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对种族歧视,自我牺牲和教育劝说有用吗?

新京报

发布时间:06-1811:27

自乔治·弗洛伊德遭美国警察暴力执法致死后,美国多地爆发游行示威。抗议持续二十余天,仍呈现愈演愈烈的态势。

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强硬威胁一度使局面“火上浇油”。但据美国中文网报道,6月16日,特朗普签署了一项警察改革行政命令,鼓励警方以最高标准为民众服务。在白宫玫瑰园举行的签署仪式上,特朗普称,该行政令“将为来自不同种族、宗教、肤色和信仰的美国人提供一个有安全和保障的未来”。该命令将“禁止”锁喉,“除非警察的生命受到威胁”。据称,这也是特朗普第一次采取具体措施支持警务改革。

抗议活动已从反对警方暴力执法扩展到了文化领域,受运动影响,《乱世佳人》《小不列颠》等一系列涉嫌种族歧视的影视作品也被下架。此外,抗议活动也扩展到了美国之外。

日前,澳大利亚各大城市近日也爆发抗议种族歧视的活动。6月16日,上万名澳大利亚人请愿要求政府拆除“库克船长”的雕像。抗议认为詹姆斯·库克雕像就是殖民主义和种族灭绝的象征,并称该雕像是“在打原住民的脸”。

黑人并非种族歧视的唯一受害群体,亚裔群体也在遭受着种族歧视的冲击。近日,一名菲律宾裔男子在自家外墙写下BLM(black lives matter)的涂鸦时,遭一对白人夫妇质问,怀疑他在蓄意破坏他人私人财产。事件发生时的视频被传上社交网络,同样引起了轩然大波。为黑人被歧视或暴力执法发声,并非只是黑人群体内部的责任,或许,这也是为何有那么多的其他少数族裔群体支持black lives matter运动。

种种现象表明,反种族主义与种族主义的冲突比很多人想象中更根深蒂固,而两股力量,也一直处于不断地角力中。在这一背景之下,近期出版的新书《天生的标签》因聚焦种族主义问题,引发了很大关注。我们也就此对《天生的标签》一书作者、研究美国种族主义思想史的伊布拉姆·X·肯迪教授进行了一次专访。

伊布拉姆·X·肯迪(Ibram X. Kendi),美国作家,历史学家,也是美国种族与歧视政策方面的杰出学者。现为美国大学历史和国际关系学教授、反种族主义研究和政策研究中心创始主任。2012年,他写出了获奖作品《黑人校园行动:黑人学生与高等教育的种族重构,1965~1976》(The Black Campus Movement: Black Students and the Racial Reconstitution of Higher Education,1965-1972)。他经常发表演讲与评论,其文章常见于《纽约时报》《沙龙》《赫芬顿邮报》《高等教育纪事报》等刊物上。肯迪现居住于华盛顿特区。

在肯迪看来,奥巴马的当选是反种族主义的胜利,但“特朗普现象”就是种族主义力量的“反扑”,而如今,美国的抗议示威就是反种族主义力量的“再反扑”。他认为,面对种族问题与歧视,自我牺牲、劝善和教育劝说的作用都不大,也正因为如此,他为运动中的觉醒感到振奋。

采写 | 新京报记者 徐悦东

自从5月25日美国黑人男子乔治·弗洛伊德遭警察暴力执法致死后,抗议美国警察暴力执法和种族主义的示威游行蔓延至今。游行示威从明尼阿波利斯蔓延开来,许多名人在社交网络上纷纷表态支持示威者。在5月28日,抗议者甚至占领了明尼阿波利斯市的警察局。很快,反对种族主义和警察暴力执法的抗议示威蔓延至美国上百座城市,甚至加拿大、英国、德国、法国、日本和韩国的民众都发起游行,对美国民众的抗议表达支持。而在有些地方,抗议示威甚至演变成了暴力骚乱。

美国总统特朗普称这些示威者为“歹徒”,痛斥明尼阿波利斯市市长软弱,并称应该在这些“暴徒”开始抢劫的时候就开枪。特朗普还威胁用最凶恶的狗和最凶狠的武器对付示威者,甚至想出动军队镇压抗议示威。特朗普的言行使得抗议示威的形势“火上浇油”,引起了众多示威群众的愤慨。

