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浙江这篇高考满分作文,还有哪些新奇的作文

封面新闻

发布时间:08-0417:47

文/李春

“现代社会以海德格尔的一句‘一切实践传统都已经瓦解完了’为嚆矢。滥觞于家庭与社会传统的期望正失去它们的借鉴意义。但面对看似无垠的未来天空,我想循卡尔维诺“树上的男爵”的生活好过过早地振翮......”

以上语句来自于一篇名为《生活在树上》的浙江省2020年高考满分作文首段。浙江省高考作文阅卷大组教授点评文章称“老到和晦涩同在,思维的深刻与稳当俱备。”

据浙江教学月刊社微信公众号“教学月刊”介绍,该篇作文,第一位阅卷老师只给了39分,但后面两位老师都给了55分的高分,最终作文审查组判为满分。

《生活在树上》

8月3日,作家马伯庸在微博评论称,文章用了一大堆生僻词、生僻典故以及祓魅与赋魅,实践场域的分野、理想期望范式等学术语句。“让人觉得惊讶的是,这些生僻词、生僻典故和生僻表达都用对了地方。”

但马伯庸认为,问题在于,没这个必要。作文里要表达的意思,完全可以用更平实、朴素的词句来组织,信息一点不会损失。

而看完这篇作文后,我感觉我是来到人间就是为了充数的,首先第一段我就有不认识的字,不认识字也就算了,勉强看完,也没看懂。

惭愧之际,想到了鲁迅先生那篇著名的《作文秘诀》。他用反讽的手法,罗列出了“古之文学大师”的作文秘诀,比如“通篇都有来历,而非古人的成文”“一要朦胧,二要难懂”。最尖锐的是这段批评:“我们是向来很有崇拜‘难’的脾气的,……作文之贵乎难懂,就是要使读者三步一拜,这才能够达到一点目的的妙法。”对这种以难为贵的“做古文的秘诀”,鲁迅先生认为不过是“做骗人的古文的秘诀了”。

行笔至此,又想起了2001年江苏的一篇高考满分作文《赤兔之死》。

《赤兔之死》

这篇文章当时能获得广泛赞誉的主因,就是作者别具一格地全文使用通俗文言。

而且《赤兔之死》并不晦涩,晓畅易懂,有正常中学文言阅读能力的人都看得懂。作者以丰富的想像力编撰了赤兔为诚信而殒身的故事。这种人马之前的对话,也避免了直叙的俗套。

弘扬优秀传统文化,就要从中获益,只把“难”当成“噱头”和“创意”,不仅无益,更会走偏。

2009年,一名叫黄蛉考生,用“甲骨文”写了一篇高考作文,引发轰动。他虽然高考得分低,但因为这篇甲骨文作文被高校“破”格录取。而据媒体对黄蛉的追踪报道,当时负责给黄蛉授课的教授称,“这个学生有些浮夸,靠不住。”他称,经过两年的精心培养,黄蛉在古文字方面的研究水平并不如意“他的学习情况并不理想,在甲骨文方面也没有多大造诣。”

甲古文作文

纵观这些年引起争议的满分作文,常有“剑走偏锋”的套路以博高校“不拘一格降人才”。为此,有的写成文言文,有的全篇堆砌华丽辞藻,走晦涩难懂路线。如果这些博出位的举动,总能获得成功,会给考生传递一个怎样的信号?

就像鲁迅先生曾说:“我们要说现代的,自己的话;用活着的白话,将自己的思想、感情直白地说出来。

我的儿子是一名初中生,将来也要参加高考,千万别让他们忘记了表达最基本的要求——“说人话”。

毕竟,真实,才令人深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