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银行1天领7张罚单:罚款260万 以贷还贷、隐匿不良

中国经济网

发布时间:07-0321:29

原标题:撞上枪口!这家上市银行1天领7张罚单,罚款260万!以贷还贷、隐匿不良…

在上半年收官之际,贵阳银行却收到来自监管的处罚“大礼包”。

近日,贵州银保监局一口气给贵阳银行及相关责任人下发10张罚单,这对于业界所认为的内部治理规范、业绩良好,遵纪守法表率的上市银行来说非常罕见的,而贵阳银行还顶着“中西部首家上市A股银行”光环。

券商中国记者注意到,10张罚单中,贵阳银行领取7张,相关责任人领取3张,其中,贵阳银行涉及的违规行为在行业内较为严重,包括以贷还贷、掩盖不良、刚性兑付、隐匿不良甚至违规为严重污染环境企业提供授信等,最终该行被合计罚款260万元,相关责任人被罚款20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贵阳银行力推的募资不超过45亿元的定增方案,在今年4月24日收到证监会再融资反馈的11个问题意见,要求该行在30日向证监会提交回复意见。

最终,贵阳银行在1个月内答复不完,延迟至7月23日前向证监会提交反馈意见回复材料并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涉及7项违规行为

贵阳银行新领导班子上任后,首次遭遇密集型罚单“轰炸”。

6月30日,贵州银保监局披露,贵州银行违法违规行为主要涉及7宗:

(1)向关系人发放信用贷款;

(2)重要岗位轮岗执行不到位;

(3)理财资金借助通道发放委托贷款,部分资金被挪用于兑付融资人发行的私募债、从部分理财产品中提取投资风险互换金,用于调节收益,刚性兑付;

(4)以贷还贷、掩盖不良,贷款五级分类不准确;

(5)理财资金投资本行信贷资产收益权;

(6)代为履职超过规定期限,股东出质银行股份未向董事会备案,违规为环保排放不达标、严重污染环境企业提供授信;

(7)以自有资金借道发放信托贷款,大部分用于置换表内信贷资产及承接类信贷资产隐匿不良。

从上述罚单来看,贵阳银行的违法违规行为,除了“重要岗位轮岗执行不到位”内部管理问题,更多则是业务上的违规行为,尤其是以贷还贷掩盖不良、以自有资金借道发放信托贷款,用于置换表内资产和承接信贷资产隐秘不良,这种“粉饰”行为将导致银行内部资产负债表的失真,监管无法掌握辖区内银行的资产质量,尤其是真实不良率情况。

可以说,贵阳银行的违规行为正是撞在近期监管针对银行业乱象整治的“枪口上”。

近日,银保监会下发《关于开展银行业保险业市场乱象整治“回头看”工作的通知》中关于资产质量真实性方面明确提及,要关注人为操纵风险分类结果,隐匿资产质量;违规通过以贷还贷、以贷收息、虚假盘活等方式延缓风险暴露,掩盖不良贷款;违规通过第三方代持、为不良资产受让人提供融资等方式实现不良资产的非洁净出表等,对粉饰报表行为进行监管治理。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罚单还提及贵阳银行“违规为环保排放不达标、严重污染环境企业提供授信”,这一项违规则是违背整个宏观调控政策方向。

作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期要坚决打好的三大攻坚战之一,污染防治已经成为各个领域当前的关注重点。

银监部门对环保问题也颇为重视,在2018年原银监会印发的《2018年整治银行业市场乱象工作要点》和上述银行业保险业市场乱象整治“回头看”都明确提及“违规为环保排放不达标、严重污染环境且整改无望的落后企业提供授信或融资”是违反宏观调控政策行为。

首席风险官也被罚

值得一提的是,贵阳银行新的管理班子在去年才逐步稳定下来。

2019年7月,贵阳银行董事长、行长和监事长均发生变更。原董事长陈宗权到龄退休,原监事长张正海出任董事长,原副行长夏玉琳升任贵阳银行行长,而监事长杨琪为贵阳银行原执行董事、副行长。这也是张正海担任董事长后,贵阳银行收获的最密集罚单。

此次10张罚单中有3张罚单发给个人,分别为3张个人罚单的当事人分别为张志、欧阳晓霞和邓勇。

具体而言,主要违法违规行为,张志是贵阳银行理财资金借助通道发放委托贷款,部分资金被挪用于兑付融资人发行的私募债、从部分理财产品中提取投资风险互换金,用于调节收益,刚性兑付的直接责任人;欧阳晓霞是贵阳银行以贷还贷、掩盖不良,贷款五级分类不准确的直接责任人;邓勇对贵阳银行以贷还贷、掩盖不良,贷款五级分类不准确负有领导责任。

最终,张志领罚10万元,欧阳晓霞和邓勇分别被罚5万元。

贵阳银行2019年报显示,邓勇是该行的董事、首席风险官,持有该行38.62万股,从贵阳银行领取的薪酬为39.78万元。

今年一季度不良率上升至1.62%

值得一提的是,贵阳银行受疫情影响,不良率已经在2019年末基础上攀升至1.62%。

根据贵阳银行此前披露的2019年报和2020年一季报,截至2019年末,贵阳银行总资产5603.99亿元,较年初增加570.73亿元,增幅11.34%。2019年,贵阳银行实现营业收入146.68亿元,同比增长16.00%;实现归母净利润58亿元,同比增长12.91%。

2020年第一季度,贵阳银行实现营业收入41.48亿元,同比增长17.44%;实现归母净利润15.06亿元,同比增长15.49%。

其中,信用减值损失为15.68亿元,比去年同期增加34%,这主要因为受疫情影响,贵阳银行加大减值损失计提力度,以增强风险抵御能力。

值得一提的是,贵阳银行不良率持续出现攀升状态,截至2019年末,该行不良率为1.45%,较上一年度增加了0.1个百分点;今年一季度,不良率继续攀升至1.62%,比去年末增长了0.17个百分点。

就整体上市银行而言,贵阳银行的不良率也不低,一季度末1.62%不良率在上市城商行中排名位居第三,仅次于郑州银行和青岛银行,这两家银行的不良率分别为2.35%和1.65%。

从此次监管罚单来看,贵阳银行存在掩盖、隐匿不良的违规行为,真实不良率可能还高于上述披露数据,这些都有待监管的进一步督促披露真实的不良率。

屋漏偏遭连夜雨,贵阳银行原本正在紧锣密鼓组织回复棘手的证监会关于定增的反馈意见,此番却再次遭遇银保监会的密集罚单。

今年3月,贵阳银行发布定增预案(修订稿),拟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数量不超过5亿股,募资不超过45亿元,新引入包括厦门国贸在内3家投资者,该定增方案在3月20日获得贵州银保监局同意。

后续,该行在4月24日收到证监会再融资反馈意见,原本应于5月底回复,但由于整体回复工作量大,贵阳银行申请延期至7月23日前回复。

来源:券商中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