科博会的重要活动,于2020年9月17日在北京召开。论坛主题为:区块链赋能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发展,论坛邀请国内外区块链领域知名专家学者、区块链相关组织负责人及知名区块链企业高层共同参与,围绕区块链相关技术创新、规模化商业应用及产业生态营造等内容,探讨区块链未来发展趋势。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区块链工作组组长、中国银行原行长李礼辉出席会议并演讲。

演讲中李礼辉表示,如果说过去10年我国处在数字技术创新引领的生活式和商业模式逐步转变的过程中,那么,新冠肺炎疫情流行的2020,就是全社会生活模式和商业模式“受迫式应变”的历史节点:线上服务展示了接近全域替代的潜力,线上办公展示了靠近现场流程的效率,线上娱乐展示了逼近百姓生活的色彩,与此同时,线上金融展示了贴近实体经济的功能。他强调,基于数字技术的“受迫性应变”覆盖的范围是广泛的,揭示了长远变革的趋势。

李礼辉指出,首先,基于对等网络的直线链接机制,使平面的世界可以被折叠,长距离可以变成短距离甚至零距离,生硬的文本往来可以升级为柔软的云端交互。由此,呼唤了多少年的弹性工作制、柔性办公终于有可能成为常态。

其次,在万物互联的世界中,依托区块链技术、人工智能技术和大数据技术建立的数字信任机制,可以解决你是谁、所有权属于谁、指挥权归于谁的问题。

第三,基于技术能力的市场竞争机制。企业的市场竞争力集中表现为获客能力和成本控制能力。过去,企业一般通过规模化经营来提升获客能力和成本控制能力;现在,成功的技术创新也能创造竞争优势。

同时他还强调,由数字技术引领的链接机制、信任机制和竞争机制的变革,将是一个重构进程。我们应该积极应对数字化转型面临的挑战。挑战分为两个方面,首先是区块链技术瓶颈有待突破,目前,各个国家均未实现区块链技术的大规模应用,我国的区块链技术研发致力于突破规模化可靠应用的瓶颈;其次是核心数字技术短板有待补强,我国是数据资源大国和数字化市场大国,但在全球数字技术版图上尚未建立地缘竞争优势,在区块链的共识机制、智能合约等底层技术上,我国目前缺乏自主产权。

对此他进一步提出建议,首先,要以人为本。占领数字技术高地,关键在于人才,在于高端人才领军的创新型科研机构和核心企业。要明确产业政策,抽调一定财力,对创新型科研机构和核心企业加大投入,对数字技术专业人才给予研发经费、薪酬激励、税收减免、办公和居住、就医和入学等方面的优惠。要更多鼓励民营队,重点是为民营企业创造更加公平、更加宽松的营商环境。同时,要真正激励国家队,支持国有企业建立符合市场经济和科技规律的激励机制。

其次,培育数字金融核心竞争力。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枢纽,数字金融是数字经济的关键。数字货币在未来的全球经济竞争中将居于核心地位。数字人民币应进一步扩大应用范围和场景,同时抓紧研究中国主导的全球性数字货币的可行路径。金融业数字化变革呼唤制度创新。应该加快数字金融制度建设,抓紧制定区块链金融监管、数字资产市场监管、数字货币监管、法定数字货币发行等数字金融制度,逐步建立数字信任机制。数字金融势必进一步强化金融的全球化。在数字金融全球制度建设中,我国应该积极参与并努力争取话语权。应该加强国际监管协调,促进达成监管共识,建立数字金融国际监管统一标准。

以下为演讲实录:

受迫式应变加速数字化转型

李礼辉

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区块链工作组组长、中国银行原行长

金秋北京,科博会的区块链发展论坛今天在这里举行。这么多嘉宾终于能够欢聚一堂,得益于我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成功。半年多来,我们共同见证了“生命至上、举国同心、舍生忘死、尊重科学、命运与共”的伟大抗疫精神。

如果说过去10年我国处在数字技术创新引领的生活式和商业模式逐步转变的过程中,那么,新冠肺炎疫情流行的2020,就是全社会生活模式和商业模式“受迫式应变”的历史节点:线上服务展示了接近全域替代的潜力,线上办公展示了靠近现场流程的效率,线上娱乐展示了逼近百姓生活的色彩,与此同时,线上金融展示了贴近实体经济的功能。

具有启示意义的是,基于数字技术的“受迫性应变”覆盖的范围是广泛的,揭示了长远变革的趋势。

一是基于对等网络的直线链接机制。平面的世界可以被折叠,长距离可以变成短距离甚至零距离,生硬的文本往来可以升级为柔软的云端交互。由此,呼唤了多少年的弹性工作制、柔性办公终于有可能成为常态。

