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史23:伯罗奔尼撒战争—古代世界大战,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地图看世界

2020-09-11 07:54产品经理,优质历史领域创作者
关注

伯罗奔尼撒战争是以雅典为首的提洛同盟与以斯巴达为首的伯罗奔尼撒联盟之间的一场战争。这场战争从前431年一直持续到前404年,期间双方曾几度停战,最终斯巴达获得胜利。这场战争结束了雅典的古典时代,也结束了希腊的民主时代,强烈地改变了希腊的国家。几乎所有希腊的城邦参加了这场战争,其战场几乎涉及了当时整个希腊世界。在现代研究中也有人称这场战争为“古代世界大战”,可以说这场战争影响了整个人类社会。

伯罗奔尼撒战争地图

一、伯罗奔尼撒战争的原因:斯巴达惧怕雅典崛起

关于伯罗奔尼撒战争爆发的原因,现代学者一般认为由于对雅典势力扩张的恐惧,斯巴达发动了战争。关于战争的爆发,修昔底德说道:“当雅典人和伯罗奔尼撒人破坏了攻陷优卑亚后所订立的三十年休战条约时,战争就开始了。”在他看来,波斯战争期间及战争后,“斯巴达虽然知道雅典势力的扩大,但是很少或根本没有制止它。在大部分的时间内,他们仍然保持冷静的态度”。可见斯巴达一直在容忍雅典的势力的增长,至少在希波战争期间和其后,斯巴达对雅典的态度非常友好,修昔底德也明确提到了斯巴达和雅典之间保持较长时间的友好关系。斯巴达的容忍带来的后果是“最后雅典的势力达到了顶点,人人都能够很清楚地看见了。”

雅典势力达到了顶点的直接表现是雅典建立起提洛同盟,一方面雅典利用同盟的盟金加强了自己的军事力量,建立了一支强大的舰队及训练有素的重装步兵和骑兵,另一方面雅典通过同盟的形式控制了海域,从而不仅拥有向各个方向辐射的商路,而且限制了伯罗奔尼撒同盟的海上活动。尽管在公元前5世纪,斯巴达等伯罗奔尼撒城邦经济上还基本处于自给自足的状态,对外联络并不多。但是,他们仍然需要从外界输入粮食、矿藏、木材等物资。因此,雅典势力的强大毫无疑问地给伯罗奔尼撒城邦带来了诸多利益威胁。总之,雅典人势力的扩张最终引发了伯罗奔尼撤战争,正如修昔底德说:“使战争不可避免的真正原因是雅典势力的增长和因而引起斯巴达的恐惧。”这就是“修昔底德陷阱”。 

二、伯罗奔尼撒战争的导火索:雅典与科林斯的冲突

科林斯、克基拉、厄庇丹努斯位置图

公元前435年,伯罗奔尼撒同盟中的科林斯与其殖民地克基拉发生争端,原因是处于希腊世界边缘地带的城邦厄庇丹努斯(Epidamnus,又译埃庇达诺斯)的民主政治和寡头政治的支持者展开斗争,民主派先向帮助过埃皮达姆斯建国的克基拉求助,但遭到拒绝,于是向科林斯求救,结果科林斯愿意帮助。被激怒的克基拉派出舰队占领了埃皮达姆斯,进而激怒了科林斯,科林斯向克基拉宣战。克基拉害怕科林斯的进攻,因而求助于雅典 。公元前433年,雅典出兵援助克基拉,逼科林斯退兵。公元前432年秋,伯罗奔尼撒同盟集会,在科林斯代表鼓动下,向雅典提出强硬要求,包括要它放弃对提洛同盟的领导权,遭雅典拒绝。

三、伯罗奔尼撒战争简况

伯罗奔尼萨战争分阶段示意图

公元前431年初,从底比斯人同普拉提亚人的争端开始,斯巴达同雅典之间的和约就被彻底撕毁,希腊两大强国之间争夺霸权的战争正式展开。

战争第一阶段(公元前431-前421),雅典在伯里克利的领导之下,凭借强大的海军,采取陆地上防御在海上进攻的策略。而斯巴达在阿基达摩斯二世的领导之下,凭借它令人畏惧的战士,于公元前425年洗劫了阿提卡。两个强邦侧重点不同的军事力量导致了战争第一阶段的僵持局面。公元前424年,伯里克利的继任者克里昂(Cleon)率军在斯法特克里亚岛附近的海战中取得了对斯巴达的重大胜利,但由于他提出了过分的要求,丧失了达成和平协定的机会。克里昂于公元前422年在安菲波利斯阵亡之后,和平谈判才变得可能。

雅典的主和派在尼西阿斯(Nicias)的领导下掌握的权力,并且于公元前421年与斯巴达签订了《尼西阿斯和约》。根据该合约,双方恢复了战前的疆界。不过,双方的盟邦仍然冲突不断。公元前420年,由亚西比德领导的主战派在雅典取得了权力,并且和斯巴达的宿敌阿戈斯结盟,但阿戈斯仍于公元前418年被斯巴达击败。

