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天使在非洲:疫情只是“小插曲”,工作才是“主旋律”

山西晚报

发布时间:09-0305:50

新冠肺炎疫情在世界多国持续蔓延,我省医疗队援助的三个非洲国家防控形势依旧不容乐观。但医疗队员们丝毫没有因为疫情而影响工作,急诊手术本就比较多的中国(山西)第20批援喀麦隆姆巴尔马尤分队,自7月份以来,更是迎来了手术高峰,在器械紧缺,停水停电,还要做好各项防护工作的艰苦环境下,队员们迎难而上,成功实施包括剖宫产、外伤、肿瘤等在内的各类手术230余台。在他们看来,疫情只是“小插曲”,工作才是“主旋律”。

00:46
00:31

克服重重困难

两个“拳头”大甲状腺肿物被成功摘除

“脖子里长了两个‘拳头’大的肿物。”手术虽然已经过去半个多月,回想起外科医生闫志金第一次描述患者病情时的情景,麻醉医生余翔坦言,自己有些吃惊,也有些没底。因为这么大的甲状腺肿物他在国内也没遇到过。

“肿物太大,颈丛没法打而且也满足不了手术要求,只能全身麻醉。况且这种手术情况属于可疑困难气道,在国内可以保留呼吸纤支镜插管。但这里条件有限,所以准备采取司可林为肌松的诱导麻醉。”余翔说。

术前,虽然主刀医生闫志金、辅助医生冀兵、麻醉医生余翔以及手术室护士长Major经过认真的讨论和精心的准备,可手术过程还是“状况”不断:电烧“临阵退缩”,突然不能用了,闫志金和冀兵只能用最原始的一针一线,打结止血;手术时间的延长也导致氧气罐里的氧气突然“告急”,麻醉机频频报警,还好提前准备了“皮球”和换氧气罐的扳手。

“四个小时后,看着从病人脖子上取下的两个‘拳头’,我们觉得之前付出的一切都是值得的。”余翔介绍,这个患者手术前半个月就来看过,但因为经济原因不得不推后手术时间。等患者确定了手术时间,又因突发的两台剖宫产手术不得不推后。“推后的手术不只这台甲状腺手术,闫老师的一台乳腺手术和冀队的两台骨髓炎手术同样顺延了。当地有限的手术器械、手术衣及消毒锅等限制了手术的大量开展。”

国内是手术淡季 

这里却迎来了高峰

“国内7、8月份因为太热,一些可以择期的手术大家都会尽量避开这个时间段,但这里却是一年中最凉快的季节,手术量明显攀升。”中国(山西)第20批援喀麦隆姆巴尔马尤分队队长冀兵介绍,自7月份以来,医疗队已成功完成各类手术230余台。“这个数据和往年同期相比,并不算多,但今年因为受到疫情影响,和前段时间比较的话,算是高峰了。”冀兵说,“前来手术的患者中,有很多都是急诊,凌晨2点刚刚结束手术,早晨7点可能又被叫去手术,剖宫产的特别多。这里的妇女因为条件限制,也不重视产前检查,很多产妇被送来的时候,宫腔、盆腔都已经出现了严重感染,还有宫外孕、前置胎盘大出血的急诊。”

此外,在最近接诊的手术中,还包括化脓性腹膜炎、胃穿孔等外科病,患者都是感染非常严重才来看病。外伤患者主要以摩托车祸为主,因为没有保护,创面往往很严重,修复难度大。手术难度比较大的就是前面提到的那台巨大甲状腺肿物切除手术和一台腹股沟疝气手术。“疝气都有孩子的头那么大了,才来看病,真的是难以想象。”冀兵介绍,受到经济因素的制约,当地百姓就诊意识淡薄,而且当地医院医疗条件也不太好,辅助检查只有X光片和B超、化验,没有CT,及时准确诊断受限,更多靠经验和观察决定手术方案。

