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代有四大发明,会不会变成三大发明,这事需要专家给个结论

历史店

发布时间:06-2606:52

中华文化源远流长,特别是我国古代的“四大发明”,更是令世界人民瞩目。可是近年来的几项发现,却令“四大发明”中的造纸术地位有些动摇,因为考古专家们在一处遗址中发现了西汉时期的纸张。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如果您想知道,就让小编来为您揭秘:

(本文所有图片,全部来自网络,感谢原作者,如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本号作者删除。图片与内容无关,请勿对号入座)

“四大发明”概念的提出,源自于英国汉学家艾约瑟提,这位著名的历史学家对汉文化十分感兴趣,并根据我国古代政治、经济、文化、军事等多方面的发展,总结出了许多汉文化中的重要精髓——四大发明。

我国“四大发明”分别是造纸术、指南针、火药以及印刷术,其中造纸术的地位首屈一指,几乎对世界所有文明的发展,都产生了极大的影响。造纸术产生于东汉元兴元年,是由宫中的宦官蔡伦发明的一种造纸技术。在此之前,文字的书写载体多为龟甲、丝帛与竹简,但是龟甲与竹简太过笨重,而丝帛的价格却又十分昂贵,根本不利于大规模普及。

蔡伦所发明的造纸术,所使用的原料多为树皮、丝麻、以及破布渔网等等,这些材料不仅来源广泛,而且价格相对便宜,同时加工过程更加简便,所得成品纸张书写受到了当时人们的青睐。不仅如此,蔡伦所发明的造纸术还经由丝绸之路远达西域,令西域及欧洲的文化得到了革命性的发展与进步。

在大多数读者的心目中,造纸术与蔡伦几乎不可分割,而二者之间的联系词便是“发明”。不过事情并没有这样简单,相反,还大大出乎人们的预料。在人民教育出版社1992年10月出版的初中课本《中国历史》第一册中,曾经引入了1986年甘肃天水发现的放马滩纸,正式将“蔡伦发明造纸术”改为“蔡伦改进造纸术”,并在此后的多次印刷与修订中,都未对这一结论进行更改。

众所周知,“发明”与“改进”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发明”意味着首次创造,而“改进”是在前人基础之上的推动与改革。此时一个问题接踵而至,蔡伦为何会从“发明者”直接变为“改进者”呢?难道我国的“四大发明”将会变成“三大发明”?出现这种争论的原因又会是什么?

1957年时,在西安市灞桥砖瓦厂工地之上,考古专家们发现了一个小小的陶罐。陶罐中有一面西汉铜镜,下方垫有一团废麻丝,考古专家发现,废麻丝竟是“西汉墓”中的古纸“灞桥纸”。后经科学鉴定发现,该纸张的确属于西汉时期,并且是一种由麻制成的纸张,其产生年代早于蔡伦造纸。

至1986年,在甘肃省天水放马滩附近,一座汉代古墓被考古学家们进行了发掘,并从中找到一幅纸绘地图。这幅地图就放在墓主人的胸口处,呈现片片碎裂的状态,其中绘制有图像的最大残块长5.6cm、宽2.6cm,整体为深黄色。后经考古学家研究发现,该幅地图纸张薄软而又有韧性,虽然纤维排列杂乱但厚实紧密,应该是经过切割,倒舂、制浆、沉淀、挤压等工序制成,属于一种西汉时期早期的麻纸。

1987年,在我国甘肃省敦煌市境内,考古学家们又发现了一处名为悬泉置的古代文化遗址,其出土文物共30000余件,被列为是“1991年度全国十大考古发现之一”。悬泉置遗址出土的文化典籍资料众多,除了15000余枚汉简之外,还有24件西汉时期的麻纸,其中四件麻纸上还写有墨书,证明西汉时期的人们,早已经利用该种纸张作为文字的书写载体。

以上出土于西汉时期的纸张,无一例外都成为了撼动“蔡伦造纸”言论的有力证据,证明早在西汉时期,人们便已经有了“纸张”的概念,并且掌握了制作纸张的方法,其年代要早于蔡伦造纸的时期。由此而言,蔡伦并不是所谓的“造纸术发明人”,而是“造纸术改良人”,“四大发明”的说法开始有待商榷。

至于这种说法是否靠谱?曾有专家提出反对意见,认为在蔡伦造纸之前的西汉的麻纸,其纤维较粗糙且排列复杂,根本不应该被归类为“纸张”,而是一种低端的书写用纸,不具备大批量生产,以及普及的价值,所以蔡伦是“造纸术发明人”的说法仍旧成立。两种观点孰是孰非,我们仍寄希望于诸多历史学者,期待他们能给出一个更加令人信服的结论。

文澜海润工作室主编文秀才,本文撰写:特约历史撰稿人:常山赵子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