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电影院暑期前能复工吗?将有哪些大片上映?

美人丰盛

发布时间:06-0521:21

“饭店、网吧、酒店都开了好几个月了,电影院为啥还不开?”

“我敢去,你敢开吗?”

5月国家电影局透露了“国家相关部门正在积极组织片源,制作影片硬盘及密钥,并适时安排上映档期”的信号后,“电影院复工”的呼声也越来越大。

据说,5月中到5月末,日本东宝影院复工了十余个地区的影院运营,在“隔座售票、禁止交谈”等有想法的防疫举措保证下,复映《绿野仙踪》《肖申克的救赎》《银翼杀手》等经典老片。

据说美国也计划在7月4日独立日那天开放AMC、Regel、喜满客三大院线,一再推迟上映日期的《花木兰》、《信条》(香港宣发名字为“天能”)有望7月首映。

国外的电影院复工,让人们更眼馋。

在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面前,电影行业和旅游行业一样,成为受到摧毁最严重的行业,也是最被期待复工的行业,就像机遇和风险总是并存的,从去年开始,因为票房的迅速攀升,中国电影市场就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电影市场。

2020年,本是定下700亿的宏伟票房目标,立志冲向全球电影市场冠军宝座的一年。

然而,眼看着过了端午、五一,现在连儿童节都过了,大多数影院仍按着“暂停键”。

5月8日,国务院发布指导意见:

“可采取预约、限流等方式,开放影剧院、游艺厅等密封式娱乐休闲场所……”

这意味着,各大电影院最晚可在暑期前全面复工。

2020已经过半,还能冲700亿票房吗?中国成为“全球电影市场第一”还有希望吗?

第一次复工暂停的背后:消费者盼复工超过旅游

大众抱怨:电影局为啥还不让电影院复工?

其实电影局很冤枉,在5月召开的应对疫情工作视频会上,人家电影局就表示了:支持电影院开工,减免财税、给补贴!重点大片上映时还有专项资金宣发!

只是电影院本身对于复工一事很谨慎,因为3月已经吃了一次亏了。

3月20日,在“停摆”了3个月后,全国大概有近500家影院全面宣传复工,复映的基本是一些国产大片和经典老片。

不过,这场大张旗鼓的复工仅折腾一周就停下了,因为当时意外出现了境外输入病例(3月26日0—24时,31个省新增确诊病例55例,其中境外输入病例54例,本土病例1例)。

3月27日,国家电影局宣布:

“所有影院暂不复业,已复业的立即暂停营业,所有复业时间等国家电影局通知”。

其实通不通知意义也不大,因为复工的一周,电影院的收入抵不上赔的。

复工的一周,全国的总票房只有3.3万,总共来看电影的人只有1314人(真是个可爱的数字),很多人都是一个人“包场”看的,影院真的是经历了有史以来“最赔的一周”。

后来中国电影家协会发布数据再次证实了它们赔的有多惨,2020年第一季度每家影院平均收入为34.45万元,平均运营成本为117.9万元。也就是说,平均来说,一季度平均每家影院亏损了83.45万元。

在行业上游的影人们一样很悲催:憋着春节档首映的上不了了,端午和五一首映也没戏。虽然还有线上发行这一渠道,但线上不成规模。据中国电影家协会27日发布《电影院生存状况调研报告》显示,一季度全国总票房22.38亿元人民币,同比去年下降88%。

即便如此,很多影院还是在坚持着不倒闭。

一方面他们相信中国的疫情会最早地过去。另一方面也分析,疫情过去后政府应该也能积极组织包场、公益放映的动作,到时候电影院的活力将有所恢复。

影人们呢?他们赌的不是疫情和政府,而是观众对电影产品的“刚需”。

作为一种大众化的文化艺术产品,电影是不容忽视的,能带大众走出疫情阴霾、抚平焦虑情绪的灵丹妙药。

随着学校复课、企业复工、工厂复产,消费者的观影欲望也在越来越强,甚至对于影院复工的呼声,更高于旅游。

影人们的判断也许是对的,在一项消费者调查中显示,4月对去影院观影“非常期待”“比较期待”的人占72%,而到了5月,这个数字就达到90%了。好多观众还表示,

“只要电影院可以正常营业,就会去电影院观影”。

线上电影院只能“解渴”,代替不了线下电影院?

今年的特殊情况逼着行业出现了创新。今年大年初一(1月25日),演徐峥的影片《囧妈》另辟蹊径,在大年初一免费请全国人民线上看电影。紧接着,越来越多的APP开始首映原本只能在电影院看的大银幕作品。

一些互联网平台也抓紧打造网络电影,成绩斐然,2020年收视过千万的网络电影已达到25部——因为疫情,中国网络电影空间迅速发展、初具规模,网络平台和影人该咋商业分帐,也越来越标准化。

然而,无论是影人、观众、还是院线工作者,大家都心知肚明一件事:线上电影院永远不可能完全代替线下?

为什么呢?