坚持日常出诊的同时

尽量做好防护

冀兵介绍,因为手术量明显增多,翻译孙惠莲的手机一直处于24小时开机和随时接听状态,队员们也总是处于随时备战的情形。因为姆巴尔马尤市医院不是定点医院,隔离、治疗、诊断条件有限,加上普通老百姓甚至当地医务人员的防控意识都不强,队员们的健康安全受到很大威胁。特别是本地传染甚至死亡病例出现以后,国家和省卫健委多次下达文件,要求一定做好疫情防控工作,保证队员零感染,也不断供应来防护物资,为医疗队的防疫防护和临床诊疗工作开展提供了保障。

“从3月初开始的近半年时间里,当地疫情发展迅猛,国家应对也出现了明显的不得力,我们多次与受援医院沟通,提出我们的建议,推荐中国经验和做法,但有的在当地难以实施,只能尽力而为。”冀兵说,医疗队加强学习,认真演练,根据国家和省里安排的专家培训、指导意见,认真做好个人防护,从组织制度到具体落实,从专业理念到实操训练,从饮食健康到心理调适,从自我防护到物资捐赠,每一点都是为了落实好国家关于“既要做好疫情防控工作,又要完成援外医疗任务”的指示要求。

在坚持日常诊疗工作的同时,医疗队充分利用祖国的强大支援,认真学习,严格防护。每一例病患都要查体温,问疫区接触史,了解相关症状;每天都要保持诊区和驻地、个人消杀,确保安全。大家还及时对诊区的布局调整,彻底清洁,通风改善付诸行动。

图说援非

将中国医生发明的最新手术方式

传授给受援医院

“一名工人在工作中不慎被弹起的砂轮碎片击伤了右眼,情况非常严重,希望能得到你们的帮助。”5月初的一天,援喀麦隆医疗队接到了一位在喀侨胞的求助电话。

这名工人被诊断为“眼钝伤、前房积血、虹膜根部离断、外伤性白内障、继发性青光眼”。药物治疗两周后,患者前房积血消失、眼压稳定,但由于虹膜离断范围已达180°,脱离的虹膜堆积在中央区,需要进一步手术治疗修复。然而,由于疫情影响,喀麦隆航班停运,患者无法回国,如果不及时手术,虹膜萎缩,手术难度会进一步加大。患者只能选择在当地手术。

“虹膜根部离断的手术方式有很多种,但通常的手术方式往往切口比较大,或者需要专门的手术缝线,如带长针的悬吊线,或者手术器械,如眼内镊。但是,这些缝线和器械在非洲是不能奢望的,而且以往的手术方式大都是间断缝合,不适合大范围的虹膜根部离断。”正当援喀医疗队眼科医生王海涛有些手足无措时,国内一个微信公众号上分享的一段手术视频让他欣喜不已。因为视频中介绍的是国内一种通过巩膜层间缝纫机技术缝合虹膜根部离断的新术式,具有微创、快速、易学且对手术器械要求低的特点,非常适合眼前这名患者。

于是,王海涛一边研究、学习整个手术过程,一边和国内所属医院的专家请教、交流。最终,经过充分的准备后,王海涛用一个注射器针头、一根缝线就成功为患者缝合了大范围的虹膜根部离断,手术进行得非常顺利。

手术结束时,当地跟台的护士长给王海涛竖起了大拇指,说:“我觉得你很专业!”。在当地眼科医生和学生的强烈要求下,王海涛还专门把手术过程、注意事项等做成课件,分享给当地同行。

情系非洲

普通针灸针代替火针为当地患者减轻病痛

8月,正值西非的雨季,几乎没有晴天,不下雨就多是阴天,夜间气温在20℃左右,与白天35℃形成巨大反差,生活在这里的民众深受湿热和寒湿的煎熬。在中国(山西)第23批援多哥卡拉医疗分队所在的援助医院里,因腰腿疼痛前来就诊的患者明显增多,考虑到普通的治疗方式效果不明显,针灸科医生潘卫峰在没有专业器械的情况下,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就地取材,在当地开展起了“火针”治疗,为患者减轻病痛。

“前些日子来了一位女性老年患者,左膝关节肿胀疼痛已经2月了,拍X光片没有骨质明显异常,关节囊也没有明显积液,触诊双膝关节温度低,左膝关节上多处压痛。考虑是寒湿性关节炎,就给予普通针刺、艾灸、特定电磁波照射治疗,10天后,症状虽有减轻,但并没有达到理想的疗效。”潘卫峰介绍,对于这样的患者,国内一般会使用火针,效果会比较好。但援非之前出于多种考虑,他没有带火针。

