签约第一代网红鼻祖,长城影视欲靠网红咸鱼翻身?深交所要求:说说清楚

钱江晚报

发布时间:05-2215:32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刘芫信

牵手网红薇娅,梦洁股份(002397)股价连续七个涨停,短短八天涨幅高达110%多,又书写了一个A股市场的神话。

这个神话也吸引了一些上市公司也来逐梦网红经济。李佳琦、薇娅等网红的网络直播带货在A股市场也演变了“网红带股”。

这不,连即将要“戴帽”被ST的长城影视(002071)也宣布了进军“网红”业。果不其然,“网红带股”可谓是魔力四射:长城影视股价连续三个一字板。

长城影视的公告显示,公司将拓展“网红+直播+短视频”新零售供应链生态圈,签约知名网红、知名影视明星并孵化自有网红,与品牌企业进行“直播带货”的销售服务。公司与杭州智诚十方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智诚十方”) 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公司及子公司将利用自身的明星资源、客户资源以及影视内容制作的优势,助力智诚十方推动 “十方美播”的发展,提升平台的商业价值,为客户提供新的产品销售渠道。

也许是为了增加其网红战略的可信度,两天后,也即昨天,长城影视再度发布公告称,公司将结合新零售产业链带货,打造长城互娱网红生态圈,拟投资拍摄系列高端竖屏剧《郭大侠的前世今生》。公司与第一代网红鼻祖郭吉军、新时代女星徐小琴签订了《演艺合同》,郭吉军、徐小琴作为公司的签约艺人,将共同合作完成《郭大侠的前世今生》。

长城影视表示,此次合作是公司结合目前流行的短视频市场进行的新尝试,将有利于开发公司影视剧的新模式,丰富公司影视剧目的类型。通过与短视频行业新兴企业合作,公司将完成平台搭建,拓展新的传播渠道,从而促进影视主业 的升级,提高公司盈利能力,协同其他板块的发展。

长城影视的股价异动,也引起了深交所的关注。昨晚,深交所向长城影视下发关注函,要求其就签约知名网红、知名影视明星并孵化自有网红一事进行说明,是否在炒作股价。深交所要求长城影视说明杭州智诚十方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和 杭州星耀视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成立时间、主要股东、核心竞争力,上述两家公司在短视频市场里的行业地位及核心关键人物的过往业绩等,与公司的具体合作模式。同时,结合近期接待机构和个人投资者调研情况,特别是移动互联 网营销业务,自查是否通过非信息披露渠道向调研机构及个人投资者透露内幕信息,是否存在违反公平披露原则的事项。

监管部门的质疑并非是在无事生非,因为目前的长城影视身陷危机之中,股价长期低迷。从2015年的31元多的高位,一路跌至本周二的1.58元,累计跌幅超过95%。如果基本面不好转,或没有强有力的重组计划,公司成为仙股也只是时间 问题。

资料显示,长城影视前面两年亏损,其中,2018年亏损4.14亿元,2019年11.12亿元,公司今年一季度继续亏损2473万元。更让人咋舌的是,长城影视一季度资产负债率高达141%。

公司曾提示风险称,“如公司2019年度经审计后的净利润为负值,公司股票可能在2019年年度报告披露后触及被实施特别处理。”

除了高负债、业绩巨亏之外,长城影视还有其他诸多问题缠身:如2019年11月,长城影视实际控制人赵锐勇被证监会立案调查;2020年4月,长城影视因涉嫌信披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去年11月,更有杭州法院在微信平台上,还发布 了“悬赏公告”:长城影视的实际控制人赵锐勇和赵非凡父子成为了失信被执行人。

作为“影视借壳第一股”,长城影视一上市就迎来了其资本市场上的高潮和辉煌:在2013年5月至10月的5个月间,公司股价上涨了5倍左右。但由于经营不善,公司股价越来越低,如今已经和仙股们成了为邻居。

有不讲诚信的大股东,有不对股东负责的管理层,单单靠网红,就能拯救身处退市边缘的长城影视吗?

本文为钱江晚报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报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

返回顶部