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我们仔细谈谈腾讯老干妈纠纷的法律细节

金融界

发布时间:07-0412:45

来源:证券时报网

腾讯和老干妈的“瓜”越吃越大,在腾讯起诉、老干妈喊冤、贵州警方火速通报之后,字节跳动也“拌”了进来。

7月2日晚间,字节跳动副总裁李亮在其头条号上谈及此事称:“基础事实都没调查清楚,就可以直接启用公检法手段,竟然还成功冻结了对方1600万元!” 随即,腾讯公关总监张军隔空回应,称对方“知识储备不足,记性还不好”,并附上了此前字节跳动申请冻结另一家公司财产的裁定书。

7月3日早间,字节跳动副总裁再度发声,指“腾讯向南山法院申请冻结老干妈财产的做法,既缺少对法律的敬畏,也没有搞清楚最基本的法律事实,在没有必要性的情况下贸然冻结对方1600万元的资产。”

两家巨头“口水战”火热,实际上关涉一系列法律问题。腾讯申请冻结对方财产,需要怎样的司法程序?行为认定和案件判决有哪些影响因素?此案折射出怎样的公章制度漏洞?证券时报记者采访了法律学界和业内的专家,寻找此“瓜”背后的法律解释。

财产保全执行细节尚未可知

这一切源于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的一张民事裁定书。裁定书显示,腾讯作为原告提出财产保全的申请,请求查封、冻结老干妈名下价值人民币1624万元的财产。

财产保全是指人民法院在审理给付之诉的案件中,为了保证将来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能够得到全部执行,在作出判决之前,对当事人的财产或者争执标的物采取查封、扣押、冻结或者法律规定的其他方法进行保护的措施。具体分为诉前财产保全和诉中财产保全。

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讲师石一峰告诉证券时报记者,诉前和诉中财产保全有细微差别,诉前财产保全代表一种紧急状态。《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一条规定,人民法院接受诉前财产保全申请后,必须在四十八小时内作出裁定;裁定采取保全措施的,应当立即开始执行。

一位资深律师告诉证券时报记者,一般诉中保全比较常见。诉前保全虽然程序上有规定,但要证明有紧急需求,实际上很难做到,在抚恤金,工伤保险金方面可能存在,一般民商事案件则比较困难。

腾讯老干妈一案属于诉中财产保全,上述裁定书依照法条为《民事诉讼法》第一百条、第一百零二条、第一百零三条,并未涉及诉前财产保全。“诉中财产保全的前提是,如果不申请保全,可能会造成将来判决难以执行或一方当事人权益损害,但在具体判定中存在模糊性,法院具有一定的自由裁量权。”石一峰表示。

石一峰介绍:“收到诉中财产保全申请后,法院应当在5日之内做出裁定,若裁定保全,则应当在5日之内执行,但是紧急情况下也需要在48小时内做出裁定。而具体的执行时间会根据保全财产的不同产生差异,比如查封登记不动产或扣押动产等,就需要花费更长的时间。”

值得注意的是,当前《民事诉讼法》并未对送达程序作出明确要求。“是裁定后立即送达、执行时送达还是执行完毕后送达,不同的时间点对于被申请人在程序法上的意义是不同的,因为送达之后被申请人有一个提出异议的权利。从申请人的角度,延迟送达能够防止财产被转移;但是从另一个角度,申请本身也有可能是不合理的,甚至影响到其他利害关系人,这里就有一个利益权衡的问题。”石一峰解释。

南山法院的该裁定书落款时间为2020年4月24日,裁定书送达后立即执行。老干妈声明称其接到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委托贵阳市南明区法院送达相关法律文书的时间是2020年6月10日。保全裁定有没有执行,怎样执行,目前仍未清晰。

此外,根据上述法律规定,财产保全申请人还应提供相应担保。“这是为了防止申请人最终败诉或者认定财产数额不符,因而可能给对方造成财产损失。通常可以用现金、房产证、担保公司做担保,现在也多用保险公司出具的保函。”一位法律从业者告诉证券时报记者。

