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怀若谷,天真清雅——评恽寿平的花鸟艺术

松风阁书法日讲

发布时间:06-2512:40

明清鼎革之际,出生于宦儒世家的恽寿平,年少时艰危奇变的生活经历、成年后无法逆转的社会现状,抗清失败后为摆脱“雕笼”而出家为僧,在父亲、叔父的教导下潜心于诗书画研究,同时广交释道朋友。儒释道思想融入恽寿平的身心,并通过他的文艺创作表现出来。

《殴香馆集》集中反映了他的绘画思想,在绘画创作方面恽寿平山水、花鸟兼擅,尤其是创造性地恢复和发展了久已失传的没骨花鸟艺术。其没骨花鸟作品构图简洁精致,设色古淡清丽,意旨超逸绝尘,于绚烂中求平淡自然,使得日趋衰微的没骨花鸟艺术重放异彩。

恽寿平(在绘画上的成就,当首推花鸟画。但事实上,恽寿平早年是以山水画擅名的,“少工山水,咫幅千里,烟云万态,多仿黄鹤山樵”,张庚的《国朝画征录》也言其早年“好画山水,力肩复古”。从传世的署有年款的作品看,如果以1672年恽寿平40岁为界将其作品分为前期和后期的话,40岁以前的署有年款的作品有29件,其中山水25件,占总数的86%,花鸟仅3件,占10%,另一件为书法。据此可看出其早年侧重于山水画创作的情况。

饶有趣味的是,当向以山水见长的恽寿平在与王翚订交,并见识了王翚广受推崇的山水画以后,发现与王翚的笔意极为接近,“自以材质不能出其右,则谓石谷曰:是道让兄独步矣。格妄,耻为天下第二手”。于是,他便“舍山水而学花卉,斟酌古今,以北宋徐崇嗣为归,一洗时习,独开生面,为写生正派,由是海内学者宗之”。

这段话后来一直被各种版本的绘画史或笔记所引用,成为恽寿平虚怀若谷的明证而广为传诵。但是,清代道光年间的山水画家戴熙(1801—1860)就很不同意恽寿平的说法:“此亦古人焚弃笔砚常语,非真舍山水专作花卉也。后人考证恽画至某年作山水,自某年作花卉,不几于痴人说梦?”其实这是很有道理的。

他最擅长的,就是没骨画。关于没骨画的历史渊源,最早称之为“凹凸花”。唐代许嵩《建康实录》卷十七写道:“(大同三年)置一乘寺,西北去县六里……寺门遍画凹凸花,代称张僧繇手迹。其花乃天竺遗法,朱及青绿所成;远望眼晕如凹凸,就视即平,世咸异之,及名凹凸寺。”

唐代许嵩在《建康实录》中提到的张僧繇,师从于天竺遗法画的“凹凸寺”壁画。目前,已找不到张僧繇作品真迹。“没骨”,最早在北宋沈括的《梦溪笔谈》中所载:“国初江南布衣徐熙、伪蜀院,擅名一时。其后江南平,徐熙至京师,送图画院品其画格。

诸黄画花,妙在赋色,用笔极新细,殆不见墨迹,但以轻色染成谓之写生。徐熙以墨笔画之,殊草草,略施丹粉而已,言其画麄恶不入格罢之。熙之子,乃效诸黄之格,更不用笔墨,直以彩色图之,谓之没骨图……”

《辞海》对“没骨”的解释:“中国画技法名。不用墨线为骨,直接以色彩描绘物像。五代后蜀黄荃画勾勒较细,着色后几乎不见笔迹,固有‘没骨花枝’之称。”童书业在《没骨画法之渊流》中云:“僧繇所作人物画图山水背景有作没骨法者,亦可能之笔。没骨山水起于南北朝,唐宋人亦作之,董香光曾学唐杨昇《峒关蒲雪图》,为没骨法。”

恽寿平认为:“写生家以没骨花为最胜,自僧繇创制山水,酌如天孙云锦,非复人间机杼所能仿佛。北宋徐氏斟酌骨法,定宗僧繇,全用五彩传染而成。”

恽寿平绘画创作中对落木、枯枝等都有描写,在创作的时候注意营造一种荒寒境地,在描写自然景物的时候效仿元人的创作风格,将主体心灵感受融入绘画创作,充分展现了主体创作的孤寂感和悲剧意识,蕴含了对个体生命的慈悲关怀。

另外,恽寿平认为绘画创作中所表现出来的意境和艺术不仅仅是对客体基本形态的展示,更多的是引导欣赏者感知和理解存在物。绘画艺术的创作超脱了纸上表达的内涵,包含了创作者对自然、对宇宙精神的理解,凝聚了中华文化思想内涵。

绘画创作为人们呈现了一个充满灵性的世界,人们在欣赏的过程中增强了对自然界、对宇宙、对生命的理解和认识。在绘画创作中,恽寿平强调师法造化,追求更高层次的绘画创作,即绘画创作者要拥有广阔的胸襟,不能受到外界环境和各种思想的束缚。

恽寿平在绘画创作中实现了个人思想,和道德的升华,在领悟自然界山水鱼虫美好的基础上,以不受社会束缚和名利诱惑的心态为人们塑造了一个与世无争、宁静纯粹的世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