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三州一市光伏基地明确最低价中标

光伏们

发布时间:08-0409:35

四川省“十四五”光伏基地规划正如期推进,自2019年6月四川省能源局组织“三州一市”光伏基地规划编制工作之后,2020年6月受四川省能源局委托,水电水利规划设计总院通过视频会议方式组织召开甘孜、阿坝、凉山州及攀枝花市“三州一市”光伏基地规划评审会。

根据规划报告内容,“十四五”期间“三州一市”光伏基地总体规划容量共4400万千瓦,分年度实施,其中凉山州900万千瓦、阿坝州1500万千瓦、甘孜州1900万千瓦、攀枝花约100万千瓦。据了解,预计2020年三季度开始陆续公布各地的规划及相应的执行办法,2020年四川省“三州一市”的光伏指标总体预估在120万千瓦。

除了规划容量之外,投资商对四川光伏基地规划尤为关注的还有电价。根据四川发改委7月10日关于征求《四川省2020年光伏发电项目竞争配置工作方案(送审稿)》意见的函,要求按照按当地脱硫煤标杆电价0.4012元/千瓦时向下竞价,平枯期结算电价按照项目申报的上网电价计算;而丰水期(6-10月)需要参加市场化交易,结算电价按照四川省丰水期光伏发电市场化交易有关文件执行

根据四川省发布《关于推进2018年丰水期风电光伏发电市场化交易的通知》,2018年丰水期(6-10月)四川电网除分布式风电、分布式光伏和光伏扶贫项目以外的风电、光伏上网电量,由国网四川省电力公司每月通过四川电力交易平台采取挂牌方式代居民用户优先采购。参与优先采购的风电和光伏发电企业,其全部上网电量按0.21元/千瓦时(2018年丰水期中长期外送电量加权平均上网电价水平)结算。2017年,四川曾印发《关于推进丰水期风电光伏发电市场化交易的通知》,丰水期(6-10月)内,除分布式风电、光伏和光伏扶贫项目以外的风电、光伏上网电量参照丰水期水电平均外送价格(0.3元/千瓦时)进行结算,曾引起行业轩然大波。

有资深光伏投资企业相关人士评价道,未来光伏走向低价上网已经成为趋势,在行业全面平价的关键节点更需要慎重行事而不是“拔苗助长”,通过强制命令式的竞价叠加交易也有悖于电改精神。不仅如此,上述文件中还明确了最低投标电价中标的原则,“若现场出现最低价相同且开发年度规模满额,现场再次向下竞价”。

“根据国家的平价政策,平价项目是不要求参与电力市场交易的,四川不仅要求低价竞争,并且丰水期还要参与电力市场交易,从往年价格来看,参与电力市场交易的电价越来越低,2018年是0.2元/千瓦时左右”,上述人士认为,目前是各地“十四五”规划推进的关键时期,如果四川此举获得批复,那对于当前正挣扎在平价风口期的光伏行业来说,不仅可能无法保障投资收益率,更有可能带来恶性竞争,进而导致规模管理失控等后果,并不利于行业的健康稳定发展。

除此之外,按照文件,四川“十四五”光伏竞价配置按照省级指导、市(州)实施的原则推进,由省级发布规划指导意见,根据建设条件和电力市场形势确定年度开发规模和项目,各州编制光伏基地规划竞争方案,明确开发方式、环保水保要求以及土地、税费等行管配套政策,由省能源局审查同意之后进行优选以及结果公示。“参考此前各地在基地开发建设过程中不同程度暴露出来的问题,地方州市难保不会将当地政府的发展要求等条件附加到项目开发中来,低电价与电力市场交易再加上地方政府的各种条件,项目的正常收益率将很难保障”,上述人士补充道,从平价到低价应该是一个渐进的过程,行业发展规律下也终会走向这个方向,但当前平价尚未完全实现,何况是多重‘折扣’条件下的项目。

一方面,光伏电站系统成本的下降将为行业带来广阔的发展前景,相较于其他能源形式的,这也将成为光伏行业在“十四五”期间强有力的竞争力;但另一方面,光伏平价尚在探索中,部分三类资源区还无法完全实现平价,强制式的加快降本力度可能带来截然不同的相反结果,尤其是当下正处于“十四五”规划的关键时期,随着地方在光伏项目规划中主导权越来越强,如何做好规划衔接,使光伏平稳进入全面平价时代,也是当下地方主管部门面临的挑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