公元前415年,经过六年的“尼西阿斯和平”,雅典人从瘟疫的影响中恢复了过来,亚西比得、尼西亚斯和拉马库斯率领舰队进攻斯巴达盟邦叙拉古,冲突的舞台移到了西西里。但到达后,三人意见分歧。不久因出征前城内赫尔墨斯神像被毁,有人控告这一事件是亚西比得所为,亚西比得被召回受审。在归国途中,亚西比得投靠斯巴达,为斯巴达人献计以解除叙拉古之围。公元前414年,雅典军围困叙拉古,初获小胜,但拉马库斯战死。正当叙拉古快撑不住时,斯巴达援军到达,在叙拉古湾海战中,久负盛名的雅典海军彻底败给了叙拉古舰队。

尼西亚斯优柔寡断,提出撤退或增援。公元前413年,德摩西尼率雅典援军到来,在一次进攻受挫后,提出撤军建议,但因8月27日发生月食推迟撤军,舰队遂为叙拉古人包围。德摩西尼和尼西阿斯下令放弃伤病员,带着所有能走动的士兵在夜色掩护下从陆路撤退。但是在夜晚的狂风暴雨里,这些衣冠不整还士气低落的残军,在几轮突围都不成功的情况下,招致最终的失败。当两个将军被迫向叙拉古人献降时,很多士兵已经遭到了游戏般的报复屠杀。

远征西西里路线图

随着远征西西里的失败,两个将领被叙拉古公民大会判处死刑。剩下7000的俘虏,被扔进人间地狱——西西里石灰石采石场做苦工。在忍受了巨大温差、疾病滋扰和饥荒引发的内斗后,只有极少数人得以返回故乡。西西里远征使雅典及盟军损失四万五千多人、战舰二百艘, 修昔底德以极其伤感的笔触写下了雅典人的失败:胜利者取得了空前的荣耀,战败者蒙受空前的耻辱。雅典历史上的黄金时代,也就随着这次惨败而彻底落下帷幕。伯罗奔尼撒战争的失败,已经是无法避免的灾难了。

公元前413年,战事又回到了阿提卡。斯巴达与波斯结盟后,在波斯大批黄金的资助下,斯巴达开始建立自己的舰队,雅典的处境变得危险起来。虽然亚西比德是于公元前411年在阿比多斯,继而于公元前410年在库奇克斯两次击败了斯巴达人和波斯人。但公元前406年雅典海军在诺提乌姆海角的战败表明,强大的雅典在军事上和财政上已经枯竭了。

公元前405年,在羊河口之役(又称阿哥斯波塔米战役Aegospotami)中,斯巴达在很短时间内就击毁、俘获了雅典的170多艘战舰和3000多名官兵,只有9艘战舰逃脱,称雄几十年的雅典海军最终覆灭。有人称颂这场海战说:“1小时战斗便结束了两国之间长达几十年的战争。”

羊河口战役之后,斯巴达海军司令吕山德逐个消灭了雅典的盟友,使雅典变成一座孤城。然后集中200多艘战舰严密封锁雅典海域。公元前404年4月,被围困4个月之久的雅典与斯巴达签订和约,宣布投降,在吕山德的扶持下建立了三十人僭主集团,结束了雅典的民主政体。历时27年的伯罗奔尼撒战争以雅典的失败而告终,斯巴达成为希腊世界的霸主。

四、伯罗奔尼撒战争的影响

伯罗奔尼撒战争给希腊世界带来前所未有的破坏,促使小农经济与手工业者破产,不少城邦丧失了大批劳动力,土地荒芜,工商业停滞倒闭。大批公民破产,兵源减少,城邦的统治基础动摇了。风起云涌的起义打击了奴隶主的统治,进一步加速了希腊城邦的衰落。伯罗奔尼撒战争是希腊城邦历史的转折点,伯罗奔尼撒战争不仅结束了雅典的霸权,而且使整个希腊城邦制度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这场战争,使得斯巴达称霸于全希腊,使其寡头政治得以推行,各邦民主势力同时遭到迫害。寡头政治的蛮横统治又引起各城邦的强烈不满,许多城邦起兵反抗,伯罗奔尼撒同盟趋于瓦解。接着,几个比较强大的城邦如底比斯、雅典又为争夺希腊霸权继续战争。公元前4世纪前半期,希腊境内战火不绝,各邦力量彼此消耗下去,后来终于被早已对其觊觎的外敌马其顿所灭。

参考文献《伯罗奔尼撒战争史》

《伯罗奔尼撒战争史》是古希腊史学家修昔底德创作的历史著作,全书讲述了伯罗奔尼撒战争是以雅典为首的提洛同盟与以斯巴达为首的伯罗奔尼撒联盟之间的一场战争,几乎涉及了当时整个希腊世界。全书按编年体记事,共8卷。作为战争的亲历者,修昔底德详细地记录了伯罗奔尼撒战争事件,并分析了这场战争的原因和背景。

#古代战争史#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