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剧类网络电影正在迎来春天

网娱观察家

2020-08-15 11:57
关注

作者 / 晓峰

喜剧类网络电影一直是票房回收稳定的种子选手。

《囧途夺宝》近日官宣上线12天破千万。《别叫我酒神》一月有余收获2033万票房(腾讯视频自制电影以纯分帐数据进行核算)。目光放远,三部《陈翔六点半》系列共计斩获近6700万票房。林子聪导演三部港式喜剧《济公之神龙再现》《济公之英雄归位》《济公之降龙有悔》同样收获近6700万。还有独具一格的东北喜剧《四平青年》系列,《超级大山炮》系列以及主旋律现实题材喜剧《毛驴上树》,票房都在千万级以上。

从网络电影诞生至今,玄幻、动作、喜剧等仍旧是市场三大最受欢迎的题材。得益于观众对网络电影认可度的不断提升和线上付费观影习惯的养成,喜剧这一主流热门题材在网络电影市场发展中呈现什么样的变化?未来将有什么样的趋势?

历程:

从地域特色明显到多样化、深层次表达

2014年以来,喜剧类网络电影多以夸张剧情,令人捧腹的情节设定以及演员自带喜感的搞笑表演满足受众放松减压,娱乐身心的需求,成为大受关注的影片类型之一。

另一方面,喜剧网络电影的制作成本相对较低,但创作难度较大,往往对剧本、故事和主创人员的喜剧素养要求较高,所以,市面上具有典型特色的“山炮”类东北喜剧,“无厘头”港式喜剧一直占有较大比重,如《四平青年》系列,《山炮》《超级大山炮》系列以及具有浓郁港式风格的《济公》系列,票房空间较大。

2017年开始,衍生于短视频IP的《陈翔六点半》系列以短带长,用完整流畅的故事,一年一部稳定的创作节奏占据不可忽视的市场份额,也证明市场多元、复合、混搭的喜剧类型萌芽。

《2019网络原创节目发展分析报告·网络电影篇》显示,2019年,含有喜剧元素的网络电影数量位居(类型)第三名,占上线总数量的27%。到2019年,喜剧题材网络电影也不仅仅局限于东北喜剧和港式喜剧,开始尝试更多样化和更深层次的表达,一些较优质的现实题材喜剧也应运而生。

如《毛驴上树》在主旋律的现实表达创作中有意识地吸收乡村喜剧创作经验,用轻喜剧的形式、朴实诙谐的语言、幽默亲近的风格表达接地气的“乡里事”,通俗真实地描写生动的农村故事;《陈翔六点半之重楼别》凭借诙谐的表演风格和现实主义叙事方式,将喜剧和讲述小众曲艺文化的现实题材糅合;《别叫我酒神》对真实小人物的生存状态进行描摹,在极具中国特色的酒桌文化中,让主人公找回亲情、友情,收获人生新知。

2019年后,喜剧类网络电影在欢笑中包裹着现实思考,娱乐属性和现实表达兼备。

用户:更为年轻和下沉化的用户结构,

潜力市场待开发

俗话说,“找对人,打对点”,得用户者得天下。喜剧类网络电影和网络电影的核心用户则高度重合。

2019年,我国网民规模8.54亿,网络视频用户规模7.59亿,其中长视频用户规模6.39亿,占网民整体的74.7%,庞大的用户基础释放了广阔的市场空间。

当前,中国网络视频用户规模已达8.5亿,占网民整体的94.1%。周均上网时长也从2017年平均每周26.5小时增加到今年的30.8小时,无论网民规模还是平均上网时长,都在2020年迎来了一个高速增长。

网络视听用户规模不断扩大,付费用户也在持续增长,网络电影作为一种强产品思维和用户导向的内容形态,低线城市用户增速正在加快,用户年轻化、下沉趋势明显,未来仍有巨大的市场潜力。按照当前网络电影天花板(6000万)倒推,还有80%的网络电影潜在用户待开发,破圈、吸纳更广泛的圈层用户,是接下来网络电影的重点目标。

