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袭警凶手当母亲面持刀杀警,其弟懊悔:不该没关门让老母看见

斑马大观察

发布时间:07-1116:13

淮安市公安局巡特警支队五大队的民警王涛、辅警安业雷牺牲了。追悼会当天,市民前来吊唁,"谢谢你们曾经来过,让每一双眼睛饱含热泪且相信光明。"

据澎湃新闻7月22日报道,淮安马氏兄弟重大暴力袭警始末曝光。

大哥马伟兵和二哥马洪兵一人持杀猪刀,另一人持菜刀,将两名警察砍致重伤后逃窜。

在场的三弟马兆兵与因脑梗瘫痪七旬老母亲亲眼目睹了这场惨烈的事故。马兆兵说,后悔没把门关上,让老母亲看到这一幕,"她脑梗瘫痪就是之前被大哥二哥气的。"

惨烈血腥现场

7月6日上午10时14分,民警王涛、王春坤和辅警安业雷、吴骏来到板闸家苑小区29栋2单元504室,这里是马兆兵的家。

警方得到消息,因"寻衅滋事"在逃的马伟兵和马洪兵在这儿落脚,他们来核实情况。

民警敲开504室的房门时,屋内有三人,分别是马洪兵、马兆兵和在阳台休息的七旬瘫痪老母亲。

民警出示证件表明来意后,要求正在厨房切菜的马洪兵出示身份证,马洪兵拒绝。王涛提出警告,马洪兵仍然拒绝出示证件,还多次试图持刀冲出厨房,均被一旁的马兆兵拦下。

10时21分,马洪兵转而爬上厨房的窗户,称如果警方再靠近,他就跳下去,"你们再逼我,我就跳下去。"王涛四人为保证马兆兵的人身安全,劝说他保持理智。

见警方态度松和,马洪兵要求马兆兵递手机给他,拿到手机后马洪兵当即拨打了一个电话,大喊"马大被抓了。"

10时21分43秒,藏匿于小区内的马伟兵突然手持两把尖刀冲进504室,"杀死你们!"

这两把尖刀是他事先藏在5楼弱电箱里的。马伟兵大声喊着冲向屋子里的4名警察,厨房的马洪兵见状也拿着菜刀跳下来开始朝着4名警察猛砍。

马伟兵大声喊着冲向屋子里的4名警察,厨房的马洪兵见状也拿着菜刀从窗上跳下来,朝着4名警察猛砍。

狭窄的屋子里场面混乱,王涛挡住疯狂捅刺的马伟兵,救了身后的王春坤;安业雷挡住举着菜刀乱砍的马洪兵,救了身后的吴骏。

极度混乱下,王春坤与吴骏拿起屋子里的凳子反击,并取出应对紧急情况的单警装备辣椒水喷洒。马氏两兄弟夺门逃窜。

而王涛与安业雷一人倒在504室,一人倒在5楼通往4楼的楼梯口。法医鉴定,王涛左侧颈动脉完全离断,安业雷左腹主动脉被刺破,两人创口表面均为3.8厘米,刺入深度分别为12厘米、10厘米,均因失血过多而牺牲。

马氏兄弟袭警过程只有6、7秒,但两人出手凶狠,"整个过程我一直拿着我的杀猪刀在捅,他(马洪兵)一直拿着菜刀在砍,"被捕后马伟兵交代。

砍杀民警后逃窜到隐蔽落脚点

被发现后拒捕遭枪击

马氏两兄弟作案后骑一辆电瓶车逃窜,已是惯犯的两人"反侦查意识很强。"淮安市公安局警方在一片荒地中找到两人的临时落脚点。

这片荒地十分适合藏匿,荒草有一人高,地势西高东低遮挡视线。荒草从中有一所破旧的民居。房门已上锁,房子里锅碗瓢盆一应俱全,供两人逃窜的电瓶车正在充电,还有一条满是血迹的毛巾。这显然是两人常用的犯案后藏匿点。

没有车做代步,应该走得不远。警方开始沿路搜查。

18时38分,左顾右盼马氏两兄弟走在汕头小区的路上被民警发现,为保证附近行人不被当做人质,民警确定周围没有居民后准备实施抓捕。

民警王子叶与两人保持一定距离的平行后鸣枪示警,两人并未理会甚至想将手上的甩向王子叶。

为防伤及嫌犯性命,王子叶瞄准马洪兵腿部将其击中,马洪兵一瘸一拐继续行走。王子叶再次鸣枪示警,两人仍旧拘捕,王子叶再次开枪击中马洪兵另一只腿。

马伟兵见马洪兵倒地,随即抛下手中的道具,双手抱头表示接受逮捕。待警方靠近时,马伟兵突然起身欲反抗,被辅警队长曹开朋控制。

18时38分25秒,马氏两兄弟拿起刀具再次试图反抗, 39分30秒许,徒劳挣扎的两人被戴上手铐。

劣迹斑斑的马氏两兄弟

52岁的马洪兵曾六次获刑,最早一次被判刑是在18岁。分别涉强奸罪、强制猥亵罪、放火罪、盗窃罪等。

今年2月3日,两人因 "寻衅滋事罪"将两人列为在逃人员。

说到这两个兄长,马兆兵直言不讳"该死。"他后悔在两个哥哥逞凶时没把门关上,被瘫痪的老母亲看到,"要是当天把门关上就好了。"

母亲之所以瘫痪,都是因为2019年二哥马洪兵刑满释放出狱后,与大哥马伟兵一起"上门闹事",患有脑梗的母亲气急攻心,送往医院手术后瘫痪。

疯狂的马氏两兄弟和痛苦的3家人

504室重大袭警案发生后,现场已经被封锁。马兆兵带着老母亲搬到了楼下403室。这两套房都是马家分到的安置房。

马家在2016年分得5套拆迁安置房, 56岁的马伟兵有两个儿子,分到3套;马洪兵和马兆兵分别分到一套。

马伟兵的妻子患有精神类疾病,生活不能自理。马兆兵承担照料大嫂和老母亲的责任。

7月8日8时30分,淮安市公安局举办追悼会,千余人沉痛悼念,送别英雄。

王涛5岁大的女儿怯生生的,躲在母亲的身后,不时抬头看痛哭的母亲,她还不能体会这份痛苦。

安业雷的妻子抱着怀里才两个月的女儿泣不成声,他的母亲头发有些花白了,看着灵台上的棺木哭喊,"我的儿啊。"

马氏两兄弟的疯狂举动,岂止毁了马家,受伤的岂止他的妻儿、兄弟、七旬老母,还有另外两个正在痛哭的本可以幸福快乐的英雄家庭。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