“反复斟酌后,只能就地取材,我决定用普通一次性针灸针试一下。用一次性针具代替火针,最怕弯针和滞针,甚至出现断针。所以必须选用合适的针具。”潘卫峰说,在仓库主管王翔医生的帮助下,他找到平时很少用的0.40×40mm的一次性针灸针,还专门在厚纸板上反复做了试验。

确定效果后,潘卫峰给助手Joseph医生做了培训,告诉他在操作过程中该如何配合,并进行了多次演练。各项准备工作就绪,潘卫峰决定正式在患者身上实施。

“第一次治疗的是一位女性患者,整个过程非常顺利,一切都在预期范围之内,在消毒、定位后,火针迅速地刺向患处,患者虽然感到有点疼,但完全能接受。三天后,这名患者又来了,说自己症状好了很多,希望能继续治疗,还一再表示感谢。”潘卫峰告诉山西晚报记者,助手Joseph医生也将这一技术用到了妻子身上。

“先是因为腕关节疼,很长时间都不见好,紧接着是因为落枕,立竿见影的效果让他赞不绝口,还特意发短信表示感谢,感谢我传授给他火针技术。Joseph说这是他多年来第一次见中国医生在多哥使用火针技术,太神奇了!在我看来,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我就仔细地告诉他火针的适应症、禁忌症和操作注意事项。”潘卫峰说,看到小小银针在卡拉这片土地展现出它“简、便、廉、验”的巨大魅力,心中有说不出的喜悦。

援非日记

“把我的面屏拿掉!”

8月23日 喀麦隆 晴

8月的喀麦隆闷热潮湿,体感很不舒服。因为是星期天,当地的医生已经休息,雅温得妇儿医院显得有些冷清。突然,一阵痛苦的呻吟打破了医院的宁静。

原来,中资机构一位同胞因出现阻生齿病变而痛苦不堪,急需手术拔除。口腔科赵香萍老师赶紧准备手术器械,可这不是一个医生能够独立完成的。情急之下,有着二十多年急诊经验的我信心十足,成了赵老师的临时助手。

我们全副武装,带着病人来到口腔诊室,赵老师准备手术器械,我也熟练的接通手术床电源,安顿病人就位,开机,调整灯光。一切准备就绪,赵老师开始操作,我自然也忙碌着准备麻药、注射器、络合碘、消毒器械……

咔嚓一声,阻生齿断裂了,牙冠拔出来了,但是牙根还深深地埋在里面,这一切都在赵老师的意料之中,病人阻生齿长期炎症,牙根已经与颌骨粘连,现在要做的就是将粘连的牙根一点一点的取出来,这种情况在平时处理起来并不难。

可是牙根埋在肉里,很深,当地设备灯光很弱,再加上牙槽窝内有出血,想看见牙根并不容易,赵老师小心翼翼地操作着。因为防护严实,汗水早已浸透我们的衣衫,赵老师的面屏也一直被雾气笼罩着,已经很模糊了。

“把我的面屏拿掉!”突然,赵老师斩钉截铁的指令让我一下子无所适从。短短几秒钟,脑子里闪过了无数个念头。一方面,为赵主任的忘我奉献而感动,但更多的是对她的担心。因为我很清楚,我们所在的雅温得,300多万人口的城市,确诊的新冠病例已经近万人,而且这里的检测条件非常差,全国也只检测了十几万人口。眼前患者的口腔和赵主任只有20多公分的距离,现在摘掉面屏,医生的面部会直接暴露在患者呼出气流的气溶胶里。可是,看着痛苦的患者,如果不把牙根拔出来,后果也会很严重,作为助手的我,也已经无法看清楚口腔内部的情况了……

经过复杂的心理斗争,最终,援外医疗队“不畏艰苦,甘于奉献,救死扶伤,大爱无疆”的精神理念再一次说服了我。

手术结束的那一刹那,赵老师对着我笑了起来。她的笑,是那么美。

中国(山西)第20批援喀麦隆妇儿医疗队队长 方宁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