制作:故事完整,笑点突出,

需专业喜剧演员表演到位

近日,优酷发布《喜剧类网络电影用户洞察》,报告显示,在用户对喜剧电影的评价要素里,故事、演员排名最为靠前。在一个好故事的基础上,需要专业喜剧演员的专业表演加持演绎,影片的喜剧性才能得以释放。

喜剧是众多戏剧形式中最难的一种。对演员来说,如何把握表演节奏和内容尺度,是一门学问。而当前网络电影中有较高认知度的实力喜剧演员如:

宋晓峰 (《别叫我酒神》《兴风作浪》《奉天往事》《欢天喜地天蓬传》《这个保安有点彪》系列,《彪哥闯奉天之做梦没想到》等)

刘小光(《小小爸爸》《奉天往事》《S4侠降魔记》《超级大山炮之夺宝奇兵》《山炮进城1、2》等)

文松:(《四大才子番外之真假唐伯虎》《兴风作浪》《S4侠降魔记》《彪哥闯奉天之做梦没想到》 《山炮进城1、2》等)

以及港式喜剧演员代表林子聪、陈浩民、苑琼丹等,都是喜剧网络电影的熟脸,但另一方面,演员主演作品多了,似也有表演套路之嫌。要舒缓和改变这一现状,本质跟剧本质量、创作环境等因素相关。

其次,观众看喜剧电影多以放松减压为主要诉求,以及反思,感悟现实。所以,新鲜段子和内容创新也是观众比较看重的要素,好的喜剧电影不仅笑点密集、包袱多,还要和观众有共鸣。

最后,所谓民族的就是世界的,小众即大众。喜剧电影台词最好有地域喜剧特色(如地方方言),这也是影片很好的加分和辨识标签。

在观众层面,“内容真实接地气”、打破市场重复单一的“怪力乱神”书写,大概是喜剧类网络电影在市场走出特色的砝码。而在观众对于优质及劣质喜剧电影评价标准中,“故事内容”与“人设”最为重要。

如优质喜剧影片的标准有:笑点密集包袱多,有知名喜剧演员参演,故事逻辑性较强,注重笑点与情节的结合。人设鲜活,引起社会映照或小人物共鸣。劣质喜剧标准有:内容趣味低级,叙事节奏拖沓,制作水平差,笑点不够密集。

《喜剧类网络电影用户洞察》还显示,目前市场上的喜剧类网络电影存在的问题:内容俗套缺少创新。而影响观众观看意愿的因素一般是:有熟悉的喜剧演员,内容IP有吸引力,片名/海报有吸引力等。

风格:主流的东北喜剧是如何炼成的?

在宋晓峰主演的《别叫我酒神》里,烟火缭绕的烧烤摊、人声鼎沸的市井气、大金链子暴发户、东北话、倒骑驴、农家院,这些生动鲜活的的东北元素,是观众接纳、认可影片的加分项。

多个案例证明,电影中融入鲜明典型东北元素会对电影的票房/口碑产生影响,这些东北文化元素,东北地域背景与电影作品有着相互影响的关系。

在书写东北的影视作品中,最多的是喜剧,且其制作人、导演、主演也多为东北籍,同时在影片中刻意凸显东北话元素,以达到银幕上的搞笑效果。

这样的现象与东北元素中全民化、接地气的幽默特性是密切相关的。经过多年东北文化风潮的浸染,从赵本山团队在春晚舞台上“打下江山”,到近年春晚成了“北方幽默”的主场,似乎在全国范围内的文化背景下,东北元素都能够成为通用的文化符号,自身带着强大的感染力,易于被全国观众理解。

东北文化一直受到全国受众的关注,上半年另一部喜剧网络电影《意外英雄》也巧妙混搭东北地区颇具特色的搞笑风格,而因此在观众接受层面有了更为便捷的通道。而一些含有东北元素的电影也经常借助东北的话题性和东北元素的热度,以东北元素标签和演员名气用以宣传。从而使得受众对电影的关注点主要集中于东北元素所附带的“搞笑”“喜剧”等特性上,顺势完成观众到达路径。

当下,观众审美品味在持续提升,也给网络电影内容创作者带来警醒和挑战。内容为王,没有哪一种题材占据绝对主流和红利,只有不断深耕,为观众提供更高品质内容,才是热门题材“保鲜”的不二法门。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