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郑永年《世界正“梦游”走向战争》

发布时间:09-1409:01

郑教授跳槽深圳后发了新文《世界正“梦游”走向战争》。梳理下其主要观点。

从超级全球化到超级民族主义

特朗普对华打压是必然,是超级全球化导致了超级民族主义,并以特朗普的形式表现出来。

所谓超级全球化是由1980年英美始发,到2008年金融危机止。这段时间实现了全球化生产,创造了大量财富。参与到全球化的国家都获益不菲。

但结果是,贫富差距拉大,中产社会向富豪社会转型。尽管国家名义上财富增值,但因资本,技术和制造业的流失,国家失去了税收和就业。而自动化和人工智能的发展则更令情况雪上加霜。由此,超级全球化很快转变为超级民族主义,具体表现为贸易保护主义,反移民,反全球化,单边主义等,把内部矛盾转嫁出去。

自私自利,梦游,认同政治

经济自由主义的信条让各国自私自利,但却迷信最终会提高整体利益。这就是所谓的梦游。不幸的是,梦游演变成了冲突。超级全球化须越来越开放,但实际是越来越狭隘,最终成超级民族主义。

IT技术,社交媒体促进了认同政治,虚拟世界促成各种“团团伙伙”,由此导致社会分化,行为激化,结果便是社会冲突频发。

无论是认同政治还是民族主义,都具有道德化自己,妖魔化他人的特征。美国的对华政策已经深深陷入认同政治的陷阱。

中国也会陷入梦游状态,国际秩序的打破

郑教授认为,高涨的中国民族主义情绪反映到对美政策上,中国也会陷入“梦游”状态。一旦中国和美国及其盟友一同“梦游”,战争的可能性就会升级。

世界秩序正在无奈解体之中。历史往往通过摧毁现存体系的方式,来解决一些现存体系所不能解决的深层次问题和矛盾。这种历史宿命论本身就是人类的悲剧。

以上就是郑教授的观点,下面日日曰评述。

疑问一:中国扯得上梦游吗?

郑教授所谓的梦游是指,美国及其盟国在自私自利与整体利益间的幻想。就此而言,中国套得上吗?

恰恰相反,中国一贯主张服从大局,维护大局。无论在国内和国外始终秉持这一原则。这与那些西方国家上来就赤裸裸的保护主义,单边主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不客气地说,没有中国的这一抹红,整个世界就是天下乌鸦一般黑。

如果说中国有民族主义,和西方的是一回事吗?中国由屈辱中奋起到如今和平崛起而产生的自豪感,以及面对美国霸权和打压所表现出来的愤慨,能同西方自私自利,妄自菲薄,恃强凌弱的民族主义一概而论吗?

郑教授所谓的梦游,中国自古就从未有过,将来也不会有,因为中华文明崇尚天下为公,合而不同的磊落精神。

疑问二:否定之否定

学过辩证唯物主义的都应该知道这个吧。不清楚什么时候起郑教授开始认为,摧毁现存体系来解决问题成了历史宿命论了,还认为是悲剧。既然连自己都承认现存体系无法解决问题,难道就不该否定吗?难道就该附和与将就吗?

郑教授认为,美国的对华政策已经深深陷入认同政治的陷阱,而认同政治的一个特点就是妖魔化对方。显然郑教授也是认为美国在找事。面对美国变本加厉的打压,中国迄今为止都在理性应对,从未主动挑事。可这样的基本事实到了郑教授文里却成了,“中美两国官员和社会一直在互相抱怨、互相叫骂”,好像弄得中美在相互找茬,相互怄气似的。

看得出,郑教授以美马首是瞻的思想根深蒂固。于是就有了不久前,中国应“丢掉一切不切实际的幻想,学会和美国共存”的言论。

或许郑教授是个保守人士,不希望打破现有模式,希望维持既有利益。这些都可以理解。但切莫因此而违背基本的定律,也不要随便扣上历史悲剧的帽子。

最后总结,所谓超级全球化变成了超级民族主义,说白了就是,自己感觉没赚够,让别人占了便宜,于是心态失衡,想耍横。这不就是自私自利嘛。世界上真正在“梦游”的,在搞超级民族主义的,除了美国还有谁?又是谁想走向战争?是世界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