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兴通讯总裁徐子阳:5G正与AI、工业互联网等融合共振

发布时间:09-1014:19

当前,新基建正大规模展开,给各行各业带来了深刻的变革和重大的发展机遇,而5G作为新基建的排头兵,也势必会加速传统产业技术改造和跨界整合,引领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数字转型、智能升级和融合创新。

作为我国5G领域的重要企业,通信设备提供商中兴通讯(000063,SZ)近期在新基建领域持续发力。“新基建必将引领新一轮信息化基础设施建设的高峰。目前,5G正在与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等新技术融合共振、无缝集成,构建数字经济的信息枢纽。”中兴通讯执行董事、总裁徐子阳在9月9日举办的“5G产业生态‘绽放滨江’南京峰会”上说道。他表示,面向行业数字化,中兴通讯的定位是成为数字经济的“筑路者”。

中兴通讯高级副总裁、首席战略官王翔与公司副总裁、总裁助理崔丽。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王晶 摄

抓住新基建发展机遇

“新基建七大领域中的5G、人工智能、云计算等本身就是中兴的核心战略组成部分,我们会利用在这些领域的优势,深入融合到新基建的发展过程中。”中兴通讯高级副总裁、首席战略官王翔对包括《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内的媒体说道。

作为数字经济的核心基础设施,新基建一端连着巨大的数字化投资与需求,一端连着广阔的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市场,已成为驱动经济增长——尤其是数字经济发展的新引擎。

过去,受益于人口红利,中国制造获得了黄金二十年,但如今随着景气红利转变,利润越来越薄。在王翔看来,随着人力成本不断上升,未来智能制造将会成为必需品,“靠廉价劳动力加工制造将越来越艰,而按照摩尔定律,硬件的成本会逐渐下降,并且下降得非常快”。

智能制造带来的优势不仅可以节约成本,更广阔的前景在于,可以提高我国在智能制造设计领域的短板。王翔认为,我国在智能制造的设计、高端装备、业务嵌入和流转等方面仍处于发展初期。“在生产线上,如何把5G嵌入业务流程中,并通过数据的感知、传送、处理和应用,来实现新一轮的智能制造的设计和推广,是当前的重点问题。”他说道。

尽管智能制造对制造业来说价值明显,但企业在实现这一转型的过程中,同样也会面临种种挑战。推进智能制造是一项复杂而庞大的系统工程,也是一种新生事物,需要不断探索。对此,中兴通讯自身开始尝试拿自己做实验,“用5G建设5G”。

中兴通讯位于南京江宁滨江开发区的智能制造基地,主要生产5G产品及无线RRU等。记者在走访该生产基地时看到,包括小基站在内的产品在生产调度时已实现可视化、低延时和智能化——从原材料入库到成品出库,整个过程可以实现智能物流仓储配送;生产车间中,每一台机器的生产状态都有传感器去感知;每一个动向、数据,都会被系统自动捕捉,汇总到后台云端实时分析,并达到常规状态自主决策等智能制造水平。

“面向新基建,中兴通讯的定位就是要成为数字经济的筑路者。”王翔介绍,“中兴通讯将发挥‘端、网、云、平台’的综合优势,结合数据感知和应用行业生态,采用‘乐高’积木模块化组合模式,协助行业灵活构建方案。同时,中兴还将通过提供极致网络、精准云网和赋能平台来加快数字化变革。”

巨头争霸工业互联网平台

除了5G为智能制造生产系统带来的全新改变外,工业互联网也是企业数字化转型的关键支撑力量。工业互联网已开始在全球范围内不断颠覆传统制造模式、生产组织方式和产业形态,推动传统产业加快转型升级、新兴产业加速发展壮大。

相应的,助力企业数字化升级的工业互联网平台也成为了巨头们的战场,既有互联网公司,如亚马逊、谷歌、阿里、腾讯,也有ICT产业的华为、中兴、运营商,同时,还有制造业的龙头工业富联等。那么,中兴如何走出差异化路线?

中兴通讯副总裁、总裁助理崔丽认为,与智能制造聚焦在企业的转型升级相比,工业互联网旨在超越企业边界,形成整个海量工业要素的泛在联接,是更大范围内的优化配置工业资源。从这点来说,智能制造和工业互联网代表着未来确定性的方向,但目前都尚处于起步阶段,在这个转型过程中,运营商、通讯设备制造商、公有云服务商、传统制造企业其实各有自己熟悉和擅长的领域,但也都有一些短板,需要大家能力互补和更多合作。

事实上,工业互联网的转型升级也存在着对联接、算力的确定性挑战,比如高可靠性、低时延、低抖动、上行大带宽等,同时也存在业务生态成熟度和商业模式等不确定性问题。对比,崔丽表示,“精准云网”一方面以创新解决确定性的技术问题,另一方面以“低成本起步、敏捷迭代”应对不确定性挑战。

在崔丽看来,众多企业加入工业互联网看似是在竞争,但实际上,这是这种共同的努力和探索,只有如此才能把这块市场做起来,蛋糕更大时才有可能分到更多的蛋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