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文凯:更多关注中型民营企业融资难问题

中国宏观经济论坛(CMF)

发布时间: 20-08-1420:06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研究所

孙文凯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宜宾分院(长江经济带研究院)研究员、中国宏观经济论坛(CMF)主要成员

民营企业融资难问题一直是经济发展的难点痛点,是抑制民营经济发展的重要因素。融资难也使得民营企业家更多依靠自有资金积累或者民间融资,减少了社会消费,提高了企业成本。自2013年十八届三中全会决议正式提出“发展普惠金融”以来,我国的小微金融资得到快速发展。商事制度改革和“双创”运动后,国家金融监管部门努力推动小微企业金融服务“增量扩面、提质降本”,小微企业银行信贷可及性明显提高,成本显著降低。

但与此同时,规模居中的民营企业融资问题相对改善程度较小。如图1所示,近年来我国的小微企业贷款余额增速一直保持在15%左右,远高于大中型企业的贷款余额增速;中型企业贷款余额近年增速最低,仅在10%左右。

数据来源:历年中国人民银行《金融机构贷款投向统计报告》整理

根据我们近期对宜宾地区的调查发现,中型企业往往面临着较大的融资压力,在产生融资需求时,往往会出现抵押率低、利率高、期限偏短等问题,甚至出现连带责任无限扩张的不规范信贷现象。我们以该地区一家较大民营企业为例(以下称Y公司)说明上述现象。近期,我们调查了Y公司近年经营与融资情况。该公司成立于1994年,主营家用电器、移动通讯、电脑数码,物业出租。由于早年的快速发展,公司资产评估值快速提高,特别是2016年建设持有大型商场后已经达到20亿元以上,疫情前年收入稳定在8亿元左右,负债率40%左右,主要融资方式为银行贷款。在公司运行过程中,一个转折点是其2016年在宜宾繁华地段建设持有了一个高端写字楼和商场。建设资金来自三家大型银行贷款,贷款周期三到十年不等。然而,建设和运营写字楼的周期往往需要十五年时间,更短的时间要求更多还本付息。在建设此项目之前,公司是宜宾明星企业,企业所有者更曾经以企业家代表身份随国家领导人出访,是该地区明星企业家。此项目的短期贷给公司现金流带来极大压力,加之利率在基准利率基础上大幅上浮,营业利润甚至不能弥补每年的本息偿还。公司资产虽然估值较高,但能够贷款额度只占抵押资本额的不到40%,使得抵押获得的资金不能有效支撑公司运营现金流需求。三家银行间竞争,使得其中一家银行由于担心本息偿还而提前抽贷,加剧了资金流紧张。每笔银行贷款都要有所有家人的无限连带责任,凸显了银行的强势和民企的无奈。

据更多信息渠道了解,中型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现象在全国也存在普遍性,二线以下城市更加突出。我国中型企业贷款满足度低的原因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分析。

从政策来看,我国近年来金融支持实体经济的调整主要是向小微企业倾斜,政府通过开发专项金融产品、降低利率、延长贷款期限、创新贷款服务模式等方式加大了对小微企业融资的支持力度,但是政府针对大中型企业贷款的优惠政策不多。大型企业往往实力较强资本雄厚,可以通过银行及资本市场获得足够的融资支持,对政策的依赖性不高,但中型企业对贷款融资有着较高的需求,而其由于不如小微企业那样问题明显,在政策制定时反而容易被忽略。今年疫情加重了企业的资金周转难度,我国的融资和补贴优惠政策仍倾向于小微企业,中型企业融资难的问题更为突出。

从企业自身来看,我国中型企业多数处于高速成长期阶段,融资需求大,有着更高的经营风险,需要承受含更高风险溢价的融资成本。由于难以满足银行的安全性需求,中型企业在银行贷款时往往面临抵押率低、利率高、贷款周期短且抽贷风险高的问题。但是,中型企业投资项目往往周期较长,回款周期较长,利率高、贷款金额和期限与企业生产经营周期的不匹配给中型企业带来了新的资金压力,也进一步加重了企业的经营风险。

社会的金融环境来看,中型企业特别是二线城市以下中型企业目前还较难享受多层次资本市场好处:其拥有较多资产但变现慢,使得获得贷款额占抵押资产市值比例低;证券融资门槛过高较难享受股权融资便利,企业债发行困难。目前,中型企业仍然主要依赖银行信贷,使得银行在与中型企业关系中处于绝对优势地位。由于这种优势地位,银行在给中型企业发放贷款时甚至要求其家人承担无限连带责任。同时,不同于小微企业融资需求较小,可以通过担保贷款或者住房抵押贷款满足其融资需求,中型企业融资需求大,担保公司对其担保力度有限。最后,银行信贷管理体制制约着中型企业贷款可得性。终身责任制使得银行信贷人员不肯承受给中等企业信贷的风险,贷款率低且抽贷行为突出。

实际上中型企业融资难问题是发展中国家的普遍现象。美国学者克鲁格在研究企业规模分布特点时,提出了“消失的中间段”现象:在发展中国家,相较于大型企业和微型企业,中型企业的数量明显偏少。学者们的已有研究用融资歧视、资本回报率等视角对这一问题进行了分析。他们认为,相较于大型企业,中型企业往往没有能力通过大量资产抵押担保或信用贷款的方式来满足融资需求;相较于小型企业,中型企业的固定资本约束更高,资本回报率较低,需要更多的融资来维持企业运转,却往往没有得到相关金融机构的足够关照。

我们认为,对中型企业提供更多融资支持,甚至比小微企业更重要。这是因为:首先,由于中型企业已经具有一定规模,其业务相对稳定,转型困难,不如小微企业灵活性强,因此如果得不到合理融资支持破产风险较大;第二,单个中型企业往往吸纳就业较多、资产规模较大,如果破产会产生更大社会影响,特别是在二三线城市;第三,中型企业往往是小型企业经过竞争脱颖而出的企业,其产品具有竞争力,如果得到合适融资支持,有更大可能发展成优质大型企业。以上文Y公司为例,我们调查发现,如果该公司贷款期限能拓展到十五年后更多,贷款利率能执行基准利率,甚至小微企业的优惠利率,那么疫情前其经营状况将是良好的,即使有疫情冲击,也不至于沦落到甩卖资产地步。

对中型企业增加融资支持,需要从政策关注金融环境等多方面入手。首先,应该解决其融资贵问题,对中型企业执行小微企业类似的利率政策,使金融机构让利政策惠及中型企业,降低其融资成本。第二,应推动解决其融资难问题,打破地区壁垒,形成活跃全国金融市场和股权融资市场。目前全国性流动性过剩和二线以下城市中型企业融资不足问题并存,活跃的金融市场应使得即使在二线以下城市的中型企业也有机会参与并获取金融市场的低成本资金,以及活跃的股权流转机会。第三,对垂直管理的大型国有金融机构增强科学考核,增强内部竞争,适当增强其风险承受能力。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