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对派搞“初选”触国安法,黄之锋被爱国人士当街指骂为汉奸

北晚新视觉网

发布时间:07-1317:21

据香港《星岛日报》报道,9月的立法会选举越来越近,泛民周六在全港设240多个票站,包括议员办事处、街站甚至小吃车,供市民以电子或纸张方式投票进行初选。初选原定周六上午9时开始,但临时延至中午才接受投票。负责统筹初选的港大法律学院副教授戴耀廷称,由于警方搜查负责研发投票系统的“香港民意研究所”,导致准备工作延误。戴耀廷声称所有个人资料将于初选结果公布后立即销毁。截至周日下午4时,泛民声称有超过41万人参与电子投票。

(黄之锋资料图)

工联会前立法会议员王国兴批评称,正式的选举提名是在18日,泛民阵营提前一周进行选举活动,相关做法对其他参与立法会选举的候选人并不公平,完全违反选举法例。民建联立法会议员周浩鼎也提出质疑,疫情最近再次暴发,“限聚令”继续生效,泛民“铺天盖地搞初选”,导致大量人群聚集,可能增加传播风险,可能违反“限聚令”。

香港《东方日报》毫不客气地指出, “民主派初选漏洞百出”。周六一名市民分别在凤德邨及慈乐邨的两个票站投票,结果都显示“成功投票”,而慈乐邨票站工作人员没有核实投票人的住址证明和身份证数据,令人质疑存在重复投票及投票人身份的问题,削弱选举结果的可信度。

爱国市民石房有

怒斥黄之锋为汉奸走狗卖国贼

周日傍晚,黄之锋一行人在九龙太古附近为反对派参选人拉票期间,著名的爱国市民石房有突然现身,指骂黄之锋为汉奸,又指对方刚倾吞香港众志组织的捐款,花了2000万港币购房,并要求黄之锋交代捐款用途

另有分析指,戴耀廷等香港反对派搞所谓“初选”,恰逢香港发生第三波疫情,由于多例确诊病例至今来源不明,人员的大量聚集极易造成疫情大暴发,是不顾港人安危的“投毒”行径。香港特区政府卫生署卫生防护中心昨天介绍,截至当天下午4点,香港新增38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香港市民要求警方拘捕黎智英黄之锋

港警收了请愿信

多案缠身的乱港头目、“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接受外媒访问时,声称自己可能因违反香港国安法入狱。他还进一步“卖惨”称,无论发生什么事也不离开香港。不少香港网民看到后都纷纷戳穿黎智英的话术“是你走不掉了”!值得一提的是,香港国安法第43条的实施细则生效后,明确规定限制受调查的人离开香港。

面对黎智英到处卖惨,有爱港团体到湾仔警察总部外请愿,要求警方以香港国安法拘捕乱港头目黎智英及前“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并促请律政司严正作出检控。报道称,当天爱港人士高举写有“拘捕黎智英,拘捕黄之锋”的口号牌,并挥动国旗。

延伸阅读:

无耻!黄之锋公开记者资料,还煽动网友滋扰

香港大公网10日报道称,前“港独”组织“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在个人公开资料中播“独”,被港媒记者追问求证时,不仅只字未提,反而将记者资料在网上公开,令记者收到大量滋扰。有法律界人士指出,黄之锋有关行为已涉嫌犯法。香港个人资料私隐专员公署表示,会根据既定程序和法例作出跟进处理。

港媒发现,黄之锋在知名资料查询类网站上公开播“独”。《大公报》记者就有关情况向黄之锋质询,黄之锋做贼心虚,不仅没有作出任何回应,反而将带有记者姓名、工作单位及电话号码的截图在脸书上公开,并煽动网民来回答记者提问。随后,记者手机收到大量滋扰短信,更有匿名电话多次骚扰。

