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化工,你没有想到的世界农业化工巨头

发布时间:20-08-1411:17

中国化工,从一个世界农业化工领域的小弟,短短几年时间辗转腾挪,翻云覆雨,好似身怀吸星大法,先后吞下以色列安道麦、瑞士先正达,突变为世界农化领域四大巨头之一,与欧美三分天下。

农业国之根本,关乎一个国家的发展,也是民众赖以生存的关键,纵观世界文明古国的崛起,无不是建立在发达的农业下。

中国人民自古以来就是以勤劳勇敢而著称于世界的。很早以前就对野生植物进行驯化和选育,因此我国对整个世界的农业发展作出了巨大的贡献。早在一万年前,黄河流域和长江流域就开始了粟、水稻的种植。

古时的农业靠天吃饭,远远落后于现在的农业科技生产。随着农业的不断发展,也形成了早期的天文学,古人观天象,以确农时,但万千星象,并非是一成不变的,再加上自然灾害,干旱内涝,虫灾杂草,纵使是四海无闲田,农民犹饿死。

随着近代工业革命的发展,科学得到了大力推崇,被应用到各大领域,农业也在科学化工技术下,得到大力发展;但此时的中国依旧再闭关锁国,百姓满足于现状,小农经济自给自足,被世界拉开了距离。常言道:落后就要挨打。百年的屈辱历史中,西方列强对中国蚕食鲸吞,对农业造成致命打击;新中国成立后,战争下满目疮痍,百废待兴,又经三年自然灾害,十年动乱,使得本就风雨飘摇的农业更是雪上加霜,再一次地遭到重创。这一现状,直到改革开放,中国开始引进西方先进的农业化工产品和种子后,才得到有效地改善。

但粮食安全,关乎国家发展的命脉,长期的靠外来引进,势必会受制于人,不利于长期的可持续发展,要想打破这一局面,就要掌握核心技术。现代农业的发展特征,就是大量使用优质的种子和农业化学品,用化肥肥沃土壤,提供更有利于农作物生长的环境;用农药消除害虫、杂草,使农作物增产,所谓的农业核心技术,也就是农业化学产品,只有掌握农业产品技术,才能摆脱对西方的依赖,国家的发展命脉也就牢牢地把握在了自己手中。

于是在2005年经国务院批准,成立了中国化工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化工),中国化工是在原化工部直属企业蓝星公司、昊华公司重组基础上,设立的国有大型中央企业,直属国务院国资委管理。

新成立的中国化工毕竟底子薄,达不到世界先进水平,想要在全球农化市场上来开局面,可谓任重道远。当时的全球的农化市场是六分天下,分别为瑞士的先正达、德国拜耳、德国巴斯夫、美国陶氏益农、美国孟山都、美国杜邦,瑞、德、美三国长期霸占着全球农化市场的前六,中国化工想要从他们手中分一份羹,着实不易。

世上无难事,中国人能用算盘打出原子弹,化工自然也不在话下,无非是时间问题,但粮食安全又刻不容缓,只能剑走偏锋,收购,把你的变成我的。低头默默发展了几十年的中国,手里有钱了,财大气粗,但想要收购前六,暂时还是不现实,中国化工就把目光放在以色列安道麦的身上。安道麦是全球第七大农药公司,也是第一大非专利农药公司,中国化工在2011年一举收购了安道麦60%的股份,成为其最大的股东,成功打进世界前十,显然第七并不能满足中化的胃口,要知道,中国是一个占有世界人口1/4的农业大国,中国化工也是有野心的,第七是远远不够的。

在2008年经济危机后,世界经济低迷不开,农化市场也遭到重创,但这对中国化工来说,无疑是一大机遇。恰在此时全球最大农化产品公司瑞士先正达公司销额持续下滑,业绩不佳,更是被爆出裁员。2015年美国孟山都先对其伸出橄榄枝,欲以450亿美元收购,但骄傲的瑞士先正达果断地拒绝了,不死心的孟山都在三个月后又出价到470亿美元,先正达再次拒绝。不过好景不长,同年年底,美国的陶氏益农和杜邦对外宣传合并,陶氏和杜邦的合并是世界化工史上的最大合并金额记录,合并后的“陶氏杜邦”总市值达到了1300亿美元,全球农化“六巨头”,也变成了“五巨头”。此时的先正达终于意识到危机,再加上营收和利润的不断降低,先正达的高层开始动摇了。

中国化工的机会来了,2016年2月开始和先正达谈判,先正达早已没有了当初的桀骜,最终达成协议,中国化工对外声明将以43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瑞士先正达,远低于孟山都的470亿美元。并且在同年的5月,中国化工又以14亿美元收购了安道麦剩余40%的股份,在2017年6月中化集团完成对先正达的收购,至此,中国化工,完成了对世界化工排名第一和第七的100%的控股,让安道麦和先正达成为了“国有企业”,中国化工对先正达的收购也是迄今为止中国企业在海外最大的收购。依旧是在2016年,欲要收购先正达的美国孟山都居然奇迹般地被德国拜耳收购了,至此,全球农业化学产品和种子领域的“六巨头”,先演变成“五巨头”,最后形成“四巨头”,瑞、德、美三强变成中、德、美三足鼎立,分别为中国化工集团,德国拜耳,美国陶氏杜邦,德国巴斯夫。中化集团对瑞士先正达的收购,同时也打破了欧美的二元格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