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日报评论:香港的教育问题花多少年都要解决

北京日报客户端

发布时间:07-0809:06

近日,受反对派不断阻扰,香港立法会教育事务委员会会议未能就教科书议题持续推进。委员会主席叶刘淑仪感慨,香港教育要想走出困局,起码还需要5到10年的时间。

香港教育病了,而且病得不轻,这已是观察者的共识。“修例风波”以来,我们目睹了太多怪现状。参与违法活动被捕的人中超四成是学生,最小的甚至只有十一二岁,一些年轻人“认贼作父”,满脑子“港独”“黑暴”“揽炒”,行为之乖戾、三观之扭曲,令人震惊。事实说明,教育失败,特别是历史教育和家国认同严重缺失,个体发展就会缺乏价值依归,香港社会就会沦为一盘散沙,年轻人三观未稳,更易被蛊惑利用,误入危途歧路。近些年,香港社会一再发出“救救孩子”的呼声,折射出解决教育领域严重问题的异常紧迫。

香港之乱,关键之一在教育之病;教育之病,根本症结在“殖民遗毒”,这也直接导致了,香港教育缺乏是非黑白的起码标准。殖民时期,香港中英文教学比例为1∶10,学校不设中国历史课,中国历史被编入亚洲历史,港人国家民族观念被强行淡化;回归前夕,港英政府精心“埋雷”,将在华代理人安插进教育机构,发展了一批“应声虫”;回归祖国23年来,香港教育问题始终未能很好解决,教学改革一再折戟,更遭遇所谓“反国教运动”。通识教育无大纲,教材无标准,罔顾事实、颠倒黑白、充满偏见的内容比比皆是;学校课堂上,鼓吹殖民统治、宣扬有害思想的“毒教师”“毒导师”肆无忌惮。荼毒之下,年轻人变得“通通唔识”,不能不说是香港教育最大的失败与悲哀。

教育,关乎“播撒什么种子”“培养什么人”;建设什么样的教材体系,传授什么内容、倡导什么价值,关乎育人根本大计,必须牢牢攥在手中。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观念思想、价值判断等不是朝夕所能速成,家国体认也不是天生下来就有,很多时候得益于潜移默化。就拿教科书来说,单是立法会开会讨论相关议题都有人当场泼水,更遑论教育条线上的诸多“黄皮白心人”。这个问题不解决,香港永无安宁。这是一场必须进行下去的改革,也是一场必须攻坚进行的战斗,五年也好,十年也罢,不管花多少年,香港的教育问题都必须要解决。

精神层面的刮骨疗毒需要一个过程,学校、家庭、社会、政府乃至媒体各有责任。目前,“港区国安法”已经落地,积极效应正在显现,公共图书馆陆续下架“港独”书籍,一些大学图书馆也同步跟进。接下来,清理“黄师”、整顿课堂、审视考卷,包括社会层面,强化升国旗、唱国歌等仪式感,方方面面都要行动起来。而对于那些触碰红线者,要坚决祭出法治之剑,斩断那些伸向教育、伸向孩子的黑手。坚决不让“绊脚石”作乱,是保护一代人的青春,保护香港的未来。

“潜龙腾渊,鳞爪飞扬。乳虎啸谷,百兽震惶”,梁启超曾在《少年中国说》中寄托对青年人的希望。香港“再出发”的时间表已经开启,期待香港社会以此为契机,打赢“去殖民化”硬仗。广大青年头脑清醒、明辨是非,东方之珠才会由乱到治,重焕光彩。

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汤华臻

流程编辑:吴越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