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机场进山乡,“扶贫天路”富老乡

南方新闻网

发布时间:06-2610:18

“在最后一个原始部落摆摊是种什么体验?”

6月20日下午,一场直播在翁丁村进行,来自东航的飞行员、空乘正在为本地特产带货,富有特色的土产蜂蜜、茶叶、佤族民族服装等商品受到了网友的热烈欢迎。不远处,村名们穿着本地服饰怡然自得,似乎对这样的场景已经司空见惯。

翁丁村被誉为中国最后一个原始部落,几年前由于交通不便,村民还处于自给自足的状态。而现在,这里则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一切都从对口帮扶单位东航帮翁丁村所在的云南沧源县开通了机场开始。扶贫航线飞进来,打破了阻隔,促进了就业,带来了游客;帮助营造新村改善村民居住条件,同时,老村保留原始风貌发展旅游,村民在家“上班”,实现增收;对接上海的优势资源,佤族服饰、茶叶、蜂蜜等特产走向大市场,农户们过上了好日子。

天天爆满的航线

18日晚上7:50,记者乘坐的MU5957次航班平稳降落在了沧源机场。这个只有一条跑道的小机场,现在东航每周都有14—18个航班往返,而且几乎班班爆满,记者在机上看到,大部分旅客都是皮肤黝黑的本地人。

“从昆明到沧源坐大巴要12个小时,车票320元。坐飞机只要一个小时,机票最贵800元,大部分时间都是打折的。”沧源机场副总经理康平介绍。记者查询也看到,机票价格大部分都是200多元到400多元不等,性价比远超大巴。

康平说,机场自从建立以来备受当地人欢迎,这里大部分人都坐过飞机了。机场2019年的吞吐量是339400人次,“已经快达到了本县人口的两倍,相当于人均坐过两次飞机了。”

“要致富,先修路”,这个道理谁都明白,但对于沧源这个位于中国西南边陲大山深处的小县城来说,由于山区地形所限,不管是高速公路还是高铁,都面临修建成本高、工期长等问题。沧源属于临沧市,临沧未来已经规划通铁路和高速,但是即使临沧市区到沧源,也还要四个小时的车程,对沧源来说,它需要的是一条“天路”。

要开通到沧源的航线就必须建造一座全新的机场,而这绝非易事——沧源复杂的山区地形让工程量变得十分浩大;而且,新建机场需要作大量的前期调研,论证项目的可行性,并通过审批,这对偏僻贫困的沧源来说,几乎难于登天。面对困难,东航集团充分利用了国有骨干航空公司的经验和优势,先从培育航空市场入手,积极开辟昆明往返临沧航班。同时东航还招聘当地少数名族地服员和乘务员,并在营销推广上花功夫,让更多旅客了解沧源。

此后,东航牵头协调、促成了由中国民用航空局和中国民航建设总公司组成的专家小组,无偿对沧源拟建机场的选址给予技术指导和帮助,并在2016年机场建成后,承担起对沧源机场进行校正、试飞验证等专业任务。

“这里到处都是山,选址非常不容易。又是喀斯特地貌,修建也很难,多个指标都创下了全国之最。”康平说,每年到11月的时候,助航灯光铁塔常常一半在云上,所以沧源机场也被称为“云上机场”。

2017年6月16日,东航开通了每天从昆明至沧源的往返航班,将原先12小时的车程缩短为1个小时的航程。而且不管是沧源航线,还是2018年底新开通的昆明至临沧至西双版纳的环飞航线,都被东航定义为“扶贫航线”,定价为全省航线的最低水平。为此,东航每年在机票投入上对临沧地区航线补贴3个多亿,还带动了相关产业就业人数近万人。

翁丁村的变化

“机场建成后城市变化非常快,我刚来那年沧源县城只有两条街道,其中一条还是2013年才修的。整个县城只有一家酒店,想吃碗牛肉拉面都没有。”康平其实是在机场开通前从腾冲机场调来工作,他对沧源这些年的变化感触非常深,“现在县城有四条大马路,还有小吃一条街,酒店也变多了,还多了葫芦小镇、公园。周边的村也都从茅草屋变成了漂亮房子。”

事实上,云南旅游资源丰富,大理、丽江等地每年都吸引着无数的游客,然而沧源虽然也有自己独特的人文风情和自然景观,却因为路途遥远不便利,在云南旅游版图上从来没有姓名。

