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pital One——银行数字化的标杆

骞之和出海

发布时间: 20-06-2113:34

说到美国大名鼎鼎的银行,大部分国人都会想起摩根大通,花旗,高盛,摩根士丹利,富国……有一家银行虽然并不像上述各金融界领军者在中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在美国的金融史上却有着不可撼动的地位,它就是美国第一资本金融公司Capital One Financial Corp(以下简称Capital One)。

小部门起步,三十年列入美十大行

与那些有着上百年的业务发展并购史的银行不同,Capital One创立于1988年,最开始只是一家地区性小银行的信用卡部门,在短短30多年内,它跻身美国前十大银行之列,并发展成为美国前三的零售金融机构和前三的信用卡发卡机构。截止2020年6月5日,Capital One总市值为368.76亿美元,是排名第5的高盛集团(756.31亿美元)的二分之一,是排名第三的花旗集团(1235.34亿美元)的三分之一;总资产接近4000亿美元,年营业额逼近300亿美元,成功跻身世界前100强公司之列。

(Capital One银行标志)

数据驱动业务发展,标化促进绩效飞升

Capital One能够在三十年内从万千银行中脱颖而出,与传统大型老牌银行进行竞争,有一点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数据驱动型业务模式。Capital One将数据化思维贯穿整个业务体系,与营销、产品设计、客服、风控等方面相结合,差异化和大数据分析相得益彰,使得其客户筛选更为精准,风险管理更为精细。

其申请次级客户的审批通过率为30%,远超过美国传统大型银行的5%;邀请次级客户的审批通过率为75%,远超过美国传统大型银行的15%;其信用卡收益率从2012年起一直高于排名第三的富国银行;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Capital One还接连合并了ING集团美国直销银行业务和汇丰银行美国信用卡业务。

截止2020年6月,Capital One总资产接近4000亿美元,是美国主要信用卡发卡行之一。Capital One 创始人曾说:“我们不是一家银行,我们是一家以信息作为基础战略的公司,只不过我们公司第一个成功的产品碰巧出现在银行业。“

1、信用卡销售和产品设计

在信用卡销售和产品设计方面,Capital One基于大数据和用户画像,将用户分成数千种类型,采用“边测试边学习“策略,推出上千款产品进行无数次盲测实验,采集接受度、转化率、用户生命周期价值、坏账率等大量数据进行分析,从而规避高坏账率及风险较低、但很少发生利息收入的群体,找到真正的利润贡献者,并设计出符合其需求的产品,真正做到差异化营销。技术方面,Capital One采用机器学习的技术对采集到的大量用户数据进行清洗,并建立起一套是数据源评分系统,在对数据使用后对其进行评估,下次购买的时候优先购买高分数据。

2、客服

客服方面也贯穿了Capital One的数据化思想。其研究人员花了数月来分析客服在跟客户沟通时所有可能的通话模式,研究海量客户来电数据和行为,进而在后面与客户通话时,对客户可能提出的问题进行预判,并根据预置的模式进行解答。

3、风控

此外,Capital One在风控方面也充分运用了数据化的风险决策模型,并涵盖了众多数据,包括美国三大征信局数据、平台沉淀的用户数据、用户社交数据、违约记录等。每个季度内Capital One都会出验证模型,综合风险与盈利性对不同客户制定策略。对于循环贷款的用户,公司会重新进行风险评估,若新的评估结果显示风险低,则允许再次贷款,若风险高,则需要贷款人提供最近的信用资料,并进行再度评估。

上海诚数信息科技有限公司首席数据官薛瑞东认为:

“对技术的拥抱和始终走在变革前列的文化可能就是Capital One仅仅用了30年之内就脱胎换骨成为全美十大银行之一的秘诀吧。当年在经济危机之后其他美国大银行都在收缩战线整理羽翼,唯有Capital One继续逆势成长,技术、数据科学和革新功不可没。”

银行数字化亟不可待,中国仍在路上

21世纪,是数据驱动的时代,数据团队作为一家公司的核心竞争力,由互联网行业领军,并逐渐渗透到各行各业。从2018年中国商业银行数字化转型战略大会开始,中国的各大银行都在进行不断的变革尝试。例如,中国银行积极创新打造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三大平台,实施智能投顾、智能客服、智能风控体系等重点项目;北京银行则践行移动优先战略,将移动银行摆在更突出的位置,针对APP客户推出专属产品,实现差异化营销。

在麦肯锡2018年发布的《中国银行业CEO季刊》中有一篇《全球数字化银行的战略实践与启示》中提到:

“随着数字化加速,数据成为更为宝贵的资产。它是获取客户的重要因素。但是,我们估计目前银行只利用了数据10%-20%的潜在价值。数字革命事关重大,银行必须做出更多努力。“

当前,总体上中国商业银行数字化转型加速,但对数据的利用仍然不够充分。对于一些小型银行,数字化只是停留在表面,并没有深入地贯彻到整个业务体系中,没有实现各个部门系统的对接和数据的统一。此外,数字化普遍存在很多技术应用、资源对接、人才稀缺、创新力度不够等方面的问题,对于中国的银行,数字化转型是必经之路,改革总是痛苦的过程,而改革成功后必将带来各方面的飞跃,或许Capital One能够在此方面为中国的银行提供一些思路。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