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山画派,中国山水画研究院院长陈克永谈中国画的静寂荒寒之美

雅尚逸品

发布时间: 2020-06-01 17:20书法家,文化领域创作者
关注
陈克永画雪景

大雪飘飞,皓皓一片,它使人忘记尘世的烦躁,产生超越的感觉;雪是干净的,在雪中,我们似乎将心灵洗涤了一番,雪是清净身;雪是冷寂的,和这个充满戏剧般喧闹的世界形成鲜明的对比,在雪中,人们获得深深的安宁。

唐代的庞居士对禅有精深的理解,他是药山惟俨大师的弟子。一次他到药山那里求法,告别药山,药山命门下十多个禅客相送。

庞居士和众人边说边笑,走到门口,推开大门,但见得漫天的大雪,纷纷扬扬,乾坤正在一片混莽之中。众人都很欢喜。庞居士指着空中的雪片,不由得发出感慨:“好雪片片,不落别处。”有一个全禅客问道:“那落在什么地方?”被庞居士打了一掌。

这是禅宗中最美妙的故事之一。庞居士的意思是,好雪片片,在眼前飘落,你就尽情领纳天地间的这一片潇洒风光。好雪片片,不是对雪作评价。作评价,就是将雪作为对象,而是一种神秘的叹息,在叹息中融入雪中,化作大雪片片飘。不落别处,他的意思不是说,这个地方下了雪,其他地方没有下,而是不以“处”来看雪,“处”是空间,也不以时来看雪,如黄昏下雪、上午没下之类的描述,以时空看雪,就没有雪本身,那就是意念中的雪,那是在说一个下雪的事实。大雪飘飘,不落别处,就是当下即悟。它所隐含的意思是,生活处处都有美,只是我们看不见而已,我们抱着一个理性的头脑、知识的观念,处处都去追逐,处处都去较真,那就无社发现这世界的美,像这位全神客。其实现实生活中的人,常常不免要做金神客,我们对眼前的好雪片片视而不见,纠缠在利益中、欲望中、没有意思的计较中,生活的美意从我们眼前滑落。不是世界没有美,而是我们常常没有看美的眼睛。在说上面这个故事时,我正看到好雪片片,在中国画的苑固中纷纷扬扬地落。

今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的《雪溪图》,据传是墓自王维的作品,王维曾说:“凤世谬词客,前身应画师。”他是一个高明的诗 人,但似乎他更愿意做一个画家。画史上,王维的名气很大,他被当做南宗画的始祖,他的画后人的整作很多。这幅《雪溪图》,就是一幅墓作,从画面的笔墨和气氛看,比较接近画史上对王维作品风格的描绘。上有宋徽宗亲笔题字,所以举本的时代当在北宋或北宋之前。这是一幅我国早期山水画的杰作。读此画有一种深深的安宁感,真可谓笔墨宛丽,气韵高清,凡尘不近。画的中段为溪流,溪流中有个小渔舟,小舟的篷面上覆盖着恺吧的雪,两个打鱼人忙碌着,两边为雪岸,近手处画一弯小桥,沿着小桥向前,到溪岸,溪岸边屋舍俨然,参差的老树当风而立,树枝上也染上了白色。隔岸则有平岗绵延,若隐若现的村落,一样在白雪的覆盖之下。此图着意表现冬雪茫茫的意境,不在于表现凄寒,而在于表现雪意中的平和、澄澈和幽深。

王维生平非常喜欢画雪,他可以说是一位画雪的专家。他的雪景图,仅见于宋徽宗朝《宣和画谱》的著录,就有26幅。

王维可以说是中国画史上第一个将雪景作为主要表现对象的画家。今存王维雪图,除了上面所说的《雪溪图》之外,还有《江干初雪图》《长江积雪图》

(皆为莘作)。雪似乎是他画中的重要道具。传说他曾画过《雪中芭蕉图》,

芭蕉不可能在冬天出现,但在他的感觉世界中,冬天的物也可以出现在夏天。禅本来就是要打破这世界的秩序,我们以为自己建立了一个理性世界,禅认为不是,我们常说,一叶落,而知劲秋,但禅说“一叶落而知春”。五代南唐的巨然是一位画雪的高手,他的《雪图》,今藏台北故官博物院,本,水墨,画的是深山雪等之景,深山中,一片茫茫,如宇宙初开之状。溪桥山道之间,寺宇半露,向上以浑厚的线条画出远山,雪意茫茫,浑厚华滋。又有古松若干,卓立于冷逸世界中。这幅画是白的,又是香的,而不在于冷。在这里,不仅山净,树净,那坡陀间的一溪寒水,也分外明净。雪后时分,行旅几人,轻盈地朝着深山走去,掩映在半山中的寺院,就是他们的目的地。

陈克永

1953年生于北京市平谷区。1976年毕业于首都师范大学美术系。现为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北京美术家协会理事、北京市文史馆馆员、中国山水画研究院院长。其作品多表现于沉宏博大、雄浑壮观的气象,曾为人民大会堂、中南海、北京市市政府创作多幅巨作,陈列于国家殿堂。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