裁定书显示,在此次腾讯的财产保全申请中,由新疆前海联合财产保险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和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联合提供信用担保。

据悉,南山区人民法院相关负责人回应媒体称,相关情况还需进一步核实,该院会依法审理,最终结果以合议庭的意见为准。7月3日下午,贵阳市南明区人民检察院发布消息称,检察机关依法提前介入“老干妈公司”被伪造印章案。

是否构成表见代理将影响判决

那么,此案的裁决将会受到哪些因素的影响?多位法律专业人士称,表见代理的认定将是重要因素之一。

表见代理,是指虽然行为人事实上无代理权,但相对人有理由认为行为人有代理权而与其进行法律行为,其行为的法律后果由被代理人承担的代理。其三个要件为:被代理人的可归责性;代理人的代理权外观;第三人的善意。

“也就是说,要证明‘我足以相信你是你‘,”上述法律人士解释,“表见代理有几种常见情况,比如公司大股东在没有公司授权的情况下对外签订合同,但合作方有理由相信大股东能够代表公司行为;再比如公司的业务员离职后,继续以公司名义去签合同,长期的生意伙伴对离职并不知情,双方合作仍然基于信任关系,这种情况下被代理公司即应承担一定责任,因为没有及时澄清与业务员之间的代理关系已经取消。”

对于要件之一“被代理人的可归责性”,需要判定老干妈与三名犯罪嫌疑人私刻公章之间的关系。“一般会采用过错归责或风险归责,过错归责即判定老干妈是否存在一定过错,但这个表述并不一定准确;风险归责则判定老干妈是否有风险控制能力及是否采取了风控措施。比如在此案中,老干妈是否有严格的公章管理,在广告投放期是否知情及是否向当事人询问相关情形。”石一峰表示。

对于要件“第三人的善意”,则需要腾讯举证是否“有理由相信”。“这里主要会根据交易场所、交易时机、交易价格等判断当事人的注意义务。比如签订合同如果是在老干妈的某个办公场所,那这里的代理权外观就非常强了,有理由相信这就是老干妈公司的行为。”石一峰称。

石一峰表示,目前的材料不足以展示案件详情,具体还要依照实际证据判决。“并不是说不构成表见代理,老干妈就不用承担责任,或者构成表见代理,腾讯就会得到更多保护,最终还是会在法治的框架内得到妥当的平衡。这样的案件本身没有太大的特殊性,从解决路径上看,现有的规范供给是比较充足的,特别是在《民法典》颁布之后,对当事人利益的保护会更加充分。”

公章管理问题有待解决

此案也再次暴露长期存在的企业公章管理问题。上述法律人士提醒,很多公司的公章管理制度不够严格,比如一些公司会混用公章,没有合同专用章和财务专用章等区分,“虽然这也不算违法,但是公司应该有合理的用章制度,处理好内控问题。”

石一峰称,一方面,现有的公章管理和行政处罚还不是特别完备,还需要细化。另一方面,公章的问题就是权限的问题,实际上也可以通过一些其他的技术手段去弥补,比如签订合同要求上级视频,应用区块链技术等。并非要完全依赖公章,伪造公章的可能性还是存在的。

腾讯收割流量,股价上涨

此案在互联网上持续发酵,接连数天被广泛围观讨论。“憨憨企鹅”则借机迅速收割了一波热度。7月1日晚间,B站腾讯账号发布《我就是那个吃了假辣椒酱的憨憨企鹅》视频疯狂吸粉,目前该视频已有544万播放量,“腾讯 老干妈”话题连续两天霸占B站搜索热榜第一名,相关话题视频已超过百条。

腾讯股价近两日也表现不凡,7月2日,腾讯控股高开上涨,当日涨幅3.97%,以520.7港元收盘。7月3日,股价盘中一度冲高至529港元,收盘时涨幅1.16%,收盘价524.5港元,总市值突破5万亿,创历史新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