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影视邀网红大佬玩直播助其“渡劫”,“道友”靠谱吗?

新浪财经

发布时间:05-2218:10

来源:金色光

网红经济催生下,“网红、直播、短视频”等屡成热点,今年以来,各路人马玩起了直播带货,背后上市公司积极参与。近日,早已问题缠身的长城影视也拟开展相关业务,消息一出,公司股价连续三日涨停,不过随即公司收到监管关注函。

拟玩“直播带货”迎三连板,监管问询是否“炒作股价”

5月22日,长城影视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长城影视,证券代码:002071.SZ)股价再次涨停,总市值达到11.03亿元。至此,公司股价已经连续三日涨停,究其原因,或是公司近日站上了“网红+直播+短视频”的风口。

5月19日晚,长城影视公告披露,公司将拓展“网红+直播+短视频”新零售供应链生态圈,签约知名网红、知名影视明星并孵化自有网红,与品牌企业进行“直播带货”的销售服务。

公告内容显示,公司与杭州智诚十方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智诚十方”)签订《战略合作协议》,长城影视及子公司将利用自身的明星资源、客户资源以及影视内容制作的优势,助力智诚十方推动“十方美播”的发展。据其披露,“十方美播”平台由国内知名服装品牌创始人鲁海弟与知名电商研究者曹明联合打造,整合直播平台、网红孵化、直播销售、视频传播的优势资源,结合当下最先进的直播电商与社交零售新理念,为客户提供新的销售模式与销售渠道。

据披露,此次合作中,长城影视旗下所有的实景娱乐,旅游景区,影视基地将成为十方美播的独家网红直播基地。同时,公司通过影视圈的明星资源、网红资源为十方美播输出明星,网红经纪服务合作;为十方美播输出市场上知名的品牌产品进行合作,双方共同服务的网红+直播+短视频供应链品牌商营业额不少10亿元/年等。

对于长城影视来说,通过此次战略合作,有利于公司广告营销板块业务模式的转型升级,由传统单一的广告代理向内容营销,个性化定制服务,网络直播宣传等方面转变。公司及子公司将结合客户的产品,有针对性的选择消费群体和宣传主体,更加精准地为客户进行广告宣传,提高产品宣传的效率。

不过,从长城影视披露信息来看,杭州智诚十方成立时间为2020年3月31日,距今不足两个月,公司注册资本100万元,其中鲁海弟、曹明两人分别持股90%和10%。

5月21日晚,长城影视趁热打铁,再次披露公司将结合新零售产业链带货,打造长城互娱网红生态圈,拟投资拍摄系列高端竖屏剧《郭大侠的前世今生》,该剧由公司签约艺人第一代网红鼻祖郭吉军和新时代女星徐小琴共同合作完成。

此外,长城影视还与杭州星耀视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星耀视界”)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就短视频平台搭建及网红孵化等领域开展合作。长城影视表示,该合作是公司结合目前流行的短视频市场进行的新尝试,将有利于开发公司影视剧的新模式,丰富公司影视剧目的类型。通过与短视频行业新兴企业合作,公司将完成平台搭建,拓展新的传播渠道,从而促进影视主业的升级,提高公司盈利能力,协同其他板块的发展。

不过,比较可疑的是,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星耀视界于2020年3月4日公示的2019年年报显示,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及职工基本医疗保险等缴纳人数均为0。

二级市场上,长城影视5月20日、21日连续两日涨停。

股价连续涨停,5月21日晚,深交所对长城影视下发关注函。要求长城影视说明智诚十方和星耀视界的成立时间、主要股东、核心竞争力,上述两家公司在短视频市场里的行业地位及核心关键人物的过往业绩等,与公司的具体合作模式。并结合公司及相关合作方的行业地位及市场影响力等,详细分析公司拓展新零售产业链暨打造长城互娱网红生态圈是否已具备可实现的模式及路径。

同时,关注函还要求长城影视结合公司近三个月的股价走势,补充披露公司实际控制人及其一致行动人、公司董监高和持股5%以上股东的具体减持情况、未来三个月申请解除限售情况等,说明是否存在内幕交易、操纵市场的情形,是否存在利用其他非信息披露渠道主动迎合“新零售”、“网红直播”和市场热点进行股价炒作的情形。

连亏两年、负面缠身,网红经济能否挽救困局?

资料显示,长城影视主要从事影视剧的投资、制作、发行,广告营销及实景娱乐等,公司于2006年10月12日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上市历程已近15年。作为一家老牌的影视公司,业绩连年亏损、债务压身又被立案调查,长城影视陷困局已久。

在2019年11月,公司实际控制人赵锐勇被证监会立案调查之后,2020年4月,长城影视也因涉嫌信披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业绩方面来看,2018年长城影视实现营业收入14.47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4.14亿元。受疫情影响,公司经审计的2019年年度报告将延期至2020年6月19日披露。不过,据公司此前披露的2019年主要经营业绩显示,长城影视2019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11.13亿元。根据深交所股票上市有关规定,如公司2019年度经审计后的净利润为负值,公司股票可能在2019年年度报告披露后触及被实施特别处理,因此公司大概率会被戴上ST的帽子。

今年一季度,公司延续业绩亏损。报告期内,长城影视实现营业收入3648.26万元,同比下降56.5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2473.93万元,同比下滑326.23%。

业绩颓势难挡,作为一家老牌影视公司,“带帽”前夕的长城影视也开始在“网红+直播+短视频”的风口中寻找机会,一时间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

部分股民对长城影视此次开展直播带货相关业务还是充满期待的,相关文章下,有评论称“万科都养猪了,长城影视做直播带货必然成功......”不过,也有人评论此举不过是退市前常见的手段。目前相关合作还都处于战略框架性阶段,后续进展还有待关注。

不得不说,与一些跨界做直播带货、短视频相关业务的门外汉来说,长城影视在技术以及资源方面具有一定的优势,对公司发展来说或许有一线生机。不过,与目前火爆的“高端”带货达人薇娅、李佳琦等人相比,公司旗下资源又是否适合大众口味,最终实现提升公司业绩的目的,还有待市场检验。此外,公司究竟是真心实意谋发展,还是炒作热点以配合后期减持股票,我们还将继续关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