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小时首富”钟睒睒:3000亿身家靠的不止是卖水

金融界

发布时间: 20-09-0909:54万象大会年度获奖创作者,北京富华创新科技发展有限责任公司官方帐号

来源:无冕财经

作者:张可心

有“大自然印钞机”之称的农夫山泉上市,创始人钟睒睒身家一度赶超马化腾,他离首富的位置,到底有多远?

一年内两次敲钟的钟睒睒,差点“敲”出个中国新首富。

9月8日,农夫山泉(09633.HK)正式登陆港交所,开盘即大涨85.12%,报39.8港元/股,几乎是发行价21.5港元/股的两倍,总市值约4453亿港元。

作为国内包装饮用水龙头企业,农夫山泉自认购便异常火爆。公开发售阶段,农夫山泉获1148.3倍认购,冻资6777亿港元,成为史上最大冻资王

同时,随着农夫山泉上市,其创始人钟睒睒的身家也一路飞涨,一度超越马云和马化腾,问鼎中国新首富。不过,由于农夫山泉股价高开低走,钟睒睒被媒体戏称为“仅仅当了半小时首富”。

截至当日收盘,农夫山泉报收33.1港元/股,总市值为3703.3亿港元。以钟睒睒合计持有农夫山泉84.4%的股份,再加上旗下万泰生物(603393.SH)股权测算,其财富值依然高达约3394亿元,高于当前排在第三位的恒瑞医药创始人孙飘扬。

靠卖水卖出“千亿身家”,钟睒睒是如何将这项生意做到极致的?

三年赚120亿背后的隐忧

两三块钱一瓶的饮用水,究竟能有多赚钱?

从农夫山泉的招股书,便能看出钟睒睒多年来表示“公司不需要上市”的底气。

2017-2019年,农夫山泉分别实现营收175亿、205亿和240亿,年增长率为17.1%、17.3%,远高于同期中国软饮料行业5%和6.6%,以及全球软饮料行业的2.7%和3.4%的增速。

其中,饮用水在公司所有产品类目中的贡献将近六成。且其毛利润也相比茶饮料、功能饮料及果汁等其他产品更高,三年来分别达到60.5%、56.5%与60.2%。

即以每瓶饮用水2元的单价计算,农夫山泉一瓶水的毛利可达1.2元。

▲农夫山泉主要产品2019年毛利率情况。

在食品饮料行业,除贵州茅台、五粮液等白酒企业之外,农夫山泉的毛利率可谓一马当先。连伊利股份这样贵为食品饮料龙头的公司,2019年核心产品液体乳的毛利率也仅有35.20%,远低于农夫山泉的包装饮用水。

同时,农夫山泉的盈利能力同样强劲。三年来,公司净赚约120亿元,其中2019年实现净利润约50亿,并连续蝉联8年瓶装水市场占有率第一的位置。消费者由此亲切为其送上“水中茅台”及“大自然的印钞机”等称号。

▲农夫山泉净利润及利润率情况。

业绩如此亮眼又不差钱的农夫山泉,为何在此时选择上市呢?再者,针对不少投资者表示其未选择A股而是港股上市的惋惜,公司又有何额外的考虑?

“从包括果汁、茶饮料等多个细分领域看,农夫山泉远没有达到老大的位置,主流的咖啡及功能性饮料更是落后于很多品牌,”中国食品分析师朱丹蓬对无冕财经(ID:wumiancaijing)研究员表示,“而其饮用水方面其实第一也并不稳固,和怡宝的差距很小。”

据朱丹蓬介绍,农夫山泉“天然水”(山泉水)这个水种实际上没有优势,未来以及国际上的趋势都是以矿泉水为主,但一直以来农夫山泉对矿泉水的推动力度不是很大,“因为做矿泉水属于中长期的战略,此次上市,农夫山泉也有募集更多的资金以打造矿泉水项目的考量。”