港区全国人大代表、民建联副主席陈勇批评,黄之锋曾经不满他人公开其个人资料,但如今却公开记者资料,是明显双重标准及网上欺凌,无论从法律上、道德上都站不住脚,“这些人无论怎样用民主自由包装自己,终究会露出其魔鬼的本性”。

香港法学交流基金会主席、大律师马恩国表示,根据《简易程序治罪条例》第20条,使用电报、电话、无线电报或无线电话传送任何极为令人厌恶的信息,或任何不雅、淫秽或威胁性质的信息,可处罚款1000港元及监禁两个月。而根据《刑事诉讼程序条例》第89条,任何人协助、教唆、怂使或促致另一人犯任何罪行,即属就同一罪行有罪。他指出,黄之锋将记者信息放在网上,并留下链接,叫网民直接联系记者作答,已涉嫌煽动他人对记者作出滋扰。

香港个人资料私隐专员公署回应此次事件时表示,根据《私隐条例》中有关使用个人资料的保障资料第三原则,除非资料使用者(不论个人或机构)取得有关资料当事人自愿给予的订明同意或有关资料的使用获《私隐条例》第八部所豁免,否则个人资料不得用于“新目的”,即原先收集资料时拟使用或相关的目的以外的目的。私隐公署视这查询为投诉,并根据既定程序和法例作出跟进处理。

“香港众志”真“解散”了?港媒:成员活动仍受黄之锋等头目指挥

据香港《文汇报》报道,积极勾结外国反华势力的“港独”组织“香港众志”早前宣布解散,其核心人物罗冠聪、郑家朗等人也逃往外国。但据知情者透露,“众志”这个组织只是在名义上解散,其成员的活动依然受黄之锋等头目指挥。

据报道,“香港众志”总部在《港区国安法》开始实施后已基本停止运作,但本周一连数日,多名疑似其成员的年轻人陆续到佳力工业大厦的总部搬走物资。不过,可能为了掩人耳目,该组织的头目们均未出现在前来搬运的人群中。

知情者透露,“香港众志”这个组织只是在名义上解散,其成员的活动依然受黄之锋等头目指挥,而搬走的物资,除了一些具政治敏感的宣传品暂存于迷你仓外,其他的则零散地摆放于与“香港众志”关系密切的几个区议员办事处内,表面上解散,其实就好似这些家具一样,系“化整为零”,等时机一到就东山再起。

据报道,“香港众志”自6月30日宣布解散后一直都未有大动作,其位于新蒲岗大有街佳力工业大厦一楼的办公室更是终日乌灯黑火,没有人进出,似乎刻意想避开《港区国安法》的风头。直至本月5日(上周日)晚,该办公室内有人亮灯,直到次日午夜零时许,有四名形迹诡秘的男女小心翼翼离开大厦,众人步出大厦后仍四处张望显得非常警觉,然后就急脚走人,似乎十分害怕被人发现。

本月6日(周一),多名年轻人正从大厦内搬出大量白板、桌子、椅子等办公室物资,送到一架正在等候的大货车上。这些物资与“香港众志”总部拥有的物品相同,包括黄之锋刚买入不久的电竞椅及其他街站物资。除了办公室的物资外,搬走的还有一些旗杆和宣传品。在整个搬运过程中,记者并未发现黄之锋、周庭、林朗彦等核心头目出现,而是由甚少曝光的普通成员及义工前来秘密“搬窦”。

据知情人士透露,“香港众志”虽然在《港区国安法》实施后宣布“解散”,但组织内的前核心成员仍然照常维持组织运作,譬如,前秘书长黄之锋在宣布退出组织后仍然继续积极与观塘区议员梁凯晴和南区区议员袁嘉蔚摆街站筹备选举,而前常委廖威廉仍旧协助参选新界东的何桂蓝摆街站。“香港众志”前成员先将物资搬到迷你仓或一些区议员办事处暂存,等选举过后再宣布下一步计划,很可能随时又成立一个新组织。

来源:北晚新视觉综合 深圳卫视 环球时报 观察者网

流程编辑:TF021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