美国民众抗议警察暴力执法

在《天生的标签——美国种族主义思想的历史》一书中,伊布拉姆·X·肯迪其实早就“预言”了今天黑人抗议运动的风起云涌——他在研究梳理美国的种族主义思想发展史的时候,发现美国的种族叙事不能简单地被归纳为这样的叙事——种族问题正在不断进步,随着历史发展,种族之间变得越来越平等。

美国的种族叙事应该是以种族平等为目标的种族进步力量和种族主义力量在不断地互相斗争的历史,在斗争中,双方也都在不断发展。奥巴马的当选是反种族主义的胜利,但“特朗普现象”就是种族主义力量的“反扑”,而如今,美国的抗议示威就是反种族主义力量的“再反扑”。

那么,到底该如何彻底解决美国的种族问题?

肯迪认为,历史已经证明,自我牺牲、劝善和教育劝说的作用都不大,他将希望寄托在反种族主义者能夺取权力,上台执政。至于美国前总统奥巴马,肯迪并没有像许多抗议者一样,将他简单地美化成一个反种族主义的英雄,而认为他其实具有“双重意识”——即兼有反种族主义者和社会同化者的意识。

因此,在采访中,肯迪认为,哪个肤色的人当总统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人是否是一个有原则的反种族主义者。而且,这个人能够在政策和法律的制定上面做出真正的改变。那么,对于一个个普普通通的美国人,他们又能做些什么呢?如今风起云涌的黑人抗议运动就让肯迪感到非常振奋。他认为,反种族主义的胜利并非完全不可能,这需要我们每一个人都尽己所能,去做出改变社会的努力。

“警察对黑人的暴力执法消失的那一天,

就是抗议示威结束的那一天

新京报:近日,由于乔治·弗洛伊德在警察暴力执法致死,美国上百座城市爆发抗议示威,许多名人也纷纷表态支持示威者。你怎么看待此次抗议示威?有什么样的感受?

伊布拉姆·X·肯迪:我对全世界反对美国警察暴力执法和种族主义的游行示威感到非常振奋。发生在乔治·弗洛伊德身上的事情一点都不正常,那是非常不公义的事情。

我们用行动告诉全世界,我们需要一个不一样的崭新世界——在新世界里,黑人不再被视为危险的对象,暴力执法的警察不能再次免于惩罚,我们需要一个对所有人都平等和正义的新世界。

《天生的标签》,[美] 伊布拉姆·X.肯尼著,朱叶娜、高鑫译,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20年5月

新京报:美国总统特朗普称示威者为歹徒(thugs),并将认定Antifa为恐怖组织,还威胁开枪,甚至出动军队解决问题。美国前国防部长、四任美国前总统都批评特朗普。你怎么看待在这次抗议示威中特朗普的表现?这次抗议浪潮将如何结束?

伊布拉姆·X·肯迪:美国总统特朗普称那些抗议警察暴力执法和种族主义的示威者为“歹徒”,还威胁要镇压示威者。这显示出,特朗普其实一点都不关心黑人的生命。

其实,在这几十年间,美国的黑人们一直在断断续续地抗议警察们对他们的粗野行径。因此,警察对黑人的暴力执法消失的那一天,就是抗议示威结束的那一天。

新京报:有人认为,此次如此浩大的抗议示威,除了延绵已久的种族问题之外,其中一个原因是因为新冠肺炎疫情所导致的封锁令,使得经济停摆,大量人口失业,许多穷人得不到救助。这使得很容易点燃抗议的火焰。你怎么看待这种观点?

伊布拉姆·X·肯迪:我觉得这种说法是有点道理的。

从今年四月初开始,黑人们的生活就过得越来越差。黑人们发现,感染新冠肺炎和因新冠肺炎死亡的黑人数量很多,与其他种族非常不成比例。而且,在这些日子里,太多人失业了。

不过,这次运动还是有其他事件的铺垫的。今年二月,乔治亚州阿迈德·阿贝里(Ahmaud Arbery)在下午慢跑时被一对白人父子枪杀——这个场面被手机拍下来了——其中一个谋杀者是退休警察。今年四月,路易斯维尔警方强行进入黑人女子布朗娜·泰勒(Breonna Taylor)的家中并将其枪杀。再后来,乔治·弗洛伊德因警察暴力执法而死,乔治·弗洛伊德之死成为了引爆民愤的最后一根稻草。