“沧源旅游资源极其丰富,发展旅游业是脱贫致富最有效的途径。开通了航线,所有的旅游资源顿时就‘活’起来了。”东航集团派驻沧源的第六批干部、时任沧源县县长助理的陈伶俐指出。

机场建成后,来旅游的人变多了,“摸你黑”等节日逐渐被外界知道。据了解,这两年五一、十一等节假日来当地的旅客都会有明显增长,“航班每班都是爆满的,票都买不到,房间有时候都订不到。”

对翁丁村的村民来说,体会更加明显。

闭塞的交通、原始的部落、中缅边境线上,这些意象勾勒出翁丁村曾经的模样。东航帮助翁丁村营造了新村改善村民居住条件,同时,老村保留原始风貌发展旅游,村民在家“上班”,实现增收。

2012年起,东航在距离翁丁原始部落1.5公里以外,分两期兴建了翁丁新村,污水管网、化粪池、太阳能路灯、给排水管网等一应俱全。村民们搬进了新村,老村则原始风貌基本保留,开发成一处旅游景区,门票35元一张。村子成立了旅游合作社,村民以老村的房子为股份,每年享受固定分红,门票收入也有分红给村民。

村民杨生告诉记者,以前自己曾经去上海打工,要走两三公里才能坐上大巴,几天几夜才到上海。现在家里发展起来了,回来以后在村里的旅游合作社工作,现在已经做到了管理层,“收入也不错,又能随时在老母亲身边照顾。”

“仅仅靠积分制一家人一年也有三万多收入,做导游等工作的收入更高。”翁丁村所属的勐角乡副乡长王平富说,旅游业已成为翁丁群众的主要收入来源。据统计,2014年翁丁村全村经济总收入627.86万元,人均纯收入5725元;2019年末,农村经济总收入1098.3万元,人均纯收入11338元,贫困发生率从21.03%降至0,群众的生产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变化。

走出大山的佤族服饰

“天路”改变的不止是翁丁村。

在沧源县城,云南巴饶民族服饰公司的一间店铺里记者见到了公司创始人陈红疆。她也是东航在本地的帮扶对象之一。

缘何选择陈红疆?原来,她从13岁就进入了当地的阿瓦山歌舞团,但后来因膝盖受伤不能继续跳舞,凭着对民族文化和服饰的热爱,她在团里开始专职做起了佤族服饰。2015年,陈红疆离开了歌舞团,希望能开一家公司推广佤族服饰。谁知道天不遂人愿,2016年,她又因为一场车祸双腿、双臂都受到了严重的创伤,成立的公司也面临倒闭。

就在这个时候,东航伸出了援手,和李宁集团一起,在当地成立了残疾人产业扶贫示范基地,还帮忙联系到了缝纫机、电脑版绣花机等专业设备,对接培训机修、工艺等工种……陈红疆自己也努力又站了起来,把小众的佤族服饰经营得有声有色。

“这里每个村寨的文化都不完全相同,根据生活场景的差异,服饰也发生着变化。”说起自己热爱的佤族服饰,陈红疆如数家珍,她告诉记者,自己还会定期到各个村寨走访,收集那些独有的面料,佤族人以自然为家,崇尚浪漫,每个村寨的服装、布料都有自己的特色。她展示给记者的一款布料,颜色非常别致,需要放在锈水之中保存,而且上面缝的珠饰竟然是一种天然的果实,“这种果实几乎找不到了,我拿到这款布料之后,把上面缝的果实当作种子,最后找到一位老人家才又种了出来。”

自己的生意做起来了,陈红疆还想着帮助别人,目前陈红疆的服饰公司一共有50多名织锦女工,她们都是在农闲时候工作,每个人一个月至少能有1000元的收入。

而除了佤族服饰,茶叶、蜂蜜、夏威夷果等当地特色产品也走出了大山,沧源已经摘掉了贫困的帽子。“脱贫攻坚永远在路上。如今已脱贫摘帽的沧源、双江两县已成为东航决战决胜脱贫攻坚的新起点。”东航集团总经理、党组副书记、扶贫开发工作领导小组组长李养民表示,东航将乘势而上,围绕高质量、高水平、可持续把扶贫工作真正做细做好,在全面脱贫的基础上,为乡村振兴战略作出新的更大贡献。

南方日报记者 刘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