尤其当下,市场环境、用户产品喜好正在发生剧变,新生代品牌元气森林、奈雪、喜茶等品牌红透半边天。由此,农夫山泉的“突然上市”主要出于主力产品的增长压力,以及新生代品牌的冲击

而针对为何选择港股上市,农夫山泉在此前的路演会议中也作出回应,表示选择港股“可以进行国际化,在国际上进行兼并收购,以及未来可能向国外扩张等考虑”。

对此,朱丹蓬表示“港股上市是内地企业国际化的一个跳板,香港有其独特的区位优势。未来的话,中国企业也必须要走国际化的道路,因此农夫山泉选择在香港上市是对的。”

不过,“农夫山泉的‘国际化’也不一定是指出去,还可以‘引进来’。在香港上市后,农夫山泉可以接触更多的国外公司,引入新的配方、战略与合作。”朱丹蓬补充道。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农夫山泉2019年度资产负债率大幅提升,主要原因是当年一下子分红95.98亿元,是前两年的26倍,导致结构性存款、现金等减少。在IPO前一年如此大手笔分红,令外界颇为不解。而据媒体测算,钟睒睒2019年可获得约83.9亿元分红。

“隐形富豪”藏不住了

自4月29日万泰生物在上交所主板挂牌,“隐形富豪”钟睒睒背后的资本版图也逐渐展开,而农夫山泉不过是旗下一角。

据天眼查APP信息显示,钟睒睒实际掌握着一个庞大的大健康产业版图,其100%控股的核心资本主体为养生堂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养生堂”),成立于1993年,旗下拥有超百家公司涵盖食品饮料、生物疫苗、保健品、化妆品等多个领域。

除农夫山泉外,广为消费者熟知的东方树叶、茶π等多品牌软饮料产业,以“清嘴”、“母亲牛肉棒”系列产品为代表的食品产业,以及养生堂桦树汁系列的化妆品产业等。

▲钟睒睒旗下公司,图片来自天眼查APP。

而最终支撑钟睒睒站上中国富豪榜前三位的,除农夫山泉外,还有同样在2020年上市的万泰生物,其也是钟睒睒人生中的第一家上市公司。

据东方财富网数据统计,自4月29日顶着“首个国产HPV疫苗”的光环上市以来,万泰生物实现了26个连续一字涨停板,股价从发行价每股12.6元飙升至最高每股296.80元,暴涨2153%,被市场称为年内最牛新股。

而万泰生物最早并非钟睒睒自主创立,二者的关联可以追溯到2001年。

彼时的万泰生物因经营状况不理想,频繁转让股权。而养生堂和万泰生物又同时与厦门大学有合作,因此,钟睒睒于2001年得知万泰生物想再次转让股权后,一举拿下万泰生物95%股权,正式涉足生物疫苗行业。

如今,据万泰生物招股书显示,IPO后钟睒睒分别通过个人以及养生堂持股18.17%和56.98%,合计持股75.15%。按9月8日万泰生物最新市值测算,钟睒睒在万泰生物公司的持股身家高达约640亿元。

过去,钟睒睒在大众的印象中既“神”又“独”,一句“农夫山泉有点甜”,迅速为刚成立不久的农夫山泉在严重同质化的中国瓶装饮用水市场撕开口子,其出神入化的营销手段让外界侧目。

而多次不惧权威,不惜得罪全行业,使得农夫山泉迅速出圈的“水战”、“天然水”等概念,又令外界赠予其“孤狼”称号。对此钟睒睒也直言不讳,“我就是一个独来独往的人,同行们在干什么、想什么,我根本就不管”。

自此,钟睒睒便越来越隐匿在公众背后,低调而神秘。

2019年,钟睒睒凭借137.9亿元财富跻身福布斯2019中国富豪榜,排名186位。如今在旗下两家企业接连上市,身家暴涨至中国富豪榜前列的情况下,这位大佬恐怕再没办法低调了。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