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风破浪的爸爸们|疫情风暴下,两位同志父亲美国代孕接子之路

西游

发布时间:06-1919:04

这是同志爸爸们的故事。

父亲节期间,一位同志爸爸代孕的孩子即将出生,他冒着疫情和暴乱的高风险,辗转三个国家前往美国接他的孩子,他和男朋友横跨太平洋一个来回却被关进“小黑屋”并遣返。

对于同志这个看似活得恣意且自由的群体来说,在选择成为一名父亲的道路上,光是开端就艰难曲折,面对传统的道德观念,他们必定要有更多倍的勇气,去面对和承担一个新生命的未来。

几年前,Jake自己创业,去年拿到一笔分红收入,决定就用这笔钱把想做的事做了——要个自己的孩子。

他特别喜欢小孩,甚至小时候就会幻想,自己未来有个混血宝宝该多好?只是从前Jake没想过要怎么去实现。二十多岁时,父母开始催他结婚生子,他有点抗拒,那时候父母不清楚他的性取向,他坚决不愿意去假结婚或是形婚,这是他的底线。“我不想去编造那么多谎言,一个谎以后要用一万个谎去圆,而且这样做可能对双方都会造成伤害。”

决定去美国用代孕的方式要孩子前,Jake和男友也聊过几次,男友都表示支持。真的要去做这件事,Jake问男友:“你愿不愿意和我一起养育这个孩子,未来你认不认这个孩子?”双方很快达成共识,他直接就去做了身体检查。平时他不抽烟,也很少喝酒,检查结果出来当月就去香港留了精子,10月做出了胚胎,一步一步到现在。给孩子取的名字里,有Jake和男友两个人的姓氏,“我们想绑定一辈子。”

对Jake来说,孩子的到来意味着自己愿望成真。“觉得很奇妙,同时我现在又还没有感觉到那种真正做爸爸的心情。”他觉得自己现在是个等待者,每天都期待着孩子出生,又担心孩子的状况好不好,害怕凌晨收到从国外发来的短信,“男生无法用自己的身体孕育新生命,没有接到小孩之前,我不能说我自己真的成为一名父亲,只是看着从美国发来的B超照片觉得很激动,孩子是我生命的延续,可能也会成为我和伴侣之间的桥梁。我很期待真正抱到孩子那一瞬间我的感受。”

Jake成长在一个很幸福的家庭,父母是工薪阶层,但尽全力对他好。他会自嘲说妈妈对自己太溺爱了,男友也会开玩笑说他“有妈宝男的家庭氛围,还好没长成真正的妈宝男。”整个代孕的流程比较长,他选择暂时不告诉父母,等到孩子出生后再慢慢告诉父母这件事,他希望父母能真正地支持他一回。“爸妈都希望孩子过得幸福,对吧?这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事情,他们会理解的。”

Jake全身防护服出发前往美国

孩子的预产期在6月18日左右。这意味着,Jake需要在美国疫情严重的情况下,冒着风险入境等待他的孩子出生。这个过程比想象中还要曲折,国内的出境政策和美国的入境政策都很严格,入境者不得有14天内在中国活动的记录。Jake必须找到一个持中国护照可入境的国家作为中转,在那里待上14天,然后去美国。他选定的中转国是墨西哥,因为墨西哥公布的入境政策只要求对亚洲入境者重点监测体温,没有其他禁令,而持有美国签证可以直接入境墨西哥。

最近几个月,国内出境的航班很少。5月29日,Jake和男朋友先从上海出发,先飞到福州,再从福州飞到日本东京,最后从东京飞到墨西哥。按照原计划,他们可以赶在预产期前到美国,在产房外等待孩子降生,一个月后带孩子回国。

墨西哥的入境者很少,有些是持商务签证的外派员工,另一些就是和Jake一样持旅行签证的人。海关放行了持商务签的入境者,拦下了所有旅行签证的人,直接带到海关办公室。一个一个地盘问:“现在这个时候,你们过来干什么?”Jake怕接孩子这件事说不过去,只好回答说他们在墨西哥有朋友,约定了在墨西哥玩一段时间,接着再去美国玩一段时间。海关拒绝放行。Jake和男友,还有那架飞机上另外两名持旅行签证的入境者被海关直接带到“小黑屋”。

