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梧州,沉醉在你的春天里

山蒙水朦

发布时间:05-2417:10

春天是不可以睡懒觉的。小的时候,生活不允许,大人不允许。现在是自己不允许。大好春光辜负了,是有负罪感的。

故这样的周末便会自觉地早早起来。透窗而看,已下多日的三月小雨竟然停了,薄纱轻雾,绿叶泛亮,小鸟吱吱喳喳,春意扑面而至。春已过半,但一直没空看。活在城里,两点一线,仿如套中人。象歌曲《北国之春》唱的:城里不知季度已变换,妈妈从家乡寄来包裹,送来寒衣御严冬。

春意融融,万物葱茏。是时候出去走走了。 早餐后,观望了一会,天越来越明亮,确定无雨,跟妻一商议决定就在市区走走,也很久没“过街"(多年之前,住河西的人去河东的称谓)了。

于是决定沿着河堤,从河西到老城区河东。九点多出发,从国龙大酒店对出的路段一路向东。我们沿着新近修好的亲水小道轻步慢走,河边的水涨起来了,也变清澈了,小雨润春,芳草已萋萋。路上的人不多,休闲自得。垂钓的人倒不少,三五成群,静默专注,自成风景。

走累了,坐着石阶上小憩。妻在趁机学习《学习强国》。我则漫无目的的观水观山观人,朝长洲岛方向望去,这个我国内陆的第二大岛把西江一分为二,两座桥将一岛两岸相连,江面宽阔平静,江南群山连绵,炳蔚允升两塔相辉映,北岸市区高楼林立,绿树成荫。我突然想起范仲淹的《岳阳楼记》“至若春和景明,波澜不惊,上下天光,一碧万顷。……岸芷汀兰,郁郁青青”。一座自然环境如此优越的城市,真是上天之恩赐啊!可谓羡煞旁人。但我们往往视而不见,不以为然。我突然想到这算不算暴殄天物。

顺着西江边缓缓走,你会觉得时间很慢,人生很长。全然没有“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之感。从江边走上堤面,不久便来到一条鲜花簇拥的河堤小径。市花宝巾花开得正旺,不知什么原因,这里宝巾特别火红,象得到了春天特别眷顾似的,绚烂夺目,加上不远处的彩虹桥以及桥旁那棵盛开的木棉花作背景,特别入框上镜。惹得一群浓妆艳衣的大妈时而搔首弄姿,时而欢腾雀跃。构成了一幅春光惹得游人醉的美图。

过了彩虹桥,便是河东的防洪堤路。政府专门在堤路上铺就墨红相间的健身走道,路面标注起点、能量消耗数,醒目异常。此时,虽走了五六公里,有点累了。但一走在走道上,又精神焕发。一直走到河东老城尽处一一云龙大桥。从桥面往上游望去,江宽水长,视野开阔,很有百舸争流,大江东去之气势,顿感心旷神怡。

至此,沿鸳江丽港与河堤间的小街折回。两边铺面林立,商品琳琅满目,为梧州特产一条街,尤以茶叶店居多。梧州知名的几家六堡茶厂,都在街上安设有大气而醒目的门面,展示他们形象和能耐。这几年,政府大力倡导六堡茶,从这可见一斑。

溜达在特产街上时,3个小时倏然而过,已是中午时分。有点累,有点渴。我们走进了一间整齐干净,香气氤氲的茶叶店。老板热情招呼我们,娴熟地给我们冲茶,气定神闲讲茶经。老板是个健谈的中年大叔,经营普洱茶二十多年了,做得很有心得,在街坊中颇有口碑。近几年,也开始接触六堡茶,在六堡镇开发小规模的茶园,尝试做自己的品牌。“做了半辈子茶,自得其乐吧!其他一窍不通,也离不开茶了”,老板感慨道。看得出,老板是知足的,天地有道,茶亦有道,老板深谙其道,修为颇深,不禁肃然起敬。茶喝足,也不累了,告别茶老板,整个人神清气爽。

骑楼城是要去的。那是以前梧州人“行街”必去之处。从骑楼城的牌坊走过,仿有穿越之感。“城里”的人比往日多,显得很有生气。凉茶铺还在,谭谦记面店早没有了。很年轻的时候,几乎每次行街,都必须在谭谦记吃一碗面,尤其喜欢伊面。至今还不懂这扁扁大大的面条为何叫伊面,但那味道记忆犹在,每次经过,都添几分感怀。街上的雕像好象更新了,包括苍梧王赵光等在诉说着梧州故事,我一一驻足、凝视、聆听。这是到了这种年龄才会做的事情。年轻时,一晃而过的地方和东西,现在往往会看上半天。

骑楼城里老字号特色街,还是挺吸引人的。豆浆河粉田螺龟苓膏的各式小吃店,不少要排队才好。走到此,才有了行街的感觉。

我穿过这条香气四溢的特色小吃街,直奔四坊井路口那间田螺店,妻不假思索的一个人就点了两碗田螺,一碗豆腐卜,一碗螺汁河粉。这间店见证了我们俩从认识、相恋到年长。

20多年来,每次过街,必须到这间店饱刷一餐的。老板娘介绍说,这间店开了30多年了,店面没改,老板没换,味道当然也没变。一间小店,30多年坚守坚持,也算一个奇迹。

转念一想,象这样的小店,政府是否可以颁一个奖,叫传统名吃店什么的,以示鼓励呢!

就这样随着明媚的春光在小城绕了小半圈,走上十公里,把身体好好折腾一番,然后心满意足,满载而归。

小城变漂亮,这是时下人们的评价。今天一游也得以印证。忽近求远,往往是人们,也是自己之常态。在小城生活了近20多年,好象就没这样认真看过小城了,总有很多错过,比如前几天的仙景般鸳鸯江雾漫。

经年前,写过一篇《一座可以委以终身的小城》的文章,表达对小城怜爱之情,为活在小城而陶醉。如今,半老归来,小城美如故,心欣然。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