今年以来发生的黑人被警察暴力执法致死案件,从左至右为阿迈德·阿贝里,布朗娜·泰勒与乔治·弗洛伊德。

真正种族平等的社会,

并不一定要让黑人来当总统

新京报:有左翼人士认为,这场抗争运动不仅指向种族问题,也揭露了美国的阶级分化固化的问题。许多示威者抢劫店铺。不仅黑人参加了这次抗议,许多拉美裔、中下层白人也参加了这次抗议。许多抗议者喊的口号是“1、2、3、4,这是该死的阶级斗争!5、6、7、8,推翻种族主义国家!怎么解决?革命!”、“当富人吃掉穷人的时候,这叫商业,当穷人吃掉富人的时候,这叫暴乱。”你怎么看待这次种族抗议示威中的阶级冲突?

伊布拉姆·X·肯迪:在美国,你不能将阶级问题从种族问题中分离出来,你也不能把种族问题从阶级问题分离出来。

有钱人大部分都是白人,穷人大部分都是黑人和棕色人种。

美国“黑人的命也是命”的抗议示威

新京报:你在书里提到,对于根除种族主义思想,自我牺牲、说服和教育都没有什么效果。因此,根除种族主义思想的方法在于让反种族主义者夺取并保持对社区、县、州、国家和世界的权力。你寄希望于一个有原则的反种族主义者掌权。这样的反种族主义者掌权后,一定就能根除美国的种族主义吗?

伊布拉姆·X·肯迪:种族主义所造成的结果是种族之间的不平等和不正义。比如,种族之间的财富差距,黑人不成比例地被警察抓起来监禁或杀害。

假如反种族主义者上台,他们会建立反种族主义的制度和法律,来真正实现种族间的平等正义——这就像种族主义者当权之后,他们会建立种族主义的制度和法律,来加强种族之间的不平等一样。

新京报:奥巴马当选总统后,许多人为反种族主义的潜力而狂喜。但你在书里认为奥马巴有着双重意识,他兼具反种族主义和社会同化主义的一些观点,为何美国人选出一位黑人总统掌握权力,依然很难根除种族主义?

伊布拉姆·X·肯迪:选出一位黑人总统,并不直接等于在全美范围内消除种族不平等的政策——这其中包括卫生政策和经济政策等等。

我再说一次,当我们提到种族主义的时候,我们会联想到种族之间的不平等。而当我们提到一个种族平等的社会的时候,我们会联想到一个没有种族主义的社会。这个没有种族主义的社会,并不一定要黑人来当总统。

反种族主义的胜利,

需要每个人都尽自己所能

新京报:你认为在上世纪六十年代之后,种族主义的目的变得更隐蔽。但是,近年来,排外的右翼民粹主义在世界上流行起来,整个世界都在右转,文化多元主义似乎正在死亡。在美国,特朗普的当选并不符合这种种族主义变得更隐蔽的叙事,也不符合种族进步的叙事。白人至上主义者明目张胆的集会。你怎么解释“特朗普现象”?

伊布拉姆·X·肯迪:在第一任黑人总统奥巴马上任后,许多怀有种族主义信念的白人被激怒了。他们认为,整个美国都在变“黑”。

美国前总统奥巴马。

他们错误地认为,他们糟糕的经济状况和社会状况是由于有色人种的存在而导致的。这其实是他们所支持的政客们导致的。

特朗普靠着发表种族主义的言论,获取了他们的欢心,并赢得他们的选票,选上了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出现与我在书里说的“种族主义的进步”是相呼应的。

随着时间发展,种族主义思想和政策都比以往进步很大了,而且变得比以前更加复杂。

新京报:你觉得特朗普可能连任吗?你对美国种族问题的未来乐观还是悲观?

伊布拉姆·X·肯迪:我对种族问题的未来既不乐观,也不悲观。

但我相信,做出反种族主义的改变是可能的,只要你相信,改变本身是可能的。但是,反种族主义的胜利并不是就那么命中注定的,这要看每个人是否都愿意去做他们所能做的事情,来改变政策并争取权利。

作者丨徐悦东

编辑丨董牧孜 张婷 校对丨何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