被墨西哥遣返,乘坐全日空返回上海

“小黑屋”按男女分成两个房间,里面是高低铺床位,床上只有一张绿色垫子。男性房间里的10个人来自世界各地,几乎都是因为旅行签证被墨西哥海关要求遣返,有人甚至已经在这个房间里待了3天。这些被墨西哥拒绝入境的人们只能原路返回,航班又很少,他们只能在这里等着下一班可以把自己接走的飞机。

Jake和男友刚被带进去,全日空的工作人员就过来告诉他们,今晚正好有一趟原路返回的航班,但不确定是否有座位,需要等消息。他们躺在床上睁着眼,一直等了五六个小时,等到工作人员过来说应该有座位,大约晚上十点会过来告诉他们确切消息。十点,工作人员如约过来,说夜里十二点他们可以坐这班飞机回去。他们等到十二点,还不能出发,如果错过这趟航班,他们接下来就只能在这里等三天才能回去了。一直到凌晨两点,Jake和男友终于登机。

Jake与男友在上海隔离酒店

在上海下了飞机,他们要在酒店分开隔离14天。Jake原本准备接到孩子后再告诉父母自己要了个孩子的消息,曲折的行程也让他庆幸当时没急着告诉父母,不然得让父母日夜担心。在酒店隔离的时候,男友住在他隔壁,两人会在微信上说:“出来看一下你吧。”然后把头伸出窗户看看对方,这样面对面说说话。他们很快开始计划下一次行程——赶不上孩子的预产期,只能先把孩子交给月子中心照顾,孩子出生后Jake拿到出生证明,证明自己是孩子的直系亲属就可以直飞美国。这次他决定在出发前告诉父母,要去接自己的孩子了,七月初出发,越早越好。

其实在第一次出发前,朋友都劝Jake先把孩子安顿在美国,等疫情过去再接回来。但是Jake很坚定地想过去,他觉得选择代孕已经是自己作为同志爸爸唯一的选择,实在不想在孩子一出生时就有所亏欠。他知道行程很危险,有很多不确定性,他觉得这些都是自己能够克服的,为什么不去尝试呢?

在“小黑屋”等待的十二个小时里,Jake第一次在男友面前哭了。他是个很少很少掉眼泪的人,那天躺在硬板床上,挫败、未知、疲惫的感觉一起涌上来,他说自己感到特别绝望,怎么会这样?接下来怎么办?妈妈之前知道他要去美国,但不知道是要去接孩子,他想了想,还是给妈妈发了短信,说自己平安,只是在墨西哥不能入境,要等下一班飞机飞回家。

出入境管控严格的机场海关

“我和男朋友当时都觉得不管怎么样都要动身,哪怕进不去美国,像现在这样,至少我们努力争取过。不然会觉得一辈子都欠孩子一份。”Jake在上海的隔离酒店里回想当初的决定,说自己折腾这趟虽然没接到孩子,至少不会后悔了,“等到孩子长大后把爸爸和他的故事讲给他听,我不希望到时候他觉得我没有努力过就把他一个人放在那里,爸爸们努力过了,就无愧于心。”

Lim和Jake是多年好友,他有一间从事代孕咨询业务的公司,而他在美国代孕的女儿,今年9月就满两岁了。

这段时间Lim对好友的行程状况很挂心。以往的经验里,同志伴侣在代孕孩子的过程中遇到的麻烦不少,代孕流程一般是持续18~24个月。美国的出生证明是可以显示伴侣双方的名字,但是办理小朋友归国的旅行证及户口时,出生证明不允许出现同性伴侣,因此只能以单个父亲或母亲的身份帮同志家庭申请小朋友的相关证件及法律文件。通常精子或卵子的提供方会出现在出生证明上,成为孩子的法定监护人,在国内上户口前需要做一次DNA检测。

