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大学校长致辞只念标题,为何赢得欢呼声

红网

发布时间:06-3017:45

6月28日,重庆大学举行毕业典礼。典礼刚开始就下起大雨。到校长张宗益致辞时,他说,最近一段时间,很多东西不可预测,包括今天的雨。因为这些不确定性的存在,所以我讲的题目叫《拥抱改变》。因为雨太大,就不全文照念了,就讲几个标题。话音未落,台下顿时响起热烈的欢呼声。(6月28日 澎湃新闻)

这位张宗益校长,因雨大幅缩减讲话内容,是用行动生动诠释了演讲主旨“拥抱改变”,这远比长篇大论更有力量;张校长致辞时宣布只念标题,台下响起热烈的欢呼声,说明学生对短小精悍的讲话更期待更欢迎;只念标题的讲话,学生和社会反响异常好,说明短话同样能演绎精彩。

林语堂曾说,讲话应像女人的裙子,越短越好。这话虽有哗众取宠之嫌,不过也相当精辟。

讲话若啰嗦,水分过多,没有多少信息含量,这是在浪费别人的时间。鲁迅说,浪费别人的时间无异于谋财害命。

不知从何时起,开会喜欢开长会,一开就是几个小时。一些领导干部做报告,喜欢长篇大论。大一二三四里套着小1234,听起来一套一套,头头是道。可这连篇累牍里到底有多少干货?其实报告者清楚,与会者也清楚,但就是不愿意说破。于是乎,与会者要么昏昏欲睡。要么这只耳朵进,那只耳朵出,很少往心里去。

开会讲话甲乙丙丁,一二三四,像开中药铺。讲那么多干嘛?话讲长了记不住,更谈不上消化吸收。你看千古名篇《岳阳楼记》,才516字,可谓是字字珠玑。即便是这样经典传世文章,大家记忆最深刻的恐怕也只有“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很多讲话比《岳阳楼记》长,又达不到经典的水平,你说能给与会者留下什么深刻印象?

开会是为解决问题的。假空长的讲话能解决什么问题?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各级领导干部要带头讲短话、讲实话、讲新话,通过自己以身作则带出好文风来。有人总结习近平总书记的语言风格是简短精炼,要言不烦。

其实,说长话容易,讲短话不容易。丘吉尔曾说,如果让我讲5分钟,我提前一周准备;如果是20分钟,我提前两天;如果是1小时,我随时可以讲。在丘吉尔眼里,一小时以上的讲话,属于随时可信口聊的水平。

讲话为何短不起来?要么理论水平不高,抓不住问题的实质;要么是思想不深刻,只好在“长”字上做文章;要么是习惯以会议贯彻会议,讲短了怕被人误以为不重视;要么是调研不深入,抓不住问题的要害,只好面面俱到。或者一直浸淫在开长会听长报告的环境里,轮到自己有机会做报告时,也习惯了不讲长篇大论体现不出水平的思维模式。

提倡开短会,讲短话,一方面要靠发言者自身觉悟。射箭看靶子,弹琴看听众,像重庆大学的张宗益校长那样,能因机而变,缩减讲话。另一方面要用猛药。比如严格限制发言时间,只给几分钟、十分钟、一刻钟的发言机会。这就迫使发言人认真准备,删繁就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