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财经|环保、民生、热源涨价压力之下热企如何解困?

发布时间:08-2616:56

新华社北京8月26日电(梁晓云)2020第三届中国供热学术年会于8月24日-28日在北京举行。中国工程院院士、清华大学教授江亿在会上表示,环保倒逼、民生需求、热源涨价、热价不变,我国供热企业仍面临较大“求生存”压力。

近年来我国供热事业取得飞速发展。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数据显示,2018年集中供热固定资产投资达420亿元,已成为当前热门投资领域之一。

根据中国城镇供热协会组织的全国供热企业统计工作统计结果,2019年参加填报的85家企业在2018-2019年供暖期,供热面积达到31亿平方米,热费收入为775.6亿元,而投入的供热成本高达992.7亿元,收入与成本倒挂,供热事业处于严重亏损状态。其中,燃料和购热费用、水电费、维修费和折旧费、职工薪酬这四项成本已经达到831.9亿元,超过了热费收入。

由于供热市场化改革进展较缓,在燃料、人力成本持续上涨的情况下,带有公益性质的热价在不少地区保持多年不变,供热企业经营压力不断加大。此外,热费收缴率不够、供热报停率高等因素也加剧了供热事业的亏损。

其中,华东,华中地区供热报停率高达30%。中部地区供热报停率偏高反映了不同气候区对供热服务的需求不同,非寒冷地区不一定需要集中供热,更应该采用自由选择的分散供热方式。

北方地区供热报停率在10%-15%,反映出居住建筑空置现象。供热报停后,山西、山东等地收费全免,北京、内蒙古等地收20%-40%的基础费用。

针对当前供热企业的严重亏损,一是要完善供热报停的收费机制。江亿表示,实际调查和测试表明,按照正常供热的建筑单位耗热计算,一座楼供热报停率越高,单位耗热越高。中部地区接入大量不希望供热的建筑,增加了供热企业的负担,应当清理。北方地区可根据具体情况适当提高报停户的收费标准。

二是进一步降低热耗和水耗电耗。在已有的热源方式和系统结构下,节能的关键在二次网(热力站至用热户)调节。建议通过精细调节降低热耗;加强服务,提高管理水平减少居民末端放水。

三是加快供热改革。目前供热企业既有保民生的社会责任,也有挣利润的企业责任。江亿建议,分离供热企业的二元责任,保民生由民政部门担责,价格由市场竞争决定,可通过直接补贴到消费者等方式解决民生问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