大部分像Lim、Jake这样的同志家庭里,都不会太在意孩子单方面的血缘关系。对于他们来说,成为父亲太不容易,两个人一起开始,一起经历这中间繁琐的流程,一起面对比异性父母更多的问题,内心没有那些芥蒂。Jake已经想象到男友和自己未来带孩子的模式:“前期我们肯定需要爸妈和保姆来帮忙,我们毕竟还有工作。我想我应该很宠他吧,想给他用最好的东西,穿得很好看。我男朋友以前是个学霸,教育方面一定是他负责了,我就主要负责日常,也需要男友来提醒我别像我妈那样溺爱孩子。”

两年多前,Lim与男友在美国与他们的刚出生的女儿

Lim接女儿的时候很突然。一般来说,亲属们需要在小朋友出生前到美国,准备好小朋友的衣服和婴儿座椅等物品,出生之后第二天,确认健康状况没有问题就可以出院。Lim的女儿比预产期早出生两周,他和男友急急忙忙飞到美国去,原本准备的东西都没带齐,到医院见到女儿时,已经是她出生24小时后。两个爸爸在美国陪伴女儿一个月后,带着女儿回到上海。

代孕的婴儿出生后情景

在Lim决定要小孩前,他还没听说国内有什么代孕咨询的机构,身边也没有这样经历的朋友,只是偶尔看过一些国外的报道。后来机缘巧合认识了在美国的朋友,给Lim提供了最初的信息和资源,他就趁去美国出差的机会把当地的医疗资源和相关的公司都跑了一遍,对代孕这件事的前前后后有了比较完整的了解。有了这次行程,身边的朋友也来问Lim代孕的事情,代孕涉及到各个层面的资源、流程以及中美之间的语言、文化和客户的心理咨询等等,非常麻烦。六年前,他决定自己开一间公司做这方面的咨询工作。

对于同志来说,在成为父亲之前的第一个问题是对自己身份的认同。有些同志父亲很能正确认同自己的身份,会公开、坦然地向别人介绍自己的身份和孩子的来历。有一些则不会,甚至有不认同自己身份的同志,会编造更多的谎言。

这是Lim在和客户沟通时很重视的问题。他会担心有些人是不认同自己的身份,只想要完成父母“传宗接代”的期望,或者只是想顺应潮流。所以他总是会告知前来咨询的客户,他们在这个过程中会面临的种种困境和问题,然后问对方:你们到底有没有准备好?Lim认为,同志需要认同自己的身份才能更好地养育一个孩子,否则,给孩子编造谎言,蒙混过关,等孩子长大之后才了解真实的家庭和父亲,对孩子来说是个灾难。

Lim的女儿在月子中心

在美国代孕的过程中,一定是有心理咨询顾问介入,顾问会告知大家怎样通过健康的方式让孩子自然地接纳家庭情况,必须要在孩子刚开始探索世界,第一次懵懵懂懂问爸爸时,就要跟孩子说实话。比如孩子问,自己是怎么来到世界上的?爸爸们可以说,我们两个人都没有生育能力,但我们最好的朋友为了帮助我们决定为我们奉献,帮我们生下了你。根据很多同志家庭的经验,孩子在小时候自然地接受了这样的概念,以后不会把它当成一件另类的事情。

开公司的初期,Lim和男友也决定开始自己的代孕流程。留精子、选择好捐卵的女生,经历各种法律流程、保险、体检等步骤。大约两年前,Lim和男友陪代孕妈妈一起去做了胚胎移植,移植的时间很短,一分钟就好了。他们看着屏幕上医生拿探针把胚胎放进代孕妈妈的子宫,感觉有种说不出来的神奇。

过后的一段时间就是忐忑,胚胎会有移植失败的几率,相当于自然淘汰的过程,在这之前,Lim的客户也遇到过少数意外情况,尤其是代孕妈妈怀孕的前三个月需要特别谨慎。他们一共做了七个胚胎,Lim三个,男友四个,当时各移植了一颗自己提供精子的胚胎,一男一女。后来只检测到一个胎心,当时还不知道是谁的,一直等到三个月后,得知是个女孩,就知道,这个健康的小朋友是和Lim有血缘关系的。

