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重创东北,“东北振兴”关键出路在哪儿?

新京报

发布时间:06-0214:27

▲图片来源:新京报网

文 | 王春蕊

在今年的两会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作政府工作报告时再次提出,要加快落实区域发展战略,继续推动东北振兴。四年前,《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全面振兴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的若干意见》对外发布,这意味着东北三省必须改变以往的粗放式增长方式,探索寻求新的发展之道。

这四年东北三省正处于改革和转型的攻坚期,经济增长明显乏力。2020年一季度,受疫情影响,全国大多数地区都为负增长。只不过,在仅有的4个降幅高于全国一季度GDP平均降幅的省份中,东北三省就占了两席。

一季度,黑龙江增速(-8.3%)、辽宁(-7.7%)和吉林(-6.6%),在全国降幅排行榜中分别位列第三、第四和第八位。东北三省经济形势依然不容乐观,在此环境下,中央再提东北振兴,无疑也是为东北三省重振旗鼓,加油打气。

▲图1:2020一季度各省GDP增速倒数前十名

“再闯关东”加快东北三省改革

东三省经济为什么会如此脆弱,任何风吹草动,都会受牵连、冲击最大呢?或许从经济各分项数据中我们能得出一些线索。一季度东三省工业严重拖累经济增长。三省都是第二产业增加值下跌幅度最大,而且均高于全国二产增加值下跌幅度的均值-9.6%。

▲图2:2020年一季度黑龙江、辽宁、吉林三大产业增速

在全国一季度各省二产下跌幅度排行中,除湖北以外,东三省二产下滑幅度最大。其实,近几年东三省工业就呈现下滑趋势。2019年,东三省工业企业利润总额下滑幅度最大,约为全国下跌水平的6倍,达到21.1%。

▲图3:2019年全国各地区工业企业利润总额同比增速

曾经被誉为“中国工业摇篮”的东北三省,其支柱性产业出现了严重下滑,这与东北三省实施供给侧改革和正在转型有关:淘汰落后产业产能,改变经济增长方式,追求高质量经济增长动力。

但产业转型和升级并不能一蹴而就,毕竟要经历一段阵痛期。比如美国、英国、日本、德国等国以资源型为主导的重工业城市,在经历旧工业基地的工业再造过程中,也都以经济增长为代价。

东北三省的国企改革、市场经济体制改革产业转型时间较长,遇到阻碍和困难较多。表面上看,是东北三省体制机制、营商环境、政府和市场关系、民营经济等问题导致的,但究其根本,还是东北三省传统思想观念根深蒂固,人才大量流失的结果造成的。

东北三省国企的老一代职工们仍然停留在计划经济体制、传统的经营理念,对改革和创新并不积极。与此同时,创新型的年轻人才近年来一直在大量流失。

今年两会上,人大代表刘宏反映东北三省民营经济总量不活跃、自然资源面临枯竭。在多方面原因中,人口是关键因素。东北三省地区少子化、老龄化和人口外流持续多年,导致东北三省人口减少,改革创新进程较慢。

为此,东北三省想突破固守的传统思想和价值观念,就要不断注入新鲜的“血液”。其实东北三省也有丰富的教育资源,4所985高校和11所211高校,通过创新和完善人才政策,加大人才落户补贴,既可能留住当地人才,也能吸引更多优秀毕业生来东北三省“建功立业”。

刘宏在两会中也提出,鼓励和支持把人才引进和培养、人口增加纳入对东北三省地区各市党政负责人的绩效考核指标体系,通过绩效考核办法,鼓励东北三省各地政府以更加积极主动的姿态参与地区间的人才竞争。

虽然人才“再闯关东”还未见成效,但在国务院推出的《东北地区与东部地区部分省市对口合作工作方案》政策指引下,地方政府间合作已经开启了新一轮的“闯关东”。

▲图片来源:新京报网

目前,辽宁省与江苏省、吉林省与浙江省、黑龙江省与广东省,沈阳市与北京市、大连市与上海市、长春市与天津市、哈尔滨市与深圳市纷纷建立了对口合作关系。

例如:苏州工业园与辽宁产业园成功对接,将苏州一批可复制、可推广的先进制造业发展经验带到辽宁,带动辽宁省装备制造业的产业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

“深哈合作”让一大批带有“深圳基因”的产业项目落户哈尔滨新区,同时将深圳市先进的发展理念,以及国企改革、产业发展、土地管理等重点领域改革,培养优良的营商环境的丰富经验,也带到哈尔滨,推动北方城市深化改革和激发创新的活力。

东北三省抓住此机遇,与北上广深等发达地区建立“南北合作”与“东西合作”。这也是东北三省摆脱落后思想,引进先进发展理念的重要举措。

外贸成为东北三省新增长动力

虽然一季度东三省经济整体表现不佳,但外贸却表现出很强的抗压性。辽宁省一直是我国外贸十强省份之一,虽然一季度增速略微下滑,但是进出口总额排名在2019年基础上前进1位,位居全国第八。

▲图4:2020年一季度辽宁、吉林、黑龙江进出口总额(亿元)和同比增速

并且,黑龙江一季度进出口增速与去年同期持平,吉林一季度还出现正增长,同比增长0.1%。这与疫情期间,吉林积极鼓励防疫物资进出口有很大关系。2月初吉林就下发了《关于鼓励企业扩大疫情防控物资进口的通知》,帮助外贸企业积极转型,来应对当前困境和困难。

在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的国际背景下,以欧美为主要贸易市场的沿海城市,其外贸发展存在很多不确定性。而黑龙江紧邻俄罗斯远东地区,辽宁和吉林紧邻韩国、日本等亚洲外贸发达国家,它们都与我国的贸易来往呈现良好的增长势头。

正是东北三省独特地理位置优势,拥有发展贸易的潜力,国务院在批准辽宁自由贸易区后,2019年还批准成立了黑龙江自贸区,哈尔滨、黑河、绥芬河三个片区的跨境综合物流、中欧班列黑河国际物流港、中俄跨境木材产业园等国际合作项目纷纷上马,为黑龙江发展对外贸易带来了巨大机会。

由此看来,外贸将会成为东北三省的重要增长动力,一方面东三省仍要加强与东北亚之间的经济贸易合作,另一方面也应不断提高自身实力,通过与发达省份的合作,承接东南部的产业转移,来推动自身的产业转型和升级,使得在全球重构的开放新格局中,能够主动承担高质量发展分工,增强东北三省贸易竞争力。

除此之外,从新冠肺炎疫情的全球蔓延趋势来看,日本和韩国较早暴发疫情,同时疫情也会更快得到控制,其对外贸易较世界其他地区也恢复较快。

因此,东北三省也应提前布局与东北亚贸易合作,抢占市场先机,例如:可以进一步加大医疗设备和防护用具的生产、通过增强对外援助,与贸易伙伴建立良好的合作关系,来开拓更广泛的市场等。

在国家重提东北三省振兴的积极政策鼓励以及新一轮“闯关东”鼓舞下,外部环境形势不断好转下,东北三省将会迎来新的发展机遇。

□王春蕊(新京报智慧城市研究院研究员)

编辑:李碧莹 校对:陈荻雁

投稿、合作、联系我们:futurecity@xjbsmartcity.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