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布斯和沃兹尼亚奇制作神秘小蓝盒,给教皇打电话

发布时间:20-05-2223:27

我对一切热门的人物和事件,都有一种本能的反感,那时候正是乔布斯最火的时候,我就特别反感这个人,连带着对苹果公司,苹果手机都很反感。

直到后来我读了《乔布斯传》,读完之后,我不能说就喜欢这个人,但至少不反感,甚至会有佩服,会有羡慕,特别是羡慕乔布斯和沃兹尼亚奇一起创业的那段时光,为了自己的爱好,全身心的投入,跟最好的朋友一起,在车库开始鼓捣,多好啊!特别是看到蓝盒子那一段,真的是又好笑,又羡慕。

当时沃兹尼亚克看到了母亲给他留在厨房桌子上的《君子》杂志上有一篇文章,写的《小蓝盒的秘密》———这篇文章描绘了黑客是如何通过模拟美国电话电报公司网络上接通线路的特定音频免费拨打长途电话的。

文章中提到,模拟音频信号的信息,可以在《贝尔系统技术期刊》中找到,而美国电话电报公司立刻要求各地图书馆将这本期刊下架。

当时沃兹尼亚克文章看到一半,就兴奋的给乔布斯打了电话,他们立刻意识到必须马上找到那本技术期刊。

几分钟后,沃兹尼亚克就去接乔布斯,然后两人直奔斯坦福大学图书馆。那天正好是周日,图书馆关门了,两人就穿过一扇平时很少上锁的门溜了进去。

乔布斯回忆道:“我记得我们在书架猛翻,最后是沃兹找到了那本期刊,上面有所有的频率,那种感觉就是'天哪!'我们翻开它,所有的信息都有。我们一直对自己说,'这是真的,天哪!这是真的'所有的信息都写得清清楚楚———音调,频率。”

就在当天晚上,沃兹尼亚克在电子商店关门之前,跑去买了制造模拟声音发声器的零部件。而乔布斯之前在惠普探索者俱乐部的时候就做过一个频率计数器,他们就用这个计数器来调校他们需要的声音。只要一拨号,他们就能复制并录下文章中指定的声音。

到了午夜,他们准备好测试,但很不幸的是,他们使用的振荡器不够稳定,无法准确复制能够骗过系统的声音。

于是沃兹尼亚克就决定,制造一个数字版的蓝盒子。之前从未有人做过数字版的蓝盒子,但沃兹生来就是迎接挑战的。

他从电器连锁店里买来了二极管和晶体管,在同宿舍一个拥有完美音准感的学生帮助下,在感恩节之前完成了制作。

沃兹尼亚克后来回忆道,“这是我设计过的最让我自豪的电路,直到今天我仍然觉得难以置信。”

蓝盒子制作完成后,沃兹尼亚克就拿着它去到乔布斯的家中测试,他们本来想打给沃兹在洛杉矶的叔叔,但是弄村了电话号码。不过这一点都没有影响他们兴奋的心情,因为蓝盒子终于可以使用了。

于是他们又拨通了一个电话,沃兹尼亚克对着话筒兴奋地大喊着,“嗨,我们正在免费给你打电话!我们正在免费给你打电话!”

电话那头的人有点摸不着头脑,也有点不耐烦,乔布斯就插话道,“我们正在加利福利亚给你打电话!在加利福利亚给你打电话!用一只蓝盒子给你打电话!”(我特别能体会他们的兴奋心情,记得我自己制作的风筝飞上天的那一刻,心情也是跟他们一样的兴奋)。

起初蓝盒子只是用来找乐子或者恶作剧的,最著名的一次是他们打给了梵蒂冈教廷,沃兹尼亚克假装是基辛格,想要跟教皇通话,“我正在莫斯科参加峰会,我需要跟教皇通话。”

但遗憾的是,沃兹尼亚克被告知当地时间是早上五点,教皇还在睡觉。当他再次发过去的时候,接电话的是一名充当翻译的主教,但他没有真的让教皇接电话,乔布斯回忆说,“他们意识到沃兹是假冒的,我们当时在一个公用电话亭。”

之后乔布斯说服沃兹尼亚克制作蓝盒子卖给别人,而就是从这时候起,确立了两人合作关系的模式:沃兹尼亚克就是一个文雅天才,创造出一项很酷的发明,然后就算送给别人他也很高兴;而乔布斯会想出怎样让这个发明方便易用的方法,然后把它包装起来,推向市场,赚上一笔。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