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视频的未来将会如何发展?

弧光电影艺术中心

发布时间: 2020-06-23 17:05
关注

Netflix 近两年在亚洲市场都有着卓越的表现,从艰难前行过渡到站稳脚跟,甚至能够将亚洲的热门剧集、电影对外输出,让K-pop、日本流行文化等被更多人所知晓。

Netflix 的内容成本主要分为两大块:版权购买与原创内容。在早期,这些内容基本都是版权购买,后来才有参与出品、联合制作,直到主导原创。

不久前上新的口碑不错的华语剧《谁是被害者》,Netflix 也仅仅是抢下了全球独播权。但是也为亚洲地区贡献了不少优秀原创性内容。

在韩国,2017年的韩剧《秘密森林》、《机智的监狱生活》,2018年的韩剧《Live》、综艺《孝利家的民宿》都是以高价购买的版权,当年的《阳光先生》就是则是Netflix 第一次参与合拍出品。

2019 年的《王国》是Netflix 在韩国全权主导的「土豪属性原创剧集」。这部剧基本是韩国全明星阵容,集结了朱智勋、裴斗娜、柳承龙等一线明星,第二季还有全智贤加盟。2020年开年至今,《爱的迫降》《梨泰院Class》《The king:永远的君主》《人间课堂》等等。

在日本,Netflix 拿下吉卜力工作室21部作品的版权。今年2月1日起,这些动画作品将提供28种语言字幕和20种配音上线。同样是在2019年,Netflix 日本原创剧集《全裸导演》由山田孝之领衔主演,在日本、英国都引起了巨大反响,也将拍摄第二季。

除了两个发达国家,印度的表现也很优异。比如像《板球少年》《神圣游戏》《她之觉醒》就是很有印度特色的剧集。电影方面还有口碑不错的青春励志片《欧耶芭蕾》和惊悚恐怖题材的《猛鬼故事》等。

同时,Netflix 也制作了由印度黑公交案改编的《德里罪案》,在2019年初重新唤起很多人对相关问题的关注。而《寻女苦旅》则是印度版《使女的故事》

对于大量优质本土原创内容的需求,实际上对当地文化产业基础和人才素养提出了更高的需求。这也是为什么能举出来的更多例子都在日本、韩国、印度这样娱乐产业相对发达的国家。

2019年11月,Netflix 首席执行官里德·哈斯廷斯(Reed Hastings)在韩国的一次跨文化活动中表示,自从三年前Netflix在亚洲推出服务以来,已经投资了180多部影视作品。

这些节目在韩国的19个城市和东南亚的另外12个城市(包括曼谷、槟城、巴厘岛等)进行了拍摄,为8000多名制作人、演员以及工作成员提供了就业机会。

一项针对5.6万名东盟年轻人的调查表明,超过半数的年轻人认为有必要提升自己的技能。为此,Netflix 与当地公司、协会合作,在韩国、越南、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和泰国举办讲习班,帮助培养当地年轻人的写作和拍摄技能。

但是,不同的国家,原创进度也是有差异的。

Netflix在泰国的第一部原创剧集《绝境岛》上线的时间是2019年11月。根据泰国洞穴救援事件改编的电影虽然立项,但没有进一步进展。

在马来西亚,第一部原创剧集《彼岸之嫁》在今年1月23日上线。依托原著《鬼新娘》的口碑,这部剧让很多人期待,但最终豆瓣评分不到5分,服装、道具、场景、美术、摄影都很精致华美,但实际上是披着悬疑、灵异外衣的玛丽苏偶像剧。

从原创内容选择来看,Netflix 喜欢投入大片,对社会议题很有兴趣,同样看重低制作成本的作品,以此丰富自己的内容库。对于一部剧、一部电影投入多少,往往并不会因为它的题材来决定。

比如说,《全裸导演》就是一部非常独特的作品,以色情片导演村西透为核心,展现日本成人产业的发展历史,这部剧在Netflix 的评级是R21。

在今年《王国》第二季回归之前,Netflix 其实还上线了一部与AI相关的原创剧集《我的智能情人》,虽然演员阵容并不算强,但依旧能在微博上看到很多博主的安利与推荐,这就是小成本制作同样获得口碑的典型。

对于Netflix 来说,2019年是亚洲原创剧集重要的一年。但同样,开拓一个个新的市场,则意味着又是一笔笔更大的投入。

亚洲各国家之间的收入水平、政策管理、娱乐产业的差异很大。即便能够产出优质的内容,不代表亚洲市场带来的收益能够覆盖成本。

早在2017年,Netflix 也曾与爱奇艺达成授权,将部分原创内容放在爱奇艺平台发行,到今年5月消息传出合作已经终止。

爱奇艺CEO龚宇称“两年前,我们与Netflix 达成了一项协议在中国发行其内容,但是受到审查系统和用户兴趣的影响,双方合作效果不是太好,所以我们不再继续合作。我们已经与美国和其它地区的另外6家传统电影公司达成了合作。”

