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央行数字货币—DC/EP

小隅APP

发布时间: 20-08-1510:01

数字货币的发展是今后人民币国际化的一个重要领域和渠道,也是未来货币市场竞争的制高点。目前,我国推进的“一带一路”建设正在顺利进行,与全球数十个国家或地区达成了全面深入的合作,但货币支付方面还没有取得较大突破,这也是未来将会着重解决的问题点。

毫无疑问,人民币数字化是实现其国际化的一个重要手段。其他各国也在积极寻求法币数字化和国际化的机会。国际清算银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BIS)与支付和市场基础设施委员会(Committee on Payments and Market Infrastructures: CPMI)两个权威国际组织联手在2018年和2019年对全球60多家中央银行进行了两次问卷调查。问卷调查内容包括各国央行在数字货币上的工作进展、研究数字货币的动机以及发行数字货币的可能性。70%的央行都表示正在参与(或将要参与)数字货币的研究。

CBDC,全称为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ies,译为“中央银行数字货币”。英国央行英格兰银行在其关于CBDC的研究报告中给出这样的定义:中央银行数字货币是中央银行货币的电子形式,家庭和企业都可以使用它来进行付款和储值。

大家熟知的DC/EP,是中国版的央行数字货币,全称为Digital Currency Electronic Payment,译为“数字货币和电子支付工具”,是由人民银行发行,由指定运营机构参与运营并向公众兑换,以广义账户体系为基础,支持银行账户松耦合功能,与纸钞和硬币等价,具有价值特征和无限法偿性的可控匿名的支付工具。

一、CBDC国际化进程加速

2020年7月20日,七国集团(简称G7,包括美、英、德、法、日、意、加)基本决定将就发行CBDC展开合作。G7拟于8月底或9月上旬在美国举行首脑会议,将讨论中国“数字人民币”作为国际性结算手段推广的情况、国家掌握用户购买历史等个人信息的风险等事项。这一消息背后,是G7成员国在过去半年里推进央行数字货币的积极布局,其中尤以日本的举动最为频繁。种种迹象显示,全球央行数字货币领域正在进入愈加激烈的竞争状态。

2020年3月,法国央行宣布征集数字货币实验项目,并在5月完成数字欧元的首次测试。

2020年5月,美国相关机构发布了第一份数字美元白皮书,并成立了一个咨询小组。美众议院和参议院也先后多次举办听证会,讨论数字美元和数字货币相关话题。

2020年6月23日,意大利银行业协会(ABI)批准了发布数字欧元的官方指南。

2020年7月14日,日本政府正式提出对CBDC展开讨论,将CBDC列入近期在内阁会议上通过的经济财政运营和改革基本方针(骨太方针)中。

2020年7月28日,加拿大开始着手设计本国的CBDC系统,并在招聘相关研究人员。

二、DC/EP发展历史

2014年,中国央行成立专门的研究团队,对数字货币发行和业务运行框架、数字货币的关键技术、发行流通环境、面临的法律问题等进行了深入研究。2017年1月,央行在深圳正式成立数字货币研究所。2018年9月,数字货币研究所搭建了贸易金融区块链平台。2019年7月8日,在数字金融开放研究计划启动仪式暨首届学术研讨会上,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局长王信曾透露,国务院已正式批准央行数字货币的研发,央行在组织市场机构从事相应工作。2020年8月3日,央行召开2020年下半年工作电视会议并指出,2020年下半年,法定数字货币封闭试点已经顺利启动;将积极稳妥推进法定数字货币研发。

三、运营模式和定位

采用“央行—商业银行/商业机构—公众”的运营模式

DC/EP是双层运营体系,是人民银行先把数字货币兑换给商业银行或商业机构,再由商业银行或商业机构兑换给公众。也就是说,人民银行不会直接对公众发行DC/EP。

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掌门人穆长春表示,“首先,中国幅员辽阔,人口众多,如果直接面对公众,会给央行带来极大的挑战,而央行—商业银行/商业机构—公众这种模式极大提升了可行性;其次,商业机构的IT基础和服务体系都较成熟,在金融科技运用方面也积累了更多的经验,因此,双层运营可以更充分的发挥商业机构的资源、人才和技术优势;再则,双层运营体系有助于化解风险,避免风险过度集中,DC/EP涉及到的系统众多,仅靠央行自身的力量研发并支撑如此庞大的系统,是非常困难的;最后,如果使用单层运营架构,会导致金融脱媒。”

定位为数字M0

2019年7月,央行研究局兼货币金银局局长王信在数字货币开放研究计划启动仪式暨首届学术研讨会上提出,“央行数字货币在中国被定义为M0(现金),是现金一定程度上的代替,所以这项工作(指数字货币的研究)也落到了我们货币金银局。”根据王信的表述,DC/EP是M0的替代,这意味着它可以像现金那样自由流通、不计息及无限法偿性。

注:M0是货币存量的一个组成部分。货币存量指的是一个国家或地区在某一个时点上,所有经济主体持有的现金和存款货币的总量,这其中包括M0、M1、M2、M3。

M0=流通中现金

M1=M0+单位活期存款

M2=M1+单位定期存款+个人的储蓄存款+证券公司的客户保证金

M3=M2+具有高流动性的证券和其它资产

四、DC/EP面临的技术挑战

DC/EP要完全实现规划落地,还面临若干现实问题与技术挑战,现实问题包括用户需求来自何方、商户有何动机推广DC/EP等;技术挑战包括纸钞在交易双方都不联网(即“双离线”)的情况下即可完成价值转移,无需第三方确认,而DC/EP作为一种电子支付方式,实现“货币发送人-DC/EP接收终端/人民银行-货币接收人”全链路离线下实时支付还有难度。