法国著名导演吕克·贝松曾说过一句话:

“在电影院看电影,就像吻一个姑娘,回家看影碟,充其量就是吻姑娘的照片。大银幕永远是观赏电影的最佳选择。”

伊朗导演、制片人阿巴斯·基亚罗斯塔米则说:

“我更喜欢让观众在影院里睡着的电影,我觉得这样的电影体贴得让你能好好打个盹,当你离开影院的时候也并无困扰。也曾有电影让我在影院里睡着了,但就是同一部片子又让我彻夜难眠,思考它直到天亮,甚至想上几个星期。这是我喜欢的电影。”

看到了吧?就是这个原因,在电影院看电影和在线上看电影的感受、意义和带给人的幸福指数是不同的:

去电影院看电影,可能是你回忆中的一次恋爱公布日、结婚纪念日或你的一次难忘亲子时光。

去电影院看电影,可能代表着你处在一种文艺、闲适的人生状态中,而非工业化的上班机器人和只会赚钱的行尸走肉。

中国所有的娱乐业的辉煌都发生在电影院;真正的华语大片仍然只忠于电影院。

与此相比“线上院线”的真正意义是“解渴”,即让大众对到电影院看电影的兴趣,永远方兴未艾、保持在线……

国内疫情的稳定,让“全球第一大电影市场”再次成为可能

虽然院线至6月初都未复工,对于700亿的宏伟目标,影人和影院,乃至网络电影的工作者们应放弃吗?

NO!

2019年,中国电影票房达到642.7亿元,比2012年提高了4倍。

2019年,中国电影院银幕总69787块,达到了全球领先的位置……

这样的趋势不会因影院“暂停”而改变,虽然2020年过半,达到700亿票房已经不现实。但美人认为,有三个原因让中国未来若干年内,依旧有成为“全球第一大电影市场”的可能。

第一、国内疫情日趋稳定,观影消费“报复性反弹”可能性大。

专家分析,一旦新冠肺炎疫情过去或持续稳定后,中国影迷的观影欲望一定会带来票房的“反弹性”上涨。

因为过去几年票房一直在涨,这个曲线和市场能量本质不会变,所以,在2020年过去5个月中压抑着的票房需求,将在未来爆发出来。

尤其大家都是在家“闷”久了,没有什么娱乐项目。一旦电影院复工,以社区为中心,各电影院一定会成为家庭、情侣、亲子消费“打卡地”。

第二、作为全球第一大电影市场的美国复工希望渺茫,竞争力变弱。

美国某大型影院业主表示:

“不会强迫我的员工在生计和生命之间做出选择。”

受抗疫形势过于严峻,以及突如其来的安全稳定因素影响,美国三大院线7月复工可能性不大,即使复工也不可能大面积。而目前开工的都是汽车影院,市场影响力很小。

比如4、5月未撤档的新片《魔发精灵2》、《森林恶鬼》,上映后也不过是6.6万美元票房,因为上映的12家影院中,11家都是汽车影响。

占全美50%以上市场份额的AMC、Regal以及喜满客三大龙头院线只要不复工,那么美国电影市场票房很难有突破。

第三、中国香港是全球唯一100%影院复工的市场,内地已有规律可循。

中国香港自5月复工以来,成为了全球唯一100%影院均恢复正常运作的市场,并且出现了前面我们提到的“报复性”消费反弹:两周前的全港周末票房,比前一周暴涨76%,并突破了千万大关。

据说接下来部分香港电影院线还将“细味经典”的复映活动,即让《复仇者联盟》《黑暗骑士》等“超级英雄”系列复映,来保证不片荒,复苏影院人气。

这些经验和数据,都可以成为内地复工的参考。

第四,2020年国产大IP头部项目众多、创新影片出色,很可能再创新高“救市”。

第四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内容”。

延续着2018、2019的《红海行动》《流浪地球》等国产电影IP效应,今年一样有不少“强IP效应、过硬质量、全明星阵容”的头部电影制作,对于很多观众来说,这些电影是必到电影院看的项目。

比如《唐人街探案3》(陈思诚导演,王宝强、刘昊然出演)、《封神三部曲》(《指环王》三部曲的制片人巴里·M·奥斯本担任制作顾问)、《八佰》(管虎导演,姜武、张译出演)、《紧急救援》(林超贤导演,彭于晏、蓝盈莹出演)等。

除了头部电影这“第一梯队”,还有科幻、动画电影的第二梯队。比如由陆川编剧、导演,王俊凯、苗苗、郑恺领衔主演的《749局》、安乐(《捉妖记》出品方)出品、李现、陈立农主演的电影《赤狐书生》(据说线上已攒下了2.1万预约者)等。

第三梯队是新主旋律类型片和运动题材影片。继《我和我的祖国》之后,展现全面小康成果的集体电影《我和我的家乡》(张艺谋监制,宁浩导演)、继《夺冠》后,陈可辛的《李娜》、恒业出品的《中国乒乓》(李冯担任编剧)等。

今年还有不少值得期待的中小成本文艺片:比如张艺谋的《一秒钟》、许鞍华的《第一炉香》、娄烨的《兰心大剧院》、曹保平的《她杀》,以及《无名之辈》导演饶晓志再现黑色幽默的才华之作《人潮汹涌》等。

看了这么多的新片名单,你期待影院复工吗?复工后希望看到哪一部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