Lim一家人

Lim和男友都是西安人,在西安相识、恋爱,两人的家也住得很近,后来就经常到对方家去,双方家人都特别熟悉。在代孕前,家人都知道Lim开了这间公司和公司的业务,所以得知Lim代孕了一个孩子时,都没有特别诧异,觉得这是很自然的事,尤其是Lim的妈妈,特别激动,特别开心。

当时把孩子接回国内,Lim的爸妈马上过来帮忙带小孩,一开始爸妈觉得小孩子还是家人自己照顾好,怕月嫂照顾不周。最初的一两个月是他们最累的时候,小朋友还没习惯睡整觉,晚上每隔2~3小时就要吃一次,中间还会尿尿、哭,Lim和男友两人配合,一个人换尿布,一个人冲奶、喂奶,孩子睡觉了他们就抓紧时间睡。差不多三个月后,孩子的作息稳定下来,Lim感慨小朋友是个天使宝宝,这么快就成长得这么乖巧。

Lim的女儿

孩子在9个月大时学会了走路,可以扶着东西慢慢踉跄着往前走,孩子的成长他记得特别清楚,“可能是混血,也可能是我的基因遗传给她,感觉她和同龄的小朋友相比长得快一些,和亲戚小孩在一块儿,感觉她都比别人高,比别人壮。”现在Lim和男友又面临着新一轮痛苦——小朋友体力太好,一整天都不会累,要跟上小朋友的节奏,他们都有点吃力了。

疫情期间,他们和女儿一直待在家中,两个人陪女儿玩,教她看书,给她讲故事。有一天女儿不高兴,拿着小书包自己走出门,对两个爸爸说:“我走了!”就真的背着包出门,还不忘把家门关上。Lim一边觉得可爱,一边觉得欣喜、惊讶,“女儿逐步有自己的想法,已经可以独立思考了,那么小的小朋友,知道背着包出门,出门要干嘛干嘛,还蛮厉害的呀。”

他已经开始规划女儿未来的学业,为此,他去年换了一个“学区房”。对于同志伴侣来说,国内的生活空间虽然已经开放到一定程度,可还是有限。所以对于相对比较特殊的家庭,还是有些挑战。他计划让女儿上民办学校,目前的小区和周边学校的环境对女儿的包容程度会稍微大一点。之前他担心老街区的居民可能会不理解他的家庭结构,他不希望陌生人的议论给自己的父母和女儿带来伤害。

Jake和Lim同住一个小区,也是因为考虑到孩子未来的成长搬过来的。他们经常想小朋友的未来,想自己需要去创造哪些东西,可以让孩子更健康地成长,会担心孩子成长中可能遇到的困难和挫折,会不会被人欺负?要怎么办?他们也希望自己和伴侣都能做个更好的父亲:

“我们的父辈在成为父亲之前,可能没有准备好要做父亲,稀里糊涂就有了孩子。我们做了充分的考虑和准备,才敢决定成为父亲,不说多么成功地科学育儿吧,至少想要给孩子传递一个比较完整的人生观和价值观,不要在他小的时候,因为我们的言语和行为伤害到他。无论他们今后做什么工作、遇见什么人,虽然人生会有很多痛苦的段落,未来只希望他们健康快乐,好好生活。”

就在本文推送的前一天,Jake的孩子出生了,一个新的生命睁开了眼睛,寻找着他的亲人。Jake也买到了两天后的机票再次飞往美国,直面疫情和暴乱的漩涡中心。Jake说:“怕当然还是会怕,怕孩子这么小感染新冠,怕万一碰上打砸抢的暴徒,但我还是得去”。面对这些惊涛骇浪,这位同志爸爸,义无反顾,勇往直前。

采访、撰文:王婳

图片:受访者提供

插画:Eldin

柏林特辑|为爱而生,为自由而活,你去天堂还是柏林?

商务合作:Ray@upassenger.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