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地缘文化的形成,以及热河省的地缘作用

地缘看世界

发布时间:05-2911:20

中央之国的形成<先秦篇> [第113节]

作者:温骏轩

长篇连载,每周更新

说到东北、东三省、满洲国,这三个概念,大家一般会认为指的是同一个地方,其实这其中还是有区别的。其中最重要的区别就是:满洲国所包含的范围是“东四省”,而不是我们传统概念中的“东三省”,这个多出来的省份就是“热河省”。

如果从地缘划分的角度来看,黑、吉、辽三省的主体都是属于一个大的地缘板块——东北平原,而当年满洲入主中原后,禁止汉人进入内蒙古以及东北地区,用挖沟植柳的办法,设定了一个禁区线,这也就是所谓的“柳条边”。

这条分割线的南点就是“山海关”。也就是说,在长达二百多年的时间内,整个东北平原以及辽东半岛,都是处在一个封闭状态。直到十九世纪末,迫于各方压力山海关以北(也可以说以东)地区向内地开放,华北平原和山东半岛的人口开始大批填充入东北地区,这也就是所谓的“创关东”,而进入蒙古高原的人口就是“走西口”了。基于地缘上的原因,与蒙古高原地缘关系密切的山西省,成为了“走西口”的人口主要来源地;而可以水陆并进的山东人,则成为了闯关东的主体。

由于汉族向东北平原的渗透不是渐进式,而是属于开闸式的进入。因此整个东北平原以及辽东半岛的地缘文化,可以说是在同一时间段建立起来的,也造成了整个东北地区形成了同一种地缘文化。

事实上这种类同的地缘文化,并不完全符合东北地区的地缘结构。那个四战之地的辽河平原(特别是下辽河平原),和辽东半岛,有机会形成自己的地缘文化。也就是说,如果古典时期的最后一个封建王朝,不是由东北渔猎民族建立的,并将山海关以北圈为禁地的话,那么依照自然渗透的原则,下辽河平原和辽东半岛应该在古典时期先形成自己的地缘文化。

按照现在的行政区划来理解的话,就是辽宁省的地缘文化特点,会与黑龙江、吉林两省的地缘文化有较大差别。在海洋的地缘影响力愈来愈重要的今天,处于渤海湾边缘的“下辽河平原”与辽东半岛,更会加速脱离东北文化圈,并最终与环渤海的京津地区、山东半岛形成新了“环渤海文化区”。

上述分析,只是针对目前我们所理解的东北地区,或东北文化所作的一个解读。而在上个世纪三十年代,东三省作为统一的地缘概念,还是没有任何异议的。不过对于日本来说,仅仅据有东三省还是不够的,如果他们想保有对华北平原的战略优势,还必须将燕山山脉也划入控制区。现在我们看到的燕山山脉主体,是被河北省所辖,但在当时,这条山脉主要是被划入一个消失了的省份“热河省”。

热河省的范围北起西拉木伦河,南到明朝修筑在燕山南麓的长城,向东则止于辽西走廊,西界基本与北京处在同一经度之上。也就是说整个燕山山脉,包括它周边所延伸出来的大部分丘陵地带(包括大部分的“辽西丘陵”),都是归属于热河省所辖。

从地缘格局的角度来看,当初划出这个山地省份(1914年),就是为华北平原作缓冲的,你也可以这样认为,刚刚进入共和时代的中央之国,对保有那些边缘地区还没有足够的信心。而在中央之国重新统一,并完全将东北地区融为核心区后,这个夹在东北平原与华北平原之间以为缓冲的省份便失去了它的历史价值,所辖地区也被分给了内蒙、辽宁、河北这几个临近的省份(大部分区域,即燕山山脉的主体被划入了河北省)。

既然热河省的单独划出,是为华北——东北两大平原作缓冲的,那么这个缓冲地落在谁手上,地缘优势也就被谁掌控了。从当初划定热河省的民国政府角度来看,肯定是希望这块缓冲掌握在自己手上。

而已经控制了东北地区的日本人,自然希望能够控制热河省,以将满洲国打造成为一个四塞之地。并随时对华北平原保持威慑力。而1933年发生在燕山南麓的“长城抗战”,就是为了实现这个地缘战略。其结果则是,中国军队的大刀出了名,而热河则被划入了伪“满洲国”。

这也就是为什么在一些历史资料中,提到东北沦陷,会有“东四省”的概念的原因。不过对于从东三省退入关内的东北军民来说,东三省才是他们的思念的家乡,也更愿意强化这个地缘概念。

有一点需要说明的是,满洲国在成立之后,将所控制的“东四省”重新划定为了14个省份,两个特别市和一个特别区,以壮声势。因此在《伪满洲国地理结构图》中,用红虚线所标示出的热河省,与民国初年所划定的热河省,略有差别,主要是将燕山山脉北、东的丘陵地带划走了,主体上并没有太大变化。也就是说,在长城抗战之后,燕山山脉也好,热河省也罢,开始为“满洲国”拱卫南疆了。

从地缘结构上来看,华北平原在丧失了燕山山脉的保护之后,民国政府即使拥有燕山南麓的那道长城,也是无法阻挡日军南下的,因此1937年的卢沟桥事变,将日本图谋华北平原的野心暴露无疑。

如果蒋认为东北地区甚至燕山山脉,尚属可以缓冲的边缘地带的话,那么再无视日本渗入华北平原这个核心区中的核心,就再也说过不去了。所以抗日战争的全面爆发,被锁定在1937年7月7日。

纵观历史,如果燕山山脉本身不能为华夏民族所控制,那些边缘民族进入华北平原是迟早的事。在古典时期最后一次发生这种事,是在满清入关之前。不过当时驻守燕山南麓的明朝军队,并没有如300年后的西北军那样,打一场的“长城抗战”,而是由大明山海关总兵——吴三桂主动放弃了明帝国的这最后一道防线。

八旗铁骑在穿过山海关之后,开始了征服中央之国核心区的过程。这就给我们造成了一个印象,似乎燕山以东,渤海以西的这条沿海平原,也就是“辽西走廊”是唯一沟通东北平原与华北平原的通道,而山海关就是这条通道的唯一钥匙。

不过实际情况却并没有这么简单,因为“辽西走廊”虽然是古典时期后期,沟通华北——东北两大平原的主要通道,路状也最好。但在古典时期前期,由于海侵的缘故,如果你想在这两大地理单元中穿行,就必须从燕山山脉中找到合适的道路。而战国时期的燕国,虽然不是第一个使用这些燕山中的道路的,但可以称当上是华夏族中的先行者。因此在纪念完抗日战争之后,我们还是要回到二千年前,去看看燕国是如何在燕山山脉中布局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