二是基于可信数据的教字信任机制。云端的交互固然便捷,但更加需要可以证实的信任。在万物互联的世界中,依托区块链技术、人工智能技术和大数据技术建立的数字信任机制,可以解决你是谁、所有权属于谁、指挥权归于谁的问题。由此,数字化的金融资产和资产化的数字文化作品,将具有明确的产权归属,因而更好交易,更有价值;在新一代的产业物联网和消费物联网中,将建立零时差、零距离的可信认证工具,从而提高实际效率和运行可靠性。

三是基于技术能力的市场竞争机制。企业的市场竞争力集中表现为获客能力和成本控制能力。过去,企业一般通过规模化经营来提升获客能力和成本控制能力;现在,成功的技术创新也能创造竞争优势。这几年,蚂蚁科技、微众银行等创新型企业异军突起的实践,成功证明了科技创新的价值。

上述这些由数字技术引领的链接机制、信任机制和竞争机制的变革,将是一个重构进程。我们应该站在国家战略的高度,积极应对数字化转型面临的挑战。

第一, 区块链技术瓶颈有待突破。

在数字技术中,区块链作为可信任、可交互、可加密、可共享的价值链,对于建立数字社会、数字经济和数字金融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区块链技术与大数据技术、人工智能技术、云计算技术的集成应用,将打造全新的数字时代。

在底层技术上,区块性的数据库、P2P对等网络、密码学算法等基础组件技术必须提升集成性能,共识机制、智能合约等新技术有待完并。目前,各个国家均未实现区块链技术的大规模应用。我国的区块链技术研发致力于突破规模化可靠应用的瓶颈,包括隐私计算技术,真实性监督机制,智能合约技术,密钥技术,多元化技术平台集成,以及数字技术应用程序的可靠性。

第二, 核心数字技术端板有待补强。

我国是数据资源大国和数字化市场大国,但只是软件弱国,在全球数字技术版图上尚未建立地缘竞争优势。从已经普及的电脑、手机,到正在深度研发的人工智能、区块链,其操作系统、源代码和算法程序的知识产权,大多是由美国和日本控制的。在区块链的共识机制、智能合约等底层技术上,我国目前缺乏自主产权。

数字技术平等是数字经济平等竞争的基石。即使是大国,经济上的闭环运行一般只会降低经济资源配置的效率,增加经济运行的总体成本,并影响国民消费的品质。但如果在关键技术领域受制于人,一旦遭遇大面积封锁,就可能造成经济失速、全球化进程受阻。因此,不仅仅在高端芯片、航空发动机等硬件制造领域,而且在操作系统、核心数字技术等软件开发领域,我国只有补齐短板,才有可能与西方发达国家真正建立平等、互利的关系。

站在历史性大变局的节点上,我们必须在数字技术的关键领域掌握自主可控知识产权,在数字经济的关键领域建立全球性竞争优势。

第一,以人为本。

占领数字技术高地,关键在于人才,在于高端人才领军的创新型科研机构和核心企业。要明确产业政策,抽调一定财力,对创新型科研机构和核心企业加大投入,对数字技术专业人才给予研发经费、薪酬激励、税收减免、办公和居住、就医和入学等方面的优惠。要明确学科带头人,依托大学、科研院所和核心企业,建设国家级数字技术研究机构,努力建设全球一流的数字技术学科和经济金融学科,培育一大批数字技术专业人才和数字经济创新人才。

实践已经证明,在技术创新进程中,民营队很有活力,完全可以与国家队并驾齐驱。因此,要更多鼓励民营队,重点是为民营企业创造更加公平、更加宽松的营商环境。同时,要真正激励国家队,支持国有企业建立符合市场经济和科技规律的激励机制。

第二,培育数字金融核心竞争力。

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枢纽,数字金融是数字经济的关键。

数字货币在未来的全球经济竞争中将居于核心地位。我们期待试点中的数字人民币进一步扩大应用范围和场景,同时抓紧研究中国主导的全球性数字货币的可行路径。

金融业数字化变革呼唤制度创新。应该加快数字金融制度建设,抓紧制定区块链金融监管、数字资产市场监管、数字货币监管、法定数字货币发行等数字金融制度,逐步建立数字信任机制。

数字金融势必进一步强化金融的全球化。在数字金融全球制度建设中,我国应该积极参与并努力争取话语权。应该加强国际监管协调,促进达成监管共识,建立数字金融国际监管统一标准。

数字技术标准化建设刻不容缓。区块链技术领域的标准化建设刚刚起步。国际标准化组织ISO设立区块链和分布式账本技术委员会,国际电信联盟ITU设立分布式账本技术安全相关问题组,在研标准涉及术语、技术架构、隐私和个人信息保护、安全保障等方面。我们应该抓紧完善关于区块链技术、区块链金融的标准、安全规范和认证审核制度。在法律上,应该明确数字资产的法律定义,明确智能合约的合同性质及其有效性,明确分布式架构下的责任主体及其行为规范和监管标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