商业银行在发放数字货币贷款时,除调整“贷款”和“存款”记录外,还要同借款人一起向央行发出数字货币贷款信息,由央行登记贷款银行及借款人数字货币备查账户。这样,就在央行形成了全社会“数字货币一本账”,形成数字货币的央行“基础账户”与金融机构“业务账户”并存的格局。这也对数字货币的载体设计、每一笔业务的信息多重传送机制设计(包括收付款双方及其开户银行、中央银行相互之间的信息传递),对央行数字货币开源系统的开发与维护,对账务处理与数据核对、数据的存储与安全性管理等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五、DC/EP带来新机遇

1、人民币支付功能的极大跃进

DC/EP作为中国人民银行研究中的法定数字货币,任何能够形成个人身份唯一标识的东西都可以成为账户,不需要银行账户就可以开立数字人民币钱包,通过数字货币智能合约的方式,便可以实现定点到人交付。

央行数字货币当前定位于M0的数字化替代,但具有不同于纸币的诸多独特优势。作为官方指定的支付媒介和智能化交易的优质载体,它能使支付市场竞争更加多元,并成为各类智能交易的重要组件。这也将推动货币运行体系深刻变革,在提高央行货币政策有效性、防止货币持续严重超发、维护货币金融稳定等方面将发挥极其重大的作用。

2、增强货币政策的穿透性

DC/EP将有望为中国货币政策创造出更具穿透力的直达性工具。通过定向使用、智能合约等内嵌功能,实现流动性投放的精准化、结构化。

央行可以实时掌控所有数字货币逐笔的收付情况及数字货币具体的分布情况,可以实现对数字货币的全方位、全流程监控,在当前支持中小企业发展的背景下,央行可以在定向降准等传统工具之外进一步创新,获得更加精准的政策工具,从而绕过中间的政策传导梗阻和金融机构顺周期性,使政策效力直达需求端,提高货币政策的传导效率。

3、隐私保护

面向单位和个人的存贷款等金融业务仍由商业银行等金融机构经办,但金融机构只能了解与自己经办业务相关的信息,并不能了解业务交易对手方的具体情况,从而实现央行之外的有限匿名,适度保护商业秘密与个人隐私。

4、加速普惠金融深化

在技术层面上,DC/EP具有降低交易成本、提高征信效率、强化支付便利的功效。使基于DC/EP支付结算的金融服务具有更广泛的可得性,助力欠发达地区、长尾人群更便利地接入国内资金融通的“内循环”。

5、货币政策独立性的维护

数字货币将引起新一轮的、新赛道上的“货币替换”,形成跨国家、跨地域的“电子货币区”。面对这一历史潮流,如果选择全方位对接由美国市场主导的数字货币体系,则将进一步强化对美元流动性的依赖性。反之,如果DC/EP能够抢抓这一历史机遇,与“一带一路”建设、全球价值链重构相结合,则将在新赛道上推动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和“网络效应”。

六、DC/EP稳步探索场景落地

与G7国家的CBDC进展相比,DC/EP相对起步最早、进展最快,目前已基本完成顶层设计、标准制定、功能研发、联调测试等工作。

进入2020年后,央行数字货币相关动作频繁,此前已经先行在深圳、苏州、雄安、成都及未来的冬奥会场景进行内部封闭试点测试。除工、农、中、建四大国有商业银行外,还有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三大电信运营商也都共同参与试点。在试点测试的同时,中国央行也正在积极探索央行数字货币未来可能的落地场景,并和各大互联网企业联手合作。

2020年7月8日,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与滴滴出行正式达成战略合作协议,共同研究探索央行数字货币在智慧出行领域的场景创新和应用。而在此之前,央行数字货币还与美团、B站等头部互联网公司展开合作,为DC/EP寻找更多的商业落地场景。另外,字节跳动等公司也在与银行讨论合作的可能性。目前已共有20多家公司参与了数字人民币项目。

商务部官网2020年8月14日发布了《关于印发全面深化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总体方案的通知》,其中公布了数字人民币试点地区。其中第93条“全面深化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任务、具体举措及责任分工”部分提出:在京津冀、长三角、粤港澳大湾区及中西部具备条件的试点地区开展数字人民币试点。

目前的试点测试是研发过程中的常规性工作,并不意味数字人民币正式落地发行,何时正式推出尚没有时间表。内部封闭试点测试的目的,是检验理论可靠性、系统稳定性、功能可用性、流程便捷性、场景适用性和风险可控性。

前期DC/EP的推动更多的是自上而下,比如用于政府、国企等机构人员发工资补贴、冬奥会内部流转和支付等场景;而在更多应用场景的商户身上,则需依赖头部互联网机构、银行、清算机构、收单机构的有力推进。通过头部单位进行试点推广,然后再通过互联网机构进行高频次的传播推广和下沉使用,稳扎稳打。后期数字货币应用的场景将会更加下沉,会更多地贴近百姓生活的各方面,如支付、连锁商超、医院、公交系统等。

DC/EP是我国监管机构对数字金融浪潮的主动尝试与拥抱,在推出的过程中,风险与机遇肯定是并存的。但无论如何,DC/EP无疑将从根本上改变数字经济和中国金融体系,有利于推动我国金融科技进一步发展。

注:转载请注明出处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