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时评丨“只念标题的讲话”,要赞美也要反思

环京津新闻网

发布时间:06-3009:36

6月28日上午,重庆大学在风雨操场举行2020届学生毕业典礼上,因为现场突然下起了大雨,为了师生们的身体健康着想,校长张宗益在致辞时只念了标题,向毕业生送上深情祝福,还打趣说“好雨知时节”。参加毕业典礼的2000余名毕业生代表穿着雨衣,完成了这场简短的毕业典礼。(6月29日《新华网》)

由于一场大雨,重庆大学校长的讲话“只念了标题”。 随后,重庆大学将“校长准备的讲话稿”全文进行了发布,让学生们“自己阅读”。“只念标题的讲话”引发广泛关注:虽然只念了讲稿标题,但是学生能够感知校长祝福,能够感知校长爱护;虽然只念了标题,却反映出了校长对孩子的爱,他不忍心看着学生“站在雨中”听讲话。

“只念标题的讲话”此处无声胜有声。学校的毕业典礼是神圣的,也是美好的。这个庄重的仪式上,领导讲话会是十分重要的一个环节。可是,与“领导讲话”相比,显然学生的安全才更重要。我们为“大雨打断”的讲话而感动。

其实,类似的“大雨中的讲话”并不是什么新闻。到百度上搜索一下,我们就会发现“在雨水中听讲话”,在“大雪中听教诲”十分常见。就曾经出现过这样的一起事件:2015年,北京市丰台区卢沟桥晓月苑小学举行庆典活动,学生在雨中表演节目,在雨中听取校长讲话,而老师们则打伞观看。家长当时就质疑说:校长打伞讲话,老师打伞看节目,为何让孩子们冒雨表演,为何让孩子们冒雨听讲?

还有一起发生在广州的“旧闻”:烈日炎炎,一位校长在操场上发表演讲。学生们说:讲话太长了,也听不清说的是啥,这样的讲话有意义吗?我们都听得“受不了” 了。其实,“只念标题的讲话”,还有一个需要思考的角度:到底有多少讲话其实是“只需要念标题”的?

无论是校长的讲话、局长的讲话、县长的讲话。无论是会议上的讲话、仪式上的讲话、论坛上的讲话,往往都是“穿靴戴帽”的“长篇大论”,大标题下面是小标题,小标题下面是“一二三”,“一二三”的下面是“123”。似乎领导有讲不完的话,都是“滔滔不绝的演讲家”,而实际上很多都是“大路边上的话”,都是一些“客套话”,都是一些“正确的废话”。台上讲的是唾液飞溅,台下听的是昏昏欲睡。有的地方还会曝光“会场上的睡觉者”,说他们应付会议。其实,“讲话者本人”也是值得反思的:为何你的讲话让人家“睡着了”?

简明扼要才是领导讲话该追求的。“只念标题的演讲”固然是“大雨打断”的,而带来的反思则是:其实很多讲话“只需要念标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