也因此,短期内Netflix 服务不会直接进入中国市场。Netflix 表示,原创汉语普通话内容策略的重点是瞄准数以千万的海外华人,并希望持续制作或收购具有全球吸引力的节目,进行全球出海。不过也有观点称,随着中国爱奇艺等平台的不断发展,Netflix 可能已经错过了中国市场的最佳时机。

与此同时,也有一些国内影视作品登陆Netflix 平台,如电影《流浪地球》《后来的我们》《未来机器城》,剧集有《白夜追凶》《反黑》《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无证之罪》《河神》等,但这些影视作品登陆Netflix 平台也仅限于国内内容出海,从本质上来说,中国大陆市场的大门仍旧对Netflix 紧闭。

首先,Netflix 根据各国经济条件不同,适当降低亚洲地区的订阅价。去年12月,Netflix 首次详细介绍了美国以外地区的用户规模,亚太地区平均每月收取9.29美元,虽然低于北美的13.08美元/月,但还是过于昂贵。

想想看,国内“优爱腾”每个月会员价20元(折扣购买只要10元),大部分观众还是认为昂贵。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老百姓不够富有,要培养为内容付费的意识也相对困难。在亚洲,盗版的泛滥是不争的事实。

而在中国大陆,Netflix 并未进入,但Netflix 的热门剧集只要我们想看,基本都可以找到资源。退一万步说,假若Netflix 进入中国大陆,也不一定会笑到最后,因为国内对于优爱腾三足鼎立的态势,业内早有“高人”看出了问题。“三人行”变成“二人转”似乎是个必然的结局。

从目前的市场情况来看,优酷已经有掉队的嫌疑。美团创始人王兴甚至三番五次的公开表示“阿里放弃大文娱已经是时间问题了。”正因为此,当传出“腾讯求购爱奇艺”的消息时,大家才会感到有些错愕。

截止目前,腾讯、百度和爱奇艺三方对此消息都未予置评。虽然未经确认,但可以肯定的是,一旦这个消息成真,对于整个在线视频,甚至整个文娱行业的影响都会是实质性的。

虽然目前只是一则“未经证实的消息”,但不得不说从“三人行”到“二人转”,甚至“一家独大”都是符合市场规律的。

实际上,在互联网行业,这样的“强强联合”,甚至是“老大和老二”的合并是屡见不鲜的,而且越是烧钱的产品,这种合并就越快。

所有竞争者共同完成了一个轮回:新行业开创——烧钱抢地盘——形成对峙格局——有玩家弹尽粮绝——完成兼并——形成寡头垄断。之前滴滴和快滴的合并,58同城和赶集的联合,腾讯入股京东,美团和大众点评的结合基本上都是同样的原理。

具体到市场上来看,优酷虽然亏损最严重,付费用户大概率上也是三家最少的,但大文娱对于阿里电商等业务是一个重要的补充。腾讯视频业绩最好,况且腾讯文娱已经整合的日臻完善。可以说,如果优爱腾一定有一家会出售,爱奇艺自然最有可能,而收购方也最可能就是腾讯。

如果腾讯最终能从百度手里买下爱奇艺,对于整个市场格局的改变无疑会是颠覆性的。首先,爱奇艺和腾讯两家的资源将可以共享,而且不会出现自相残杀的情况了。之前为了抢大型版权剧,各大平台都竞相加码,以致于版权费水涨船高,到了大家都无法承受的价格。上个月,龚宇就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爱奇艺将削减版权剧的购置。

之前三家平台都在不断调整分账剧和网络电影的分账政策,力求吸引更多片方制作分账剧。其原因就在于此。其次就是会员管理上会相对简单许多。之前许多观众为了看剧都不得不充多家的会员,合并后两家可以联合推出超级会员,影视综数量更多,性价比将会更高。当然,腾爱合并最大的好处还是两家资源的合并。

腾爱联合很有可能成为压垮优酷的最后一颗稻草。加入腾爱联盟,还是转身牵手字节可能会被优酷提上议事日程。而对于制片公司来说,合并后平台议价能力将会更强。

对于平台来说,他们更喜欢不占用成本的分账模式和能够管控成本的自制模式。未来有实力的片方将更多参与自制剧,甚至直接被平台收编。中腰部片方则将成为自负盈亏的分账剧制作方。

长此以往,在平台整合之后,片方也将迎来一场整合。“大鱼吃小鱼”的过程结束之后,国内很可能形成类似于美国“七大制片公司”+“一群独立制片工作室”的格局。

线上影视作品,甚至整个影视市场也将走向成熟。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