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眼时评锐见」论文让长颈鹿“复活”,学术诚信何在

天眼新闻

2020-08-12 21:45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集团官方帐号
关注

最近,发生在江苏南京的一件“怪事”引发广泛关注:一头长颈鹿明明在手术后不久就因感染死亡,结果却在医生的论文里奇迹般“复活”。

据报道,去年5月,南京金牛湖野生动物王国的一只小长颈鹿遭踩踏骨折,园方曾在网络上求助,之后由南京AMC中心动物医院的骨科团队进行了手术。近日,有网友爆料,这头长颈鹿在术后一周左右因感染死亡。但在今年的一期《畜牧与兽医》上,一篇关于该手术的文章中写道:“术后5个月电话随访,患鹿患肢恢复良好。”

经媒体多方核实,接受手术的小长颈鹿确实在手术当月就已经死亡,所谓“5个月后恢复良好”纯属瞎扯。这不禁让人想起明代作家江盈科笔下“专业治驼”的庸医——“我业治驼,但管人直,不管人死。”虽然两者不能简单进行类比,但足以说明长颈鹿“死后复活”的闹剧在核心期刊出现,让人难以置信。

专业核心期刊为何会出现这么明显的“硬伤”?据报道,在论文五位署名作者中,刘某某、董某某既是长颈鹿手术的主治医生,又是南京某高校的在读在职博士,而《畜牧与兽医》就是由这家高校主办。同时,董某某还是南京AMC中心动物医院的法人代表和院长,论文第五位作者是该高校动物医学院的一位导师。

不难发现,给长颈鹿做手术的动物医院与刊发论文的期刊以及该期刊的主办高校之间,存在千丝万缕、错综复杂的关系,长颈鹿“复活”事件不仅关乎学术严谨性和诚信度,还可能牵涉隐秘的商业利益链条。也就是说,刊发这篇“乌龙”论文的目的不仅仅是搞研究、评职称这么纯粹,还可能是间接宣传推介该动物医院的业务。

面对质疑,动物医院方面称,医生发表的不是学术论文,而是一篇通讯文章,文章重点不在术后恢复上,而是探讨手术方案,并承认与动物园沟通不够,确有不严谨之处。同时,动物医院方面强调了手术存在的固有风险,以及对动物的免费救治。都不承认是论文了?论文有论文的体例,通讯有通讯的基本样子,这篇文章开头就有摘要和关键词,否认是论文,能够在众人面前蒙混过关吗?

《畜牧与兽医》杂志的回应也难以服众。其工作人员一边称论文是否造假仍需专家论证,目前不会撤稿。学术的确有很强的专业性,外行人难以置喙,但长颈鹿“复活”的闹剧,外行人都能看明白,就是基本事实是错误的,居然需要专家来论证,让人看不明白。

作者 陈广江

编辑 伍少安 黄丽媛

校对 林